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920、论修养的形成
    愤世嫉俗从来都不是谋士的姿态,那是郁郁不得志的酸腐文人消极态度。

    体制之所以是体制,那就是用各种条款编织起来巨大的框架,优点是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位置,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非常明确,缺点是在里面待久了,的确很容易僵化,思维僵化,该是螺丝帽就不要去想螺丝钉的事情。

    但不代表是傻子,特别是如此透彻的分析了其中得失以后,权衡得失自然会做出相应的选择。

    第二天杨玉国就叫了四位辞职员工到自己办公室谈话,原本战战兢兢以为会被批斗的四位辞职员工结果下巴都快掉了,杨台长居然招呼他们一起坐到沙上,慈眉善目的跟他们谈心!

    而且还不是挽留,重点谈未来,谈他们对区电视台未来的展有什么看法,寄语未来还是要把电视台当做娘家,有空多回来坐坐,有什么困难也跟台里交流……

    搞得其中有两个都有点后悔想取消辞职了。

    最后走的时候更是感动流涕得一个劲给杨玉国鞠躬,感谢他这些年的照顾,这时候几乎每个人心里想的可能都是这位老领导虽然有点保守,背地里大家也骂得不少,但总归是从来不坑大家,临到这时候几个人反而觉得自己挺不仗义的。

    此情此景回头被传递出来的,整个台里的员工吓了一跳,这还是原来那个老台长么?

    几个副台长和主管都有点着急的去跟老领导汇报精神了,这样下去人心要散,队伍不好带啊。

    杨玉国却召集全台开会,中心思想就是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想走的留不住,在座的如果也想跳出事业编制到社会上闯荡,那就应该向这四位同事学习,先是加强自身能力培养,贯彻学习精神……

    听得全场皆惊,特别是后来杨玉国提出要扩大节目频道内容,从目前只有区新闻的单一状态,争取加入贴紧群众生活的社区便民报道,讲述区内各种先进人物的专题栏目,宣传区内美食、商业信息的栏目,关注农业生产信息的版块,这些都需要各个部门的员工开拓奋进,挖掘本台潜力,给自己创造出更多的锻炼空间,会后希望大家踊跃积极的提出意见,开会讨论整理以后,再向区委区政府领导申请批准……

    一直坐在旁边不做声的石涧仁都有点惊讶!

    杨玉国这挤一挤还是很有些货色嘛,不过平心而论这些改革措施早就在行业文件里面通报了无数次,有无数的地方电视台早就在做这些事情了,不需要创新,仅仅是跟着走都能做出很大的业绩,重点还是是否敢于改变。

    所以石涧仁还是非常乐见其成的,哪怕所有功劳都归于对方,那又何妨呢,起码这个单位盘活了,这些人盘活了。

    况且现在他的爱好还是在下班以后就到图书馆去。

    节后有点出乎意料的孩子猛然增多,多得原来那个阅览室都有些坐不下了,石涧仁倒是没有找图书馆再要空间,虽然空置锁着的地方很多,但既然是借的别人地方,那就要有个借的样子,别蹬鼻子上脸的自以为是。

    所以今天下班以后,在菜市场买了几十个便宜的塑料板凳,再找这日杂用品店的老板借了根棍子和绳索就准备自己挑过去,还没上肩膀,被刚刚下班出来的杨金瑞罗明远等人看见,一窝蜂的就过来每人分十来个,轻松抱着走,罗明远最高兴:“这次调回台里来,我也能每天跟着石台学习了。”

    杨金瑞想得多一些:“石台,当初为什么建议现在还不是创业的时候?”

    石涧仁还了棍子绳子过来一个板凳都没了,空着手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我始终是个开放的态度,每个人都有坚守的权利,也有去寻找未知的可能性,留在台里很明显有大量的机会可以让自己提升,出去创业则会让自己注意力更加专注有更多的可能性,只是现阶段如果只为了每个月多赚几千上万块钱,就做出这样有可能影响一生的决定,我建议还是稍微斟酌一下。”

    有个抱着塑料板凳的员工胆子大点:“您不是一直都鼓励我们什么都要尝试么?”

    石涧仁笑:“尝试也要建立在理性分析基础之上,要不要尝试在路中央挖个油田出来,再不从楼顶跳下来尝试能不能飞?区里面现在关于影像传媒广告的市场就这么大点,除非离开这里到更广阔的天地去尝试,这个阶段过早的开始把自己技术变现,也许永远就只能在这个层面了,充满探索精神是必须的,但也要理性分析自身的优劣势,不是有句话说叫大胆假设,小心求证么?”

    一群年龄比石涧仁大的员工围着使劲点头,远远的看过去石涧仁就好像被围在一堆塑料板凳里面的。

    然后步行到了图书馆,还在路口就看见耿海燕提着两个保温饭桶站在路边东张西望,杨金瑞嘿:“你女朋友在!”

    石涧仁也有少年心性的时候:“那就围紧点,掩护我进去。”

    员工们连忙嘻嘻哈哈的把一摞摞塑料板凳端着挡住他,结果耿海燕先辨认出罗明远:“小罗,你们石台长呢?”

    罗明远都快三十了,可能长期在乡下工作站反应没那么圆滑,立刻涨红脸:“啊?”

    杨金瑞机灵些:“石台叫我们把东西送过来……”他也没说石涧仁就在这中间,要是穿帮也不得罪人啊。

    结果没想到的是耿海燕居然把手里的保温饭桶并到一起,捋捋袖子过来伸手:“我来帮你们……也不知道他这雷锋要当到什么时候……”抓了一摞塑料板凳掰开,却立刻从缝隙里看见藏头遮尾的石涧仁,耿海燕索性手不停,穿过塑料板凳一把就准确的揪住了石涧仁的耳朵:“这么不待见我?”脸上其实是按捺不住笑的。

    因为石涧仁只勉强遮住了脸,自己在那念念有词:“看不见,看不见……哎哟,疼!”

    他这样儿的要是专心跟哪位姑娘谈恋爱,准保是天天把那姑娘逗得笑呵呵,反正耿海燕都高兴得手上愈用劲,还拎着饭桶叉腰:“我跟个老妈子一样把饭菜全都给你送过来,全心全意支持你工作,躲什么躲?”

    员工们连忙抱着塑料板凳散开,但没跑远,就在大门口台阶放了东西看热闹,石涧仁还没说话呢,街角那边就好像鬼子扫荡一样,呼啦啦的冲出来一大堆孩子,大眼瞪小眼的看着石涧仁被揪住了耳朵:“呀!石哥你怎么了,大嫂好凶哦!”

    耿海燕玩得正高兴呢,被这群估计都是小学五六年级的孩子围住评头论足,索性更凶悍些,拉了石涧仁的耳朵弯腰:“我喜欢!不行啊,小屁孩,去去去,自己去准备看书,别管我们谈恋爱!”石涧仁狼狈的被她拽着干脆挟在腋下,脑袋稍微挣扎一下鼻尖就在那软绵绵的弹性上了,立刻不敢乱动,耿海燕更加得意的拉着他显摆。

    孩子们齐声起哄,远处杨金瑞和罗明远他们看着这样的一对儿年轻人,还真是有些羡慕。

    结果这时候中学生们也66续续到了,这一拨儿可是不得了,现在孩子才不是当年啥都不知道了,还有女生敢当面表达不满的:“耿姐你怎么这样,大叔脸都憋红了,你可松开点啊……”

    耿海燕气得瞪眼,刚才小学生叫石哥,这里怎么反而变大叔了!

    还有干脆下通牒的:“海燕姐,你要对大叔温柔点,不然我们可真的要推翻你的残暴统治了,这是我们年轻人的世界,现在大叔才是最吃香的!”

    尽是那种穿着松垮垮运动服,连双肩书包都被沉重的书本压得也松垮垮到腰间的青涩小姑娘,可扎堆儿出现胆子比谁都大,叽叽喳喳的你一言我一语。

    耿海燕忍不住想找面镜子出来看看,自己不也才二十出头么,怎么突然就变成老一辈了,而且这些小丫头居然当面都敢表露染指之心,太让人气愤了:“小丫头片子!我们家的阿仁,谁都不许抢……”

    于是中学生们也跟着起哄。

    这导致耿海燕端着饭桶吃晚饭的时候忍不住怀疑:“你是不是又看上哪个小姑娘了?这可是未成年少女!”

    气得石涧仁也想把饭盒子扣她脸上,简直太不尊师重道了,甩了筷子进去辅导孩子们看书。

    当初能够被教育局安排过来参加图书馆跟电视台的活动,这间中学肯定就是区里面风气比较好的,结果不知道是谁家的家长宣扬了一番,更多家长都让自家孩子过来上这个不要钱的“补习班”,这下午放了学五六点钟,如果熊孩子在家,为了防止到街上胡混鬼玩,父母就没了娱乐时间,结果天晓得怎么出了个这样的活雷锋,正好可以帮忙代管几小时,据说还是电视台的副台长,何乐而不为呢?

    所以现在长长的阅读台上,一个挤一个的学生先做作业再看书,有几个手脚麻利的已经娴熟打开电脑玩简单的编程,还给周围挤成堆的小伙伴炫耀:“电脑游戏是没有的,但是自己编程做的小游戏,石哥还是准玩一下,来,我做的打网球,谁来?”

    石涧仁不愁,人多那就按照兴趣分组,先来的带后来的,有组织能力的负责招呼协调,有领导能力的围成一圈给别人讲故事,唐诗宋词是石涧仁主要推荐的课题,他也不是多沉迷于传统国学,只是觉得论文字之美,还得看诗词,对这些孩子来说,学什么并不重要,能掘自己与众不同的特质,并懂得欣赏美,那阅读带来的受益将会伴随一生。

    所以九点过,阅览室的门被推开的时候,正是一百来个中小学生鸦雀无声的听那清朗的声音娓娓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