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917、回报还在延续
    石涧仁亲自把广告片送到市电视台的,不为别的,就为找市电视台副台长柳子越要个熟人价。

    五一节前要一直把广告打到五一小长假之后,而且还准备持续到八月暑期放假,这市电视台的广告时段价码可就不是区电视台那么便宜了,而且频道都有七八个,其中抢手的黄金时段几天就能把那点广告预算全都消耗掉。

    所幸自己都在影视集团管理过这方面广告投放的石涧仁还算熟悉行情,明码实价的刊出表那是给土老财的看的,蒙一个算一个,中间代理的广告公司手里还有一套价格表,基本都是从五折起,如果能再联系上什么台领导,再少点那也是很正常的。

    于是柳子越听清他的来意,再问清楚石涧仁居然在她下属的一个毫不起眼区电视台挂职副台长,先是美目圆睁,还很细致的当面打电话给下属查证了这件事,然后就哈哈哈的笑起来:“你在干嘛啊,好端端的文化产业园都做成这么大了,跑基层电视台当副台长?你还真有走仕途的打算?”

    石涧仁跟柳子越也算是比较熟悉了,简单介绍一下自己跟统战部的关系:“主要是感受体制内的工作生活,现在还兼任了这个景区的总经理,也是旅游局下属的事业单位,所以就来找柳台长您帮帮忙。”

    柳子越有点难得轻松:“第一次你跟糖糖在一起的时候,我真的以为你就是个司机,没想到青姐看人太准了,你的心态和处世心性让我现在很惊讶,电视台聪明人已经够多了,我都没看见你这样的。”

    石涧仁对这位气质端庄的副台长挺尊重的:“还是跟当初我和糖糖的心愿一样,希望能做个灯塔,照亮和指引一些人改变,这么看,我去做个挂职干部,就是很能理解的事情了。”

    柳子越靠在担任沙上,看了石涧仁好一会儿轻笑:“我刚毕业进入台里,在这样的编制里面工作时,觉得那些随心所欲的人好酷,好帅,现在年纪大了,才明白寡淡自制的人是真的酷。”

    石涧仁才抬头看了眼对方,哪里有年纪大的感觉,三十多的年纪,保养得绝对比洪巧云好多了,看着跟吴晓影也差不多吧,但女人的年纪那就是国家机密千万别打听:“不管酷不酷,既然在事业单位,就真的是想尽办法也要把事情做好……”

    柳子越一口应承下来:“说起来这就是你不够意思了,既然来了电视台这个系统,明明又在我的工作范畴内,你就应该一早来找我,很多事情我都能帮你也应该帮你,广告片放在这里吧,我会给你安排的,广告费最后再说,毕竟你这也是体制内的事业单位来做广告,还有同系统的关系,什么都好说,回头需要我到你们台去走一遭不?”

    石涧仁连忙摇手:“去挂这个职,如果动用你这样的职权去为我自己换取什么没有丝毫意义,我希望是给电视台的员工,那看起来没有什么改变可能的基层电视台员工带去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您这市台副台长去了,那就完全变样了。”

    柳子越好奇的问石涧仁带了些什么去,石涧仁嘿嘿笑,敦促着签了协议赶紧跑了。

    果然,江州市电视台立刻安排时段播出了,而且在黄金时段都有,往往这种黄金时段都是半年前就卖给各大代理广告公司,起码一周前都定下档期了,柳子越硬是给挤出来安排上。

    当然,来自区旅游局的广告,这么做所有人也觉得理所当然,体制内只要领导话,一切皆有可能。

    画面就是从山清水秀的溪谷中树枝上的一只悠闲猴子开始的,坐在那颤颤摇晃,忽然画面就掉进水里,杨金瑞他们用各种保鲜膜防水袋测试拍了好多次,才用手里的土办法拍出了水下摄影机的特技效果来。

    其实就是把摄像机抱着跳进水里,然后一秒钟的混乱气泡,冲出水面,就赫然现坐在橡皮筏上面了,而且前面悠闲清幽的山谷背景音乐在咕噜噜的落水声以后,嗡的一下冲出水面,就带着穿透耳膜的尖叫声!

    顺便说一下,这个配音是耿妹子的,石涧仁在山谷里被她叫过一次,留下了非常深刻印象,假公济私的介绍她去录音,码头姑娘觉得新奇极了。

    尖叫当然就是为了渲染这橡皮筏在湍急的溪流中高冲下来的惊险刺激!

    其实根本就没有出现人,十秒的广告用了三秒在前面,后面四五秒都是第一人称视角的筏子跌落、扎进水里、水花四溅、激起的水浪,有点模仿过山车的第一视角感受,一直伴随尖叫声的惊险漂流,最后两秒才骤然安静:“欢迎您来,轻猿滩漂流,金龙温泉、溶洞一日游。”

    金龙温泉是江州的老牌景区了,所有市民听了就知道怎么去,所以不留电话不说地址,用金龙温泉一下指明坐标就行。

    按照胡蓉梅的评价,这次的广告总算有了点静、动、静的节奏变化,当然也能吸引人了。

    五一前的一天开始,已经有不少市民到金龙温泉来询问漂流的地方,得顺着石涧仁和耿海燕上次走过的那条公路进去,最后还得用越野车开大概五公里的机耕道才能送到漂流起点去,这些车辆都是张明孝去借的改装车,实在是来不及在五一前把这条路硬化了,也没这个钱。

    而这一天,用后来总结的说法是幸好有这一天来验证流程,大概接待了两百多名游客,每人三十元的价格要漂半小时,这相比很多游乐场二三十块钱只能坐十分钟的游乐设施,定价不算高,重点是真的很刺激!

    一个橡皮筏装八个人,穿上救生衣和头盔,拴上安全绳才开始顺流而下!

    收入这几千块不算什么,一直在终点的傅育林派人全程在各个危险点蹲守,总结出了几个可能会出事故的地方,连夜又安排人砸石头包泡沫甚至叠几层棉絮消除隐患。

    然后五一节那天上午开始,石涧仁曾经在自己那个石库门仿古街道上见识过的人山人海,就在整个景区出现了!

    傅育林的确是个有商业头脑的,虽然来不及铺路,但是他早早的派人到石涧仁当过棒棒的码头批了五千件白色t恤,前后都印上轻猿滩漂流的艺术体字样,然后放在终点卖三十元一件,成本不过十二三块。

    终点就在于每个漂流下来的人,几乎都把衣服打湿了!

    特别是有些穿得单薄的年轻女性,只要脱了救生衣就完全是曲线毕露了,所以白t恤卖得极好!

    反过来整个景区到处都有穿着这种白t恤的游客逛来逛去,就会有很多没看过广告的都会问这是个什么漂流在哪里……

    所以一共六十条橡皮筏的漂流道上,始终处于大量游客在等待橡皮筏被越野车顶在车顶上运过来的焦急状态中!

    所有橡皮筏到了终点,都立刻被拉起来拖上越野车顶,和游客一起被拉到起点,而售票处外面的游客等着上车早就排成了长龙,到处都是一片“来都来了,反正都没玩过,今天等一天也要玩一回!”的态度……

    更有刚刚在终点水淋淋的站起来,意犹未尽的干脆跟着搬橡皮艇,厚着脸皮买票插队再玩一次的。

    第一天从早到晚下来近万人次!

    上午就卖掉了两千件!

    下午不得不临时去进货,买了些没印字的空白t恤来,其他的每天匀点。

    仅仅就这么一天,门票收入和t恤、饮料、毛巾等各种收入总计五十万!

    仅仅一个小长假,就能把贷款三百万给凑出来还了……

    中国人太多,特别是吃饱饭以后希望能找点乐子的那种巨大消费力爆出来,太吓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