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924、帅得简直犯罪
    君子温和如玉,这话是孔子说的。

    那么大德大贤的人一直执着于要寻求政治上的认可,奔波一生还经常有仓皇如丧家之犬的时刻,所以没什么是完美的。

    石涧仁也不是十全十美,起码他真不愿到官场中去沉浮,再超然的心态进入体制内以后,都会成为一场内心和现实的悲剧纠缠,所以他最爱的还是教小孩子。

    以前从来没有这样的机会。

    听闻区委书记都主动让女儿去那个图书馆阅览室参加阅读活动,整个区里面稍有耳闻的人物都纷纷把孩子塞进来,有几个周边镇上的什么干部子弟都来了,搞得图书馆又连忙给石涧仁开了俩阅览室,还积极配合各种提供便利,石涧仁婉言谢绝了图书馆安排员工人手来协助,领导想沾光没错,但员工肯定是不乐意的,每天下午下班以后,耿海燕陪着他照顾就好,罗明远也因为调回台里填补辞职者的空位,只要不加班也跟着一起。

    但这就和之前那些基本都还是自愿喜欢看书的孩子不一样了,顽劣吵闹的孩子比比皆是,石涧仁也简单,分开三间阅览室,坐得住喜欢看书的集中在一间,没什么要求,凡是不喜欢看书的就请到另外的阅览室去,睡觉看电视都行,就是别来打搅,而只要在阅览室里面还蹦上跳下根本拿不了书本的,坚决的请到图书馆外面去,在他的眼里,图书馆是个神圣的地方,安静是基本要求。

    纵然是这样,三间阅览室里面始终还是聚集了近两百名中小学生,哪怕其中半数都是被家长逼着来的!

    每天耿海燕光是奶茶都得奉送几百杯!

    但她也心甘情愿,因为石涧仁开心啊,这家伙还给自己找了张靠背椅,舒舒服服的坐在黑板前面看书,孩子们有什么不懂的尽可以拿过来询问他,乐得脸上真的有那种晶莹生光的神采,后来干脆周末都不回江州了,因为假期是爱读书孩子最多的时候,整整两天下午他都能守在阅览室里。

    所以六月的一个周末下午,齐雪娇找到这里来,探头阅览室的玻璃门,看见那个正躬身耐心给孩子讲解的年轻身影时候,脑海里就跳出来温和如玉的感受。

    六月的江州已经是炎热夏季,这外表看起来漂亮崭新的区图书馆还没来得及给空置的阅览室都装上空调,本来馆长有点鸡贼的探询石涧仁这夏季的问题,言下之意就是想请成功商人赞助了这几台空调,对清水衙门比较困难的事情,大金主还不是随口一句话嘛,要不石涧仁开口给区委区政府提一下申请拨款也是很简单的事情。

    结果石涧仁居然说顺其自然,夏暑炎炎这点困难都受不了,谈什么苦其心志?

    所以阅览室的墙上只多了张横幅“心静自然凉”,连吊扇都没有,开窗开门通风,愿来的就来,怕热的自己回家吹空调去。

    于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真正因为爱看书,并真的感到从中有所得的孩子才能坚持下来,那些看风向的家长也没看见什么立竿见影的好处,自然也就让嚷嚷着嫌热的孩子退去了。

    但江州的夏天真的很热,所以阅览室里的孩子几乎人手一把扇子,蒲扇、团扇、纸扇什么都有,身上依旧穿得整齐,短袖白衬衫扎在黑色长裤里的石涧仁也拿着一把折纸扇,颇有些悠然自得的给孩子们掉书包:“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这世间人人都是为了名和利,这事儿也不丢脸,没有收入怎么养家糊口,没有名声,那些明星怎么让大家喜欢呢,你们成绩不好回家爸妈也要拿鸡毛掸子挨打的,肯定要热衷于考出好成绩,当个有名的好学生,才有奖学金,才有考上好的大学未来有好工作,但要把这名和利看得淡一点,这样成功不癫狂,失败不沮丧,心态平和的进取、追求,名和利来得就要事半功倍……”

    其实阅读体验的气氛是活跃的,对爱读书的孩子,石涧仁没什么限制要求,阅览室里有孩子嘻嘻笑:“我家是用擀面杖打!”

    还有人叹气:“大叔你当我爸就好了,我爸妈天天就知道打麻将,我端本书在家看还说我装样子……”

    其他人羡慕:“我爸妈可不许我看课外书,要不是大叔这名声大,早就不许我来了,呀,大叔,你这是不是也为了求名求利呢,只是你淡泊得我们看不出来……”

    只要是石涧仁在公开讲解什么的时候,气氛往往就是这样嘻嘻哈哈的。

    石涧仁也不是那么严肃,折纸扇在手里随便翻:“我喜欢看书,并且从中受益,自然是希望你们也能得到好处呀,来来来,我就顺着这句话给你们讲三国的诸葛亮……”

    孩子们简直兴奋,因为好像石涧仁讲的这些古代名人的故事总是跟自己爹妈或者电视上看见的不一样,从来都没有伟光正的遥远,好像都是些有血有肉的身边人。

    但也有眼尖的:“那边有个姐姐!”几十双亮晶晶的眼睛跟石涧仁一起转过来。

    才不是一个姐姐呢,齐雪娇其实站在那看得有点发怔,反而是悄悄探出来的一丛盘发一下就闪回去,然后又好像给了自己一点心理建设,整个人重新从齐雪娇身后走出来。

    正是赵倩。

    一件白色连衣裙,没有收腰的那种松垮垮a字造型,一看就充满艺术院校的气息,裙摆到膝盖下一点,露出一双白皙小腿穿着系带的薄底凉鞋,没有因为自己个头比齐雪娇矮一些就特别穿高跟鞋,依旧是还是充满了安静学生气的打扮,唯一说得上特别的就是那在头顶盘起来的辫子,石涧仁在华沙见过,东欧乃至德国一带的女性民族风格穿法里面有这种发型,好像是叫做女工辫,分从左右额前就开始编织,最后顺着盘到头顶,清凉又洋气,搭配那张柔和得清新自然的单眼皮鹅蛋脸,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漂亮,可就是让人过目不忘的美丽,好几个女学生都哇了,还立刻跳起来过去凑近了看,最好笑的是有个女生小心翼翼的跑门口去看一眼回来:“海燕姐不在!”

    这下连男生都哄笑起来。

    石涧仁唰的一下像个恶少那样收起折扇,但端端正正走过去:“气色很好,工作还顺利么?”

    赵倩不由自主的就把双手背到身后,稍微带点仰头,贪婪的看着石涧仁,阅览室里面的光线很好,明亮的阳光折射到她的脸上,几乎有种圣洁的光芒,清晰得都能看见她脸上细微的绒毛,好像听不到石涧仁的话,眼眸里所有的都是石涧仁影子,那种叫做崇拜的眼神,最容易让男人觉得飘飘然了。

    齐雪娇代替了回答,伸手孔武有力的一把抢了石涧仁的扇子,再啪的一下毫不客气打在石涧仁肩膀上:“没事这么帅干嘛?骗小女生么?”

    真不知道是说别人还是她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