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915、及时雨
    石涧仁真的不懂金融,也不太懂电子商务,在这个日益专业细分化的社会里,这些事情还是得交给专业人士去办。

    但他捕捉信息的能力,显然又是别人不能替代的。

    唐建文站在投影仪面前侃侃而谈,后面临时制作的ppt画面其实很明晰:“虽然我们的定位是服务全国制造业,并造福全球客商,但公司总部,起码目前的公司注册地是在江州,我们就不得不关注江州需要什么,我们能为这里做什么,我想这能为我们获得更好的生存环境,就像仁总现在天天在后山坡上干义务劳动,也是为了让我们的公司能够生存得更舒服,在这里我提议大家再次感谢仁总的辛苦努力!”

    简直就是哄笑,前几天唐建文他们真的带着目前的网络公司团队到溶洞温泉去搞了次野营,大家玩得很开心,也都知道了石涧仁天天在电视台早上义务劳动的典故,耿海燕说的,其实还是很有些感触,现在立刻边笑边鼓掌,还有人惊叹罗伯特胆子大的。

    石涧仁又得无奈的接受仁总这个称呼方式,记得好像是几年前谭思遥他们叫出来的,有点肉麻,但又很能表现内部人士的优越感,好像能这么喊的起码都是比较亲近的老员工了,大概明了石涧仁是个什么样的人,所以他只能拱手示意请大家继续听唐建文分析。

    唐建文其实说得很简明扼要:“这是中西部唯一的直辖市,唯一的国家级中心城市,如果把丝绸之路和新加坡代表的海上干线交叉一下,江州就是这两个经济带的交汇处,对于眼界只能看着身边的人来说,可能觉得这里穷山恶水,但放眼全国乃至全球的话,这里是可以成为枢纽的,就好像沪海因为正好站在全国纵向上下,跟国内外横向的交叉点上,才从近代史上的小渔村成为了全国枢纽一般,江州如果能大发展,是可能成为下一个内陆沪海的,再次感谢仁总选了江州作为我们的战略起步之地!”

    这回就没人哄笑了,全都专注的倾听。

    眼界是经历、学识和天赋混合而成的,起码高开明穿着白大褂坐在那就听得有些云里雾里,直到唐建文说实际的:“阿仁透露说江州市的领导可能有希望把江州发展为内陆金融中心的思路,那么很显然就是基于刚才这种眼界跟立足点来的,不然一个三千万人口还带着大量贫困地区的农业化结构直辖市要什么金融中心?本地根本就没有这么大的资金量,我们可以把江州看成是一个放大的新加坡,江州有很多短板,身处内地,不如沿海经济发达,自身城镇结构单薄,没有广阔的二级市场支撑,可就像马六甲海峡口上的新加坡,江州也扼守在长江到西部,整个沿海地区到西部的口上,同时还是陆上连接欧亚版块的丝绸之路,虽然陆地上这个选择不像海图上那么绝对只能落在新加坡,但如果有人是高瞻远瞩的早就在这种思路下布局,江州周边那些省市,可能到某一天才会发现,怎么金融中心居然落在江州?由此而来的这个为什么在江州无法撼动了?”

    会议室里鸦雀无声,看见投影幕布上的世界地图里,用新加坡到平京、沪海的连线,再从沿海城市到欧洲的连线,那交叉处,确实覆盖了中国腹地好几个省市,经济总量上比江州好的大有人在,可如果布局较早,胜负真的未可知!

    这就是眼界和格局的威力,如果真的按照这种思路,江州的政策上未来是会向着金融跟欧亚版块倾斜的,这跟大唐网总结出来下一步经济发展方向会朝着欧亚大陆发力也是一致的,如果能顺势而为,这可是大势。

    石涧仁曾经在陶玉峰以及秦良予等商界人士交流时候说过那种大势。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这样的雄心壮志,需要借的也只有大势,哪里会在乎认识几个官员得点什么好处?

    吴晓影举手:“这是不是就有点打仗的感觉了?这主要是你的主观猜测,还是阿仁能提供更多的信息支撑?”

    石涧仁回应:“目前还没有,估计市里面也只是有这个思路,我看闫副书记对这件事是非常在意的,如果能收集到他的一些公开讲话和工作文件,应该能再捕捉到一些信息来。”

    唐建文还是那么不正经的喜欢开玩笑:“研究捕捉一位地方主政官员的信息我估计不怎么合规矩吧,为了避免仁总被关进笼子里还得我们轮流送饭,尽量从正面来判断,如果不是想开辟西部或者欧亚丝绸之路的宏大目标,是没法把江州建立成金融中心的,本地和周边省市都没有这样的需求,非得放到国际级的大视野中才有可能,所以只要确定江州真的有朝着内陆金融中心努力的实际举动,我们的跨境结算中心也就可以加快步伐放在江州了。”

    大唐网现在的体量还非常小,但却隐隐就是契合了这个江州本地的思路,如果这条思路再延展到国家层面,那扶摇直上绝对有可能。

    所以这次比较紧急的会议结论就是石涧仁继续关注江州市未来的远期规划动向,而大唐网这边就需要再夯实一些关于欧亚版块和跨境金融结算的工作,起码之前有些散乱借助其他外贸公司、借壳公司的小规模结算手段,要立刻试着转到本身来,成立自己的外贸公司,而且必须是在江州注册,这肯定会造成短期内各种成本上升,因为目前的境外业务总量还不足以支撑一家自有的外贸公司专营,但从长远来看,这个投资是值得的。

    换句话说就是又要钱,俄罗斯展销馆正在筹备建设中,半年内就必须开业,大唐网的现有业务肯定入不敷出,翻译器那点钱简直就是杯水车薪,如果再加上自己搞外贸公司和跨境结算中心,光是招聘这方面的人手价码都不是小数字,搞互联网企业真的就是个无底洞啊。

    吴迪都认真的问温泉城能不能算是商业投资,这样产生的经济效益好歹也能赚点,不然光靠装修公司和食品公司的收入支撑,现在已经有点扛不住了,下一步得动用酒店集团投资了吧?

    石涧仁说自己回头跟纪若棠商量下,毕竟他原本的初衷还是尽量撑到这位学成归国,大家面对面商量了再说,毕竟酒店集团的利润这几年一直都是以资金储备的方式等着纪若棠来施展的,她才有决定权。

    虽然吴迪他们或多或少认为纪若棠都等同于石涧仁,这几年来工作上的各种授权书,纪若棠更是毫不犹豫的都会签给石涧仁,但石涧仁还是有点执拗的认为自己只是代管,分毫都不能随便动。

    散会以后,准备立刻返回区里面的石涧仁和柳清商量着一些工作细节下楼,吴晓影却叫住了他,柳清多有眼力的,看这边款款的走过来,就笑着跳开了。

    因为吴晓影难得认真到一丝不苟:“我在平京的那栋小别墅卖了,运气不错,平京现在房价涨得挺厉害,有人看上了当初还算高档的装修,是连同全部家电家具一起买的,卖了八百万,款子已经到账上,我就先转给财务了?”

    这恐怕就是人们常说的及时雨。

    石涧仁稍微踌躇一下:“那你就没有什么储备了,是不是有点冒险?”

    吴晓影似笑非笑:“谁叫你是孩子他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