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913、风再起
    所以在这个本来应该是很简单的例行汇报讨论会以后,连蒋道才都使劲拍打石涧仁的肩膀,说他在镇上也有看见小地痞流氓的,但真的没想到还有这种都快接近土匪的事情了,一定要大家坐下来好好聊一番。

    挂职的六人似乎已经有点同期感情了,很熟络的决定再找个地方聚餐。

    只是在大家起身的时候,朱宏涛在对面叫住了石涧仁,等年轻人站在面前才有点亲近的小声:“关于你在青少年阅读体验上的那番话我看到了,让我对你有了比较新的认识,我想那就是你的座右铭吧?”

    石涧仁点头:“谈不上座右铭,但在我进入社会的这几年时间里,我在尽力这么去做,也想把我这点心得体会送给孩子们。”

    朱宏涛不掩饰自己欣赏的表情:“有点意外,因为你之前两次在我观察的场面中都是有点跳脱的年轻人脾性,包括今天,感觉你在面对领导或者政府官员的时候总有点坐不住的调皮,可盛局长说你其实做事的时候非常沉稳,就是眼珠子有点贼兮兮的喜欢到处看?”

    石涧仁噎了一下,那位警察局长的眼光还真是独到,想想还是解释:“这么说吧,在认识曹天孝曹处长以前,我从来没有跟政府人员打过交道,之前跟警察部门以及不多的一些地方体制内人员接触还留下些不太好的印象,所以在进入挂职的这个新阶层人士锻炼中,我是用非常新奇的眼光来看待江州这些政府人员,现在我得承认,中国很大,不同城市之间政府服务水平跟理念也有不一样的口碑,江州作为直辖市,的确有比较开放的观念,又或者说是我真的没想到有这种统战的源远流长,所以这一切,包括今天看见闫副书记和于部长,我都在抓紧机会观察,虽然我从未打算将这种政府资源转化到我的工作中去,但我更在乎体验感受这种对我全新的环境,从而让自己得到更好的历练成长。”

    朱宏涛这次可能才是真的有点出乎意料了,稍微退开半步看石涧仁好几秒:“你这么年轻,我的孩子也差不多大,还刚刚在考研,根本谈不上社会阅历或者成熟的人生观,你却……你观察出什么来?”

    石涧仁笑笑其实是慎言的:“还好吧,闫书记应该是为着蒋副镇长来的,我就稍微有点纳闷,这么一个镇的业绩,值得闫书记来?多了不说,温泉城或者溶洞景区未来的展我认为都不一定会比这个花木基地差,况且这还是个已经成型的景区,成功率几乎是百分之百,而花木基地是否能够成功还有很多未可知的因素。”

    朱宏涛眼镜后面都眯上眼了,还带点笑:“在心里不舒服?”

    石涧仁摇头:“没有,真没有,只是好奇,可能因为我的眼界问题,还没看出来蒋副镇长这个重要性在哪,很想得到指点。”

    朱宏涛抬头看看会议室门口其实在晃来晃去等着石涧仁的那几个身影,曹天孝也在其中跟他们愉快的交谈,就伸手拍拍石涧仁的肩膀稍微压低点声音:“他是从新加坡回来的,之前的确有些政治经济界的朋友,据说他自己的投资之外,还肩负帮几个财团考察投资的意图,我们江州很需要新加坡这种国家级的巨量投资,就算带不来投资,我们也希望通过这条线取得一些关于新加坡方面的金融行业交流,这是我刚听闫书记说的,如果你跟蒋总在交流的时候有机会也可以讨论一下这方面的话题?”

    新加坡?

    唐建文曾经在新加坡工作过,那里可以算得上是他回国前最后一站,也正是在新加坡的工作经历让唐建文得以接触到许多国家,而蒋道才上次也说过他是在新加坡创业然后归国的,对这个东南亚的城市花园国家,石涧仁没有太多的印象,只是下意识的问问:“新加坡那么小的国家,经济很强大?”

    朱宏涛笑:“你还是成功企业家,连亚洲四小龙在金融危机以后硕果仅存的这朵奇葩都不清楚?这是闫书记特别希望打造的内6金融中心一部分,好了,我对你这段时间的挂职工作很满意,甚至有些出乎意料的惊喜,希望你在接下来的工作中多坚持多延续这种精神,也希望你把统战部当成家,有什么情况需要支持,需要协助的,多给娘家人开口,好不好?”

    石涧仁的确是没有蒋道才那样理所当然要政策要支持的习惯,但也清楚一位省级统战部副部长这么说,是很给面子了,连连点头感谢,朱宏涛就笑着出去跟几位挂职干部握握手,又在几名统战部官员簇拥下离开。

    面对市委副书记的时候,副部长是下属,但当在场官员他是最大的时候,那朱宏涛又会成为热情的焦点,这就是体制的特点。

    蒋道才跟邓老板等人立刻就围过来,小声笑问副部长单独给他开什么小灶了,石涧仁口风紧:“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刚才闫书记在的时候,说我跟热锅上的猴子一样坐不住,东张西望的容易犯错……”

    曹天孝帮他证明了:“石老弟!上次挂职前开会以后,宏涛部长下来就问我你是不是有点性格外向很活泼,刚才你又在那东张西望的,吓得我背上出冷汗!”

    石涧仁继续认错:“不会了,不会了,从来没有这样近距离看到过市委书记,确实有点激动。”

    其他几名挂职干部简直要嘲笑他,说他要是去了人民大会堂看见国家领导人岂不是得羊癫疯?

    结果曹天孝悄悄给石涧仁做了个打电话的动作,就恭送几位挂职干部离开了,叮嘱下一次再好好总结交流挂职经验,争创佳绩。

    上车的时候,冯总就说要跟蒋副镇长请教下挂职经验,搭他的车过去聚餐,周总是真没意识到对方的格局不一样,那就笑嘻嘻的说坐邓老板的宾利,也问问邓总最近有什么业务可以开不。

    石涧仁乐得一个人开车,顺便给曹天孝打个电话:“还有什么事要指教?”

    曹天孝还真是安慰他:“宏涛部长很重视你的情况,找我问了好几次,比他们几个都多,如果有批评你,那也是关心你,别有情绪。”

    石涧仁就坦诚相待了、,把刚才和副部长的对话复述下:“关于闫书记希望打造内6金融中心的提法,我在电视台没看见过类似的文件,你看见过没?”

    那边曹天孝估计也在猛挠头:“跟你结交以后,我真是加紧学习,可还是跟不上你的步子,我们很少钻研金融口的文件,我去找找学习下,如果有回头跟你联系传达。”

    石涧仁就感谢着挂了电话,他绝口不问关于那位于部长或者盛局长的情况,只专注于把这个有关新加坡的金融中心问题搞清楚就行了,很有必要的关键点。

    接着唐建文的电话刚刚拨通,前面奥迪宾利已经靠路边停车,看见下得车来的几位挂职干部都在打电话,石涧仁也跟着停车下去的时候小声多问两句,同样是关于这个新加坡和江州内6金融中心的问题,前者唐建文太如数家珍了,这个扼守在马六甲海峡口上的华人城市国家,体量虽小,却依靠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跟华人几十年来的精明勤劳,营造成为世界排名前列的富裕国家,

    十年前,正是新加坡集中投资国内沪海附近的工业园,硬是把一个原本工业产值中下游的城市变成现在全国都数得着的经济重镇,唐建文出生在华东地区求学也在沪海,对这个感触非常深:“世界五百强,在那个工业园能找到其中两百家,可以说改革开放中后期含金量比较高的,就乃至新加坡的这次跟国内合作,所以后来我辗转几大洲才有兴趣到这个华人国家去学习工作,如果你说的这位市领导有心把江州搞成内6金融中心,这其中包含的风险跟机遇那真是共同存在的……”

    听到这里,几位挂职同伴已经6续挂了电话对石涧仁招手。

    所以唐建文也说自己通过网络查询一下这方面相关的思路,再给石涧仁一个全面的回应。

    他也明显感觉到这种政策似乎跟大唐网的展方向有点莫名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