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914、各取所需
    如果说到电视台工作对石涧仁的生活作息有点什么改变,可能就是他每天晚上回家吃饭的时候会看一阵电视了。

    以前石涧仁是从来不看电视的,钻研韩剧的时候集中恶补了一段电视剧,到了影视集团也主要是看电影电视剧,而且都是极为枯燥的那种当做工作来看。

    也是前些日子耿海燕买了台电视摆在客厅,两人吃饭的时候都会把电视打开,因为正好这个时间段是区新闻画面,现在石涧仁多少也得了解一下区里面在关注什么,区领导都有谁,有时候在新闻里看看那些个区领导,顺便能判断下哪几个分管部门可能更有展潜力,耿海燕还会跟他探讨那些特写镜头的干部谁谁谁看起来比较正派,谁又不咋地。

    然后石涧仁就顺理成章的开始看起七点整的全国统一联播新闻来,作为电视台的副台长,他现在才明白这半个小时的新闻,可以说是在国家层面宣传上唯一保证了直达的渠道,以前在山里没电视他压根没这种概念,到了码头第一个选择就是看报纸来了解这个国家的主要动向,当时也没条件看电视,结果三四年下来,也许每个人都对这半小时的新闻太过熟视无睹,没人给石涧仁介绍过,柳清还以为石涧仁是刻意不看电视的,所以在平京和江州买的房都没装电视,让一直认为电视就是娱乐打时间的小布衣,到现在才现了这座宝库。

    他可能不知道关于这档新闻有多少为人诟病和又有多少取笑的调侃段子,仅仅看了一回,就差点拍手称快,相比以往时不时的需要花时间把主要时事报刊浏览并挑选其中咀嚼一遍,这半小时基本就是浓缩的重点。

    简单一句话,这半小时的新闻里,基本每天都在阐述这个国家最高决策层的表态跟定调,无论是潜在商机、市场风险还是政策红利基本上都在这半小时里面说得非常清楚,对于看得懂这半小时新闻的人来说,这个免费收看的信息源重点就在于从哪个角度去剖析每一条新闻背后蕴藏的内涵,进而为自己所用。

    普通人眼里的粉饰太平,其实在有心人的眼里却是路标。

    这就是谋士们千百年来很在意的借势,互联网行业现在有句名言“站在风口上,猪都会飞”,都是强调做事要顺势而为,古时候还要千辛万苦的去接近明主或者诸侯,揣摩了解上意,判断是不是明君,现在通过这么短短三十分钟,就能知道大势所趋的方向,岂不是宝库?

    那么朱部长可能都没太过于注意到的顺口一句话,跟最近从新闻里频频了解到的大量引进外资、大量引进大型企业、大力展土地经济、大力展金融行业的四大手法联系上了,如果能看到这位主政一方的副书记关于打造江州的内6金融中心思路,再结合一下大势,其中能分析出来为己所用的细节就太多了。

    这就是石涧仁第一次见到市委书记级别的政府高官,得到的收获。

    这也才符合一个直辖市的市委副书记出现在这种小级别讨论会现场的身份档次。

    还是蒋道才挑选的风味餐厅,石涧仁又成了挂职干部们好奇讨论的内容,当然不是他在区电视台做的那些事,而是关于怎么跟黑恶势力沾上边的,石涧仁简单的描述了一下,这次知道不说自己看出来不对劲预先做准备了,直接说对方有绑架勒索的企图,结果被自己公司的保安主管和警方联手破除了。

    地产老板是土生土长的江州人,点头说本地是有些道上的势力做派,做生意的还是要尽量避免跟这些人产生关系,讲了几个段子,也是做地产的借助黑恶势力搞暴力拆迁,结果最后被反噬吞并:“一切照规章制度来肯定赚不到钱,但如果完全不把法律法规当回事,上有政府,下有黑社会,都能收拾得你服服帖帖的!”

    这几句话算是说得有点交浅言深的个人感悟了,没准儿也是邓老板能做到这么大的中心思路,证券老板还是那副漫不经心的表情:“不违规能赚钱?暴利都是建立在违规基础上的,我说政府就是最大的黑社会……”

    这句话让其他几个人都嘿嘿笑不接茬,都是聪明人和成功人士,话虽残酷骨感,但这位证券老板的心态明显有点不对。

    蒋道才有点夸张的把话题挪开:“真的?江州这么吓人?我还是赶紧回新加坡,或者到沪海粤东沿海去了,那边好像没这么黑暗吧?”

    邓老板吓唬他:“粤东也不那么清净,还是沪海好,政府环境和社会环境好很多。”

    石涧仁终于乘机:“蒋总是拿了新加坡国籍的?”

    蒋道才笑:“要是有新加坡国籍怎么可能让我挂职政府干部?只是拿了绿卡,从长远来看,中国才更有展前途。”

    石涧仁打擦边球:“那蒋总对新加坡有什么最直接的印象?”

    蒋道才的确有点副镇长的风度了:“叫我老蒋好了,石老弟你也是奇怪,有些事情觉得你年轻老成,有些时候又好像有点不谙世事,难道你在进入社会之前一直都在两耳不闻窗外事的苦修绝世武功?”

    房地产老板哈哈哈:“那必须的,不然怎么才二十三四岁的年纪就做到现在的地步,我这个年纪还在干嘛?扒电影院的栏杆抢票子看电影呢!”

    石涧仁谦虚:“时代不同了嘛,现在看电影哪里需要抢票子的……蒋哥,我是比较好奇,那么小的国家居然都是华人,还展那么好,有机会要去看看。”

    蒋道才终于回应:“他们只是挂个华人的血统而已,骨子里已经是外国人了,怎么说呢,精英阶层肯定是锐意进取很有大局观的,但普通人……还有点歧视中国人,其实他们就是沾了中国改革开放展几十年的光,中国大量的进出口贸易货物中转跟跨境结算都在新加坡,全球最大的集装箱吞吐量如果不是中国跟日本需要马六甲海峡航线,怎么可能有新加坡的今天?但普通人还以为中国是以前那个样子,这也是很多外国人对中国的印象,所以从这点来说,他们投资中国也等于是在投资自己。”

    石涧仁又敏锐的捕捉到了一个熟悉的词:“跨境结算?新加坡的金融业非常达?”

    蒋道才又有点奇怪的看看他:“这是地球人都知道的好不好,新加坡就一座城市大小,自身没有资源没有制造业,主要就靠金融、it、航运、物流和石化,其实都是围绕那点航运咽喉要道赚钱的,一切的一切都仰仗于航道产生的利润,那就当然会有非常多跟中国的跨境结算了,你连这个都不清楚,还做跨境电子商务的?”

    石涧仁不惭愧:“我又不负责具体专业工作,只是做自己该做的那一块。”

    房地产老板安慰他:“我也不懂水泥河沙钢筋嘛,能管好人就行了……”

    石涧仁不怕被瞧不起,提出有空到蒋道才挂职的镇上去参观,说起来六位挂职干部,也就他和蒋道才天天呆在挂职的地方。

    证券老板大力赞成,因为记得那里的花椒鸡跟椒麻兔特别有名。

    一直笑眯眯倾听的冯老板就连忙把这个事情敲定,当成挂职小团队的下一次活动,她来组织安排。

    蒋道才当然说欢迎。

    只有周老板关心新加坡的奢侈品什么时候打折,她有去旅游过,价格肯定比国内便宜。

    一顿饭吃完各奔东西,其实各取所需的内容完全不同。

    石涧仁也没有直接返回区里,唐建文他们已经召集了一个临时会议等着他过去参与。

    真的是有新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