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906、相信相信的力量
    其实说到底,绘画还是一种光影色彩的艺术,这种灯影……光是看看这些照片,的确很容易触灵感。

    但现在洪巧云被触的不只是灵感:“可我就是个画家,我能做什么?捐资助学、少数几个研究生培养或者跟着你们只是投资,当个逍遥自在的文艺女青年?去年,前年,我可能会这么想,但现在我觉得需要成就感来充实自己,这段时间的休息让我有了更加强烈的进取,我要把这个照明艺术专业当成我下一个冲击的目标。”

    石涧仁羡慕:“你们这真是特殊人才……”

    洪巧云不得意:“我想白秩代表的这一批新生代灯具商人,他们在原始积累以后,的确在追求艺术性和设计感的提升,这确实需要我们提供艺术设计的专业保证,帮助他们从最基础的模仿制造成长为自主设计跟创新,这是我在粤东一带听到他们最渴望的事情,有心无力就是这些做加工业起步的商人最大感受,所以接下来的新专业课题研讨今年会持续半年,我们将在江州和粤东分别举办多次照明灯具设计展,为这个新专业造势,顺带成立一家专业设计机构,从商业合作的角度加深相互之间的关系纽带,从全国乃至国外招募有经验的专家来参与教学,这方面我很有信心。”

    石涧仁有点感动,洪巧云悠哉游哉的周游世界或者到处采风创作,那恐怕是很多人一辈子都在追求的神仙般生活,但现在选择一个对自己全新的领域来从头努力,不光有她这种习惯于追求成功的韧性所在,当然还是有在协助为了帮助自己的心思:“我想,嗯,英语中有个成语叫skyisthe1iit,意思是对一个锐意进取的人来说只有天空才能限制可以达到的高度,我对艺术没有太多了解,但艺术真不应该是极少数人阳春白雪的玩物,如果能把这个转化为生产力,那的确是个巨大的惊喜。”

    洪巧云似乎能读懂他眼底流露的情绪,伸手过去,却摸摸脸蛋红扑扑的丢丢:“现在我才觉得自己像个新生的孩子,有这么多值得我探索的领域,如果说华东一带的灯具制造业是以为欧美国家做代加工起来的中低档民用产品为主,他们的产品样式多,款式新,但技术含量较低,那么华东沪海周边三五家大型专业照明灯具企业就是工业商业产品的主力,譬如路灯、商场、工矿、电力等等专业化市场除了价格高昂的国外名牌产品外几乎被他们垄断了,这部分就是技术含量高,但款式没什么好看可言,工业化设计的东西就那样,所以这次调研我也在照明协会的牵线下跟他们有过交流,这两边都应该能成为未来照明设计培养专业人才的输送方向,前者是需要帮助他们设计什么样的灯光布局才合理好看,后者就是在产品外观上得多下点功夫了。”

    石涧仁点头:“那么我能帮你做什么?”

    洪巧云笑起来:“人,不光是我接触的各种企业家,还有未来会加入到这个照明专业中来的专业人才,我都需要你帮我把把脉,清楚其中哪些人是值得一起走下去的,毕竟这一次我算是开眼界,各色各样的老板企业家甚至还有官员,比我只是当个画家接触的数量大太多,什么样的人都有,连我都能看得出来其中一些人估计也就达这么两年,稍有风浪打翻沉没的就是这些不明所以的人,但其中我想主力合作的照明专业顾问还是限定在大概三五个,人多嘴杂,特别是还有那种色令智昏的男人,哦,以前可能接触开厂开公司的老板比较少,好像兜里有几个钱,就认为全世界的女人都可以标价买卖了,那副嘴脸也真是够了。”

    温泉池几米见方,其实都能听见聊天说话,也都关注着这边的,吴晓影声音稍微提高点:“你这算什么,做演员的就是最烦到各地跟土老财见面吃饭,特别是那种掏了点钱投资给了赞助的,好像一定要潜规则,一定要捞回来,就算没机会,能搂着抱着蹭几下都不放过,还得赔笑脸,那才是跟青楼卖笑也差不多了!”

    洪巧云鼓掌不能再赞同:“这社会简直对女人有偏见,特别是想做出点什么成绩的女人,要付出比男人多太多的努力和牺牲了!”林岳娜不敢参与,但眼神表示了感触。

    胡蓉梅却鼓掌戏谑前明星:“你这样的就是最受欢迎的,文雅啊,形象就是端着的,这些土老财就有种把女神拉下来踩着的快感,所以你才选择退出娱乐圈?”

    吴晓影真敢说:“娱乐圈就是卖笑娱乐别人嘛,上回结婚就烦透了,找个有钱的说我贪财,如果我找个没钱又要说我倒贴,长得丑点呢肯定还是说我贪财图家产,真找个帅的那肯定会说我天真肤浅了,反正怎么都没好话,果然运气不好,只好又回来卖身,就看这次押宝押得好不好了。”

    胡蓉梅眯着眼笑,拉吴晓影小声,眼神是瞟着石涧仁的。

    林岳娜却是个坐不住的跳跃性子,拉耿海燕跟张季岚去别处:“刚才我看见经过一个蒸桑拿的,我们也去尝试下?没准儿我还能减点肥!”

    张季岚跟她不忌口的:“娜娜妹,你还能减下来才是见鬼了,少吃点吧!”

    耿海燕只是听说过这种舶来品,有点动心,找洪巧云咨询,洪教授极力推荐还带队,说分土耳其和芬兰的不同风格呢。

    林岳娜鬼脸的鼓动所有人都去,江小东肯定好奇,庄成栋对这个继子明显有点溺爱的言听计从,追着赶着就跑了,所以呼啦啦的池子里起来大半,吴晓影早就不稀罕这些了,懒洋洋的靠在池子里:“你们去,我陪梅姐聊天,哦,对,阿仁你那肩膀有创口,最好还是别泡太久了,丢丢也不能泡太久,你带着先去给我们安排晚上的伙食好不好?”

    孩子主要是多久不见有点认生,这会儿趴在石涧仁臂弯里别提多开心了,一个劲咯咯咯的笑,明显石涧仁带哪里去都行。

    胡蓉梅有点新奇这种模式,看石涧仁真的乖乖抱着孩子跟着出去才探询:“一点都没架子?”

    吴晓影都无奈了:“他就是个棉花糖,能让周围每个人都觉得甜滋滋的,偏生自己一点都不在乎,怎么激怎么赶都好像打在棉花上面不着力,只要能被他看上的人,终究都会成气候的,下定决心吧。”

    哪怕只剩潺潺流水声的两个女人了,胡蓉梅还是压低了声音:“所以你才义无反顾的生了这个孩子?”

    吴晓影似笑非笑:“收养的,你再这么说我要告你乱写娱乐八卦!”

    胡蓉梅撇嘴在水下伸手:“你也就糊弄下没生过娃的,容我来摸摸看!”

    吴晓影激烈反抗,可惜没人看见这一幕颇为香艳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