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911、我真是讲科学的
    两位挂职女干部果然是做了充足准备的,只是可能没想到规格这么高,只能念稿子,看她们的样子估计是恨不得马上变一套ppt展示出来。

    三十出头的周总原本就是电视台主持人,发音和口头表达能力那就是专业的,但还是不脱稿的照着念,比刚才的部长显得更加声情并茂,一直埋头做事的石涧仁也有点惊讶,原来不到挂职单位也能做这么多事情,周总在过去的一个多月里组织了三次慈善义卖活动,筹集了超过十五万元的善款跟物资送到江州市边远山区,这对于一个挂职在慈善总会才一个半月的副会长来说,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业绩了,基于这个业绩理由,周总需要经常在江州乃至国内各地奔波那就是理所当然的了,所以坚持每周到区慈善总会开工作计划会反而成了个值得肯定的细节,副书记都微笑着点头了。

    石涧仁终于有名正言顺的机会,可以这样一瞬不眨的看着这样的高级领导干部,江州市作为直辖市,市委副书记已经可以算是文武百官上朝的级别了,真正的庙堂之上,而这样面对面观察肯定和电视里面看有很大的不同。

    对方的每一个表情,每一个手上动作跟每一个眼神,都成了石涧仁悉心观察的重点,以至于有时候他都忘了自己在什么场合,忘了眯上眼,那炯炯目光都引起了副书记的感应,转头看了看他,石涧仁才连忙收敛一些。

    周总脸上表情也是无可挑剔的稳定,最后用几句深情的对山区儿童关爱表达了自己对慈善事业的热爱,也感谢统战部给了自己这样的经验体会,结束了自己的这一个多月的工作小结。

    年长十岁左右的冯总的确更显大气,她的面相都更趋向于瘦长一点的贤淑之风,说话慢条斯理的层层推进,而且总结稿跟刚才部长念的发言稿结构更类似,前面是联系到一系列国家领导人讲话精神的指引方向,后面才是自己到广播电台挂职实践工作中的细节,一看就有曾经做过体制内领导干部或者文书工作的经验。

    广播电台现在在传播力上早就让位于电视和网络,可冯总却列举出了在广大农村地区,广播依旧是很多普通农民获取党和国家消息的主要渠道,然后在城市出租车上,广播电台的调频立体声还具有很强的生命力,所以她组织了江州市出租车协会跟区出租车协会的交流,传达了利用广播电台跟出租车行业联动的避险救灾工作重要性,而且还组织联系了市里面几个文工团和区电台、宣传部以及区委搞文艺下乡活动,当然这一系列活动要三个月左右才能逐渐出成果,现在还在筹备中。

    石涧仁听得有点叹为观止,这世上从来就不缺少聪明人,中国人多年来格外喜欢的这种小聪明小机灵在这种时候体现得淋漓尽致,哪怕一丁点细枝末节的边角料,用好了也能听起来像是很重要的环节,况且政务无小事,任何一丁点边角料对应的人就是数十数百甚至数千计,这么总结工作,还一点都没毛病。

    听起来觉得真是一心扑在挂职工作上的好干部,真好!

    同样的风格在那位地产老总身上也表现出来,他挂职在另一区的建委当副主任,看起来也是没有什么时间到挂职单位天天蹲守的,所以工作内容尽是在江州建委代表区里面出席了什么什么会议,什么什么考评,重点谈同样是到建委,以前自己是作为房地产开发商去办手续取文件,现在角色转换变成自己来面对地产商了,切实体会到了职能部门的各种工作难点……石涧仁觉得他的秘书文采还不错,就是不该把关键字句正好放在翻页的时候。

    都已经快结尾了,地产老板难得有点激动的在照本宣科口号:“在这短时间的挂职工作中,我深深体会到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石涧仁明显感觉到对面那些官员整体一震,少数两三个坐在二排心不在焉的都集中注意力了,地产老板还斩钉截铁的翻过一页,楞了一下,继续大声念道:“吗?”

    这大喘气儿倒是让全场笑了一下,连副书记也笑,地产老板功力深厚,根本不受这点小失误的影响,继续把剩下的几句口号念完,才带着憨厚的笑容合上稿子:“太投入了太投入了!”

    副书记非常理解的带头鼓掌,这就轮到石涧仁了。

    他真的不需要稿子,也不需要口号总结,更不需要按照八股文的格式,就从自己到电视台挂职的做清洁开始说:“作为一个挂职干部,虽然没有委派什么直接明晰的工作任务,但我还是按照工作都是做出来的方针,从细节着手……”

    石涧仁说得很平淡,先做清洁,再做绿化,获得干群基础以后提倡做旅游景区的电视宣传片,这都是在立足本职工作提高职工的业务技能和岗位荣誉感,当然不会提那个什么车祸。

    这个时候,石涧仁起码花了三分之一的精力依旧放在观察副书记的神色表情。

    在他提到用一系列义务劳动逐渐获得员工工作支持的时候,副书记有笑着点头并带动了一次鼓掌,可眼神是没有什么变化的,再等到石涧仁一笔带过的说自己上周在区委领导的关怀下兼任了景区事业单位的经营工作,副书记的眼神依旧没有哪怕半点跳动,稳定的带着笑容倾听。

    石涧仁就基本笃定,这位市委副书记的到来,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

    所以快速的把这个景区的新经营理念和未来开发描述一下,只字不提傅育林和曾洪富等人的情节,就快速结束了自己的总结,原定给曹天孝说好的青少年阅读体验活动更懒得提了,对他来说,自己掏十五万的腰包买一堆书给图书馆,不值一提。

    只有朱宏涛的脸上有点欲言又止的表情,盛国祥不声不响的坐在后面,嘴角似乎还翘起来一点若有若无的笑意,至于曹天孝因为在侧面,石涧仁没观察到,其他人不认识也就不重要了。

    副书记果然没有在他这里做过多逗留,接着由证券老板发言。

    可以说六名临时认识的挂职同伴里面,石涧仁最不看好的就是这位老总,眼神浮滑,谈吐水分最大,而且待人接物的时候,那种时不时冒出来的不以为然表情,让石涧仁都有点怀疑他是怎么做到今时今日的,就连面对市委副书记,他的汇报发言还是有点随口胡扯,明明挂职在财政局下面的综合处,却废话连篇的讲自己那个证券公司今年的业绩,标准的牛头不对马嘴。

    盛国祥开始神游,心思明显飞到天花板上,而朱宏涛脸上就有点难看了,特别是在听到一系列乱七八糟的财务数据之后,目光都转向了曹天孝,石涧仁瞟那倒霉的工作处处长脸上也满是无奈,用眼神回应直接上级他也没办法。

    其实副书记脸上依旧看不出半点喜、怒、欲、惧、忧,一如之前的表情淡淡的看着,只是没了之前偶尔的笑意。

    要说最不合适的反而还是那位统战部的部长,他也没半点其他表情,和副书记差不多的反应。

    于是大家就听这位证券老板胡说八道了十来分钟不知所云吧,轮到最后的副镇长了。

    副书记带头鼓掌结束证券老板以后,转头看向这位姓蒋的海归派时候,眼神终于跳动了一下,就如同擦了根火柴一样的火花跳动,瞬间就过了。

    一直专注观察的石涧仁,暗地里长出一口气,原来是奔着这位来的!

    他没期待过这位副书记有什么慧眼识珠的惊人之举,也没期待自己要获得什么,只是想从技术范畴来确认对方到底为何而来,如果自己能提前抓住这些细节最终得到证明的话,那还真是跟解出来一道复杂应用题一般有点成就感。

    这只是个技术活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