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904、榜样的力量
    石涧仁依旧是抱着孩子坐在池子边,专心伺候小丢丢感受温泉,还给吴晓影卖弄自己最近恶补的温泉育儿知识:“不光是矿物质,就是这种不同温度之间的转换,对孩子的免疫力成长都有好处,一定会健康的。 ”

    吴晓影心不在焉的点头,目光飘忽,反正就是不看这大小俩男人。

    柳清和洪巧云在略显奶白色的大池里比试游泳,耿海燕不会,林岳娜毛手毛脚的要教她,可耿妹子明显更心不在焉,林岳娜跟她咬耳朵:“恨不得他手里抱着的是你吧?”

    耿海燕不扭捏,想想就点头。

    林岳娜叹口气摇头:“还好我有自知之明,从来就没想跟你们搀和,且不说倪星澜那样的明星,就算是赵倩我看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最近碰见她妈都会悄悄问我阿仁的消息,哦,对,还有纪小姐就更不用说了。”

    耿海燕却没她那么悲观:“我又不在乎这些,能一直在一起,我就挺快乐了,而且我才多少岁,起码也得到吴姐或者洪老师这样的年纪才会想孩子之类的问题吧,就现在这样也蛮好的。”

    林岳娜把自己溜进水里含含糊糊:“那是你没尝过男人……唉,我好像也真是该找个男人了。”

    耿海燕这时候就不会脸红,压低了声音:“你说阿仁要是……嗯,尝过味道是不是会变个样?”

    林岳娜吃吃笑:“别的男人肯定是这样,但是他么,我就真不敢打包票,现在我愈发觉得他像个菩萨似的,穿不在意,吃不讲究,生活过得那么枯燥乏味,好像是个人就不愿意这么过日子,但偏偏他就是过得理所当然,还让我们一个个都不好意思花天酒地。”

    耿海燕也学着把自己滑进水里,只露出眼睛,当然是说不了话,但看向石涧仁那边的眼神真是水水的,一定是被温泉熏的。

    很明显,把曾洪富一伙人清理出去以后,连带这样的温泉浴池风气都好了很多,来的基本都是游客,再没那种游手好闲成天在这里寻花问柳的角色,洪巧云舒舒服服的游了两圈回来还是挂念着自己的事情:“换地方吧,我去把小笔记本带上,我们换个清净点的地方,待会晚点估计人就多了。”

    大家都赞成,耿海燕也比刚开始要舒展多了,别看她那么咋呼,骨子里还是封建闭塞得厉害,给石涧仁看是没关系,大庭广众露这么多晃来晃去,还是多裹张浴巾再出去。

    柳清也跟着去拿了自己的手机,说唐建文等人可能要过来,自己要安排晚餐和车辆,这也给石涧仁提了个醒,自己上次不也因为泡温泉错过了交通警的电话?随着手机这种随身通讯器的发展,好像温泉也要想办法跟上潮流。

    胡蓉梅见识多:“防水袋吧,海边浴场现在已经有这东西了,联系下沿海生产厂家,有这玩意儿。”

    石涧仁记下来,耿海燕这几天来了好几回,虽然没下水,但到处都晃悠过了,推荐了个比较特别的地儿,两口水池l形的相扣在一起,但只有一眼是温泉,另一眼是普通冷水,据说是两边交替泡更有利于刺激肌体耐受力,关键是这个池子比较靠边,也适合十来人泡,不容易被打扰,想着跟一群陌生人近距离泡在同一个池子里,有些女性还是觉得有点难以接受。

    于是一群人都过去了,不过只有江小东和庄成栋会跳到冷水池里给冻得歪嘴咧齿的再跳回来,其他人都舒舒服服的靠在水池边缘的木板上,石涧仁的确是佩服:“喏,这些设计应该都是刚才那位杵着拐杖的傅先生一手打造的,这里原本全都是他的产业,一夜之间没了,现在能把这个疙瘩解开转过来,那就真是很了不起。”

    吴晓影随意:“跟你在一起,除了那些冥顽不化的或者朽木不可雕的,有谁解不开疙瘩呢,真是八头牛都拉不回的家伙,估计也早就不会在这个团队里面了。”

    胡蓉梅好奇:“现在还有哪些人?先从刚才说的四位在你之上的美女说起!”

    吴晓影嘿嘿笑的解释,洪巧云终于把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拿过来了,这是个比柳清那台还精致小巧的富士通产品,整个也就文具盒大小,打开搁在干爽的浴巾上面迫不及待的给石涧仁展示:“你看看,这就是那位照明灯光协会白秩白老板自己收藏的欧式古旧灯具,我自己拍的照片。”

    照片很多,石涧仁一手抱娃一手按键逐张查看,有点震撼。

    单独一盏灯挂在天花板上是家家都有的场景,没什么特别,但如果整个屋顶高低错落紧密排列的挂满了灯,甚至达到一个平方就有十多盏的密不透风状况,而这整个空间估计是个巨大的上千平米仓库全都这样,那就堪称壮观了。

    还几乎天上、地下挂满以后,整个空间里,到处都用工地上扎钢筋的形式做了很多两三米高的通透隔墙,然后在上面又挂满各种灯具,每盏灯都不带重样的,譬如说最常见的那种工矿灯,一个金属铁壳锥形吊灯,就能有各种颜色,各种造型跟装饰的数百盏密布成灯阵一般,接着那种折叠双臂工作灯又以上百盏不同款式的规模布满墙面、桌面和架子上。

    鸟笼造型的金属丝灯罩,粗重麻绳编织在玻璃球上的灯罩,塑料的、竹子的、纸的、布的,各种材质的灯罩应有尽有,等看见那种欧洲典型的水晶灯,从几百颗到上万颗大大小小晶莹剔透多棱体折射出奇异的光彩来,简直让人沉醉。

    而整个收藏空间里没有什么雪亮的总照明,就是这些大大小小的灯具都在散发出或古朴、或简约、或璀璨又或者冷冽的光源来。

    所以整体呈现出黑暗顶部的收藏空间里,各种光芒密集交错,仿佛芝麻开门的巨大宝库,里面各种奇珍异宝都在散发着光芒,太过丰富林立的款式造型让人一眼没法看穿超过几米外的东西,穿行其中,就好像走在黑暗的魔法森林里,任何人都像神秘骑士一般随时能看见眼前一亮的款式造型。

    那种黑色基调中用点状小面积光源展现出来的气氛,带着氤氲迷离的艺术气质。

    看不出来那个一看就没读过多少书,也应该没多少文化的白老板还很有欣赏水平嘛。

    所谓术业有专攻,哪怕一开始只是为了赚钱为了生计,但量变终究会产生质变,只要全身心的专注和,浸淫其中的行家自然就会形成一种独特的审美观,而巨大的量变带来的就是眼前这些照片展现出来的氛围。

    就像捏糖人的也许大多数人就是个走街串巷的卖货郎,但终究会有人从中成长为民间艺人,再从中幻化出神入化的传奇人物了。

    洪巧云侧身扭着趴在旁边逐张介绍:“如果我只是想赚钱,按照以前的模式每年小一两百万的商业作品不费力的就能捣鼓出来,但永远也都在这种做业务一般的订单绘画中当个所谓的国内知名油画家,但眼神灵魂的绘画系列让我彻底开了眼界,你记得我在华沙画的那些带有欧洲风情的作品么,我还在想突破,眼神灵魂系列未来也许我会一直画下去,但如果仅仅靠着这个去赚钱或者在欧洲做市场,不过就是国内这种做法的升级版,还只是个画家,那时我就在想画些跟中国有关的,跟这片土地有关的,我有种强烈的欲望,要跟你们一样,为这个国家做点什么,而不是只能画些极少数人能看懂的无病呻吟!”

    这才是升华了。

    求月票,我一直在努力和专注的做事,也希望能获得大家的青睐愿意把票投给我,而不是用别的方式,希望能和大家用光明的心态迎接2017,祝各位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