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919、夏虫不可语冰
    除了图书馆的员工,没多少人知道这件事情石涧仁更没想过从这件事里面得到什么,这家伙就是纯粹的让自己觉得开心。

    可五一节以后一上班,杨玉国就很不开心了,下午把石涧仁叫到自己的办公室去,看得出来尽量在平抑情绪:“今天上午我接到了四份辞职申请报告,全都是景区宣传片拍摄团队的成员,这都是台里培养了好多年的技术骨干,现在突然一下全都要辞职,这对我们区电视台的正常运转会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你对他们的技术提升跟引导是不是有点得不偿失了?”

    这已经算是很客气的说法了,如果换做是石涧仁刚到电视台那会儿,居然捣鼓走了几名重要的技术骨干,杨玉国第一反应估计就是要去区委和市里面统战部告状了,但现在的表情也很不好。

    石涧仁没那么紧张:“能把辞职报告给我看看……或者说直接告诉我是哪四个人不?”

    杨玉国阴沉着脸把几张单薄的信笺推过来,石涧仁拿起来的时候居然教导上级:“杨台,作为台里面的一把手,其实跟我们做企业领导的道理是一样的,人来人往很司空见惯,如果因为这些员工的事情乱了方寸或者情绪失控,给下属的感觉就很不好了,这比走几个人都更重要。”

    杨玉国的花白头都要立起来了,可猛吸一口气不得不承认石涧仁说得没错,只能泄了气一样嘟哝:“我们这是事业单位!跟外面的私营企业不一样!”

    石涧仁轻快的翻翻辞职报告,明显都是商量过的,内容差不多,觉得自己想寻求更好的展,感谢台里面的培养教导……杨金瑞果然不在其中,他就把几页纸递回去:“喏,这个是负责摄像的,这个是后期编辑,这个是硬件设备兼动画制作,最后这个我知道他其实一直有搞了个小婚庆公司,当司仪主持人配个音什么的算是比较全面,正好四个人能组成一个基本的团队接活儿了。”

    杨玉国鼻孔喘粗气:“你说是他怂恿的?”好像得到确认就要立刻施以雷霆报复了。

    石涧仁摇摇头轻松的靠回椅背上:“杨台,我们可以换个角度想想,他们的水准到平京沪海这样的地方去工作肯定不容易成功,在江州市里面呢,如果搞个类似的广告传媒公司专门拍点广告片,除非有很好的业务关系,一年半载内想做得风生水起,难度还是比较大的,毕竟江州也有那么多同行,他们这个组合里面啥都不缺,恰恰没有拉业务的,对吧?”

    杨玉国脸上表情可以说是瞬间跟着松弛下来:“好像也是?只能在区里接点活儿?”

    石涧仁点头:“他们四个中间有仨都结婚,另一个也有女朋友,老婆孩子父母一堆人,如果一起到江州去开公司拉活儿都不现实,人生地不熟的各方面成本都太高,唯独在本区,他们才能保持技术优势,又有各种熟悉的商家客户,所以基本能肯定他们未来的业务范围还是在本区,那么播放的主要渠道也还是在我们台,总不能要求步行街上的海鲜大酒楼把广告做到市台去吧?”

    杨玉国都有笑容了,哼哼的笑:“那他们就休想从台里捞好处!”

    石涧仁有点挠头这种思维模式:“他们给客户拍一条广告收费三五千,如果在台里最多每人一百块补贴,这中间的差距换做谁都会觉得心里要算账,这是人性本能决定的,压制这种那就只能让大家吃大锅饭,成天不提高技术不追求更高更好的生活,那社会就会停滞不前甚至倒退,更理智的做法难道不应该是乐呵呵的送他们走,恭祝他们生意兴隆,然后给台里面带来更多的广告业务么?”

    杨玉国肯定是想不通的:“怎么可能!这些广告业务……本来制作收入就应该是台里面的!”

    石涧仁叹口气:“不提高技术,凭什么收几千块一条,不提高技术,台里哪有这些制作收入?你算算看究竟是没有几条广告,养了一大群闲人的成本高,还是有一大堆各种广告,却只有几个人干实事的经济收入高?”

    杨玉国又不在乎钱了:“我们是事业单位,有编制有财政拨款的!再说赚的钱又没到我的私人腰包里!”

    唉,说到底,还是有点酸溜溜。

    石涧仁觉得用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的模式对比,估计能给这已经思维僵化的老官僚讲一俩小时,所以简单明了:“没了张屠夫还能不能吃刨猪汤?能,那就说明缺了这几个依旧还能运转,他们就是多余的,他们干得好,也能促使其他人更好提高自己,台里面的学习技术氛围不就起来了?”

    杨玉国愤愤不平:“难道台里就是白帮他们做嫁衣,学好了技术就跳出去?”

    石涧仁好笑:“区里面市场就这么大,最多能开个两三家公司相互竞争就不错了,他们如果把整个区里面的影视广告市场做好了,最终受益的是谁?全年广告收入、全区影视业从业人员、行业经济总产值、连带经济效益这些数字不就是出现在年终总结报告上的硬通货?这是谁带领的?没有区有线电视台的大力协助和放手培养,能营造出这样百花齐放的局面来?如果这样的公司在未来两三年真的出现了好几家,台里面是不是就应该出面管理一下,成立行业协会,那肯定是台长您担任协会名誉主席或者台里拥有行业管理权吧?这样引导他们做大做强再搞影视广告产业园面向全市……这又是谁的业绩?”

    杨玉国已经听得嘴都合不拢了,一叠声的感叹:“你的功劳!你的功劳……你这年轻就是好,脑子转得太快了,怪不得无论在哪里都能做得这么出色!”

    石涧仁悄悄的无奈一下重新换个诚恳的表情面对:“杨台,我只是挂职,已经过去快三个月,但未来这些年轻人还要奋斗几十年,您距离退休还有十来年,是无功无过的就在这个岗位上无声无息的过去,还是带着各种业绩往上走,又或者让整个地区的影视行业从业人员都能自豪的说我是从区有线台出来的,那可都是你的弟子门生……这几种不同的人生结局,其实都是你可以选择的……我们套用一句听得耳朵都起了茧的话,无论是平京的国家领导人,还是我们区里的姚书记,每次谈话报告都会说开拓奋进,这么明确的上级指示,这么好的护身符不用,难道就真的看这么家有线电视台慢慢消失在这个菜市场和后山坡的杂草树木中?”

    杨玉国只在乎最后一句:“怎么可能消失!”

    石涧仁站起身来出门:“我做过棒棒,每一个棒棒都认为自己的职业不会消失,您认为呢?”

    留下把不出错在嘴边挂了几十年的老官僚愣,好一阵才反应过来:“什么棒棒?你做过棒棒?”

    石涧仁早就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