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903、穿越不太可能,那就重生吧
    浴场还真是个有点奇妙的地方,赤身半裸好像才是比较正常状态,起码石涧仁这些天从未对外展示过的伤口让傅育林看见了。

    血痂结疤时候的伤口是最显眼的,也许过个一两年,这伤口只是淡淡的印痕了,但现在黑白分明一样,特别是在石涧仁抱着那个粉雕玉琢的小婴儿衬托下,颇有些狰狞。

    可以想见当时的疼痛和后来的延续,可石涧仁这几天却压根儿没提过,每天只是来轻描淡写的看看说几句,鼓励下大家就继续做事,对别人可能是个桃色笑话,对傅育林来说那就充满了证明,证明有些人的心胸和格局确实是超越常人的。

    这让杵着拐杖的中老年嚅嚅了好几句才开口:“对不起……对不起您了。”

    往往艰难出口的话语比那些天花乱坠的不假思索更有说服力,石涧仁抱着孩子转头笑:“不用放在心上,这几天觉得还能习惯这种工作状态么,有什么要求尽管提,要不要给你配台轮椅,我好像在资料上看见有那种电动的,一只手就能控制前后转弯的。”

    五十多岁的傅育林有点佝偻了,仰头看着丢丢:“这……是您的孩子?长得这么像。”

    短时间内第二个人说这话了,石涧仁不得不把丢丢平端着面对面,看有没有照镜子的感觉:“算是吧,好像有了孩子,心态就会柔软很多,古往今来那些杀伐果断的君王,果然不是一般人,我怎么都做不到那样的人。”

    傅育林自如一些:“您真是个善良的人,我对有些人来说完全没了用,就像扔在垃圾堆的……”

    石涧仁正色打断他:“好了,每个人都有不如意,舒缓情绪骂两句就可以了,如果放任自己的心态都陷入到这种抱怨和愤恨中去,这就彻底走进负面情绪里,用老话说叫坠入魔道,有心魔,那你才真的成了废人。”

    傅育林又佝偻下重新抬头:“我还有用,我能做事,我想做事!”

    石涧仁笑起来:“喏,这就是你跟其他很多人不一样的地方,你曾经有理想,也有主见,如果能剔除掉这段怨怼,你还有好几十年奋斗的日子,想想当初辞职下海的那个你,这段磨难教会你什么没?”

    明明只有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却老气横秋的对一个五十多岁的老者这样说话,偏偏傅育林龅牙上有点发乌的嘴唇都抖起来:“您,您能懂得我?!”

    石涧仁一只手抱孩子,另一只手指周围:“这里的每一栋建筑,每一块砖石我想都凝聚了你的心血,我第一次来看见,就觉得这个投资经营者理智又细致,但某些细节又破损散乱得厉害,等到知晓曾洪富等人以后,就明白他们肯定不是这里的打造者,他们对这里没有父亲一样的感情,当然不会善待珍惜这里,所以我知道你会回来的,也许没有之前赚得那么多,但你会更珍惜这种机会,可以尽情施展自己才能的机会,而不只是功成名就以后的钱或者寻求刺激。”

    傅育林挣扎着把拐杖杵着转到石涧仁身前,想给石涧仁鞠躬:“我懂了!这几天我是真的想了很多,当这里赚了钱,发了财,成了区里面第一个百万富翁,纳税大户,我就目中无人了,以为这世界上就我最聪明,不过就是因为我呆在这个山旮旯里,如果给我个世界级的产业我也能做成世界五百强,成天呼朋唤友,邀约人不是打牌喝酒就是跳舞包情人,自认为我就是高人一等的该风风光光,随便怎么折腾也能做人上人,才会给了那些人可乘之机!现在我真是懂了,只有被他们打断腿赶出去,挣扎着到处都嫌弃,那些以前的朋友兄弟亲戚都避之不及的时候,我才懂得做人不只有钱和刺激,我想再有一次机会,我日也想梦也想,都想再重新来过,可这世界上哪里有后悔药可以吃,所以我只能恨!现在看来,恨恨也够了,不是么?他曾洪富再不是个东西,我不赌钱不耍女人,不行贿给他抓住把柄,他又能把我怎么样?您说得对,我是自作孽自作自受!自己把自己搞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说到都老泪纵横了,更是顺着拐杖要跪下去。

    石涧仁拉住了他:“换做其他人可能早就垮了,更聪明的呢,也许选择到别的地方东山再起,你却有些执拗的继续待在这里,因为这就是你的心血,好好做吧,我相信这一两年的低谷,你也有过很多反思想法,现在正好可以尝试着施展抱负,也许……我说的是也许,到某一天,可能你都已经不在乎这样一个地方,把视野放得更远更广阔,可能才是你真正找到自己的目标和方向。”

    傅育林可能是激动得有些情难自已,还是执拗的跪坐下去,双手无力的放在身前一点不在乎周围经过的诧异眼光:“谢谢您,这回我是真的懂了,狂妄自大或者推卸责任都是我自己的问题,感谢您给我这样的机会,给我重新来过的机会,我傅育林一定不会忘了这两年的遭遇,但不会怨天尤人,把这当成是自己的磨难,感谢老天爷给我这样的磨难还活着,也感谢老天爷让您给我这次机会,从今往后,我傅育林这条命就给您了,一定拼了老命,也要对得起您这一席话。”

    石涧仁也不在乎周围人的眼光,伸手帮傅育林抓住了撒开的拐杖,听对方满脸泪水的说完,又有趴下去的动作,才把拐杖垫上:“别走极端,能给机会的,也只有自己,如果你转不过这个弯,永远都还是会掉在仇恨里,转过来了,也别掉在我这什么恩情里,先想想自己对不起的那些人吧,有能力了,就慢慢还,你说呢?”

    这句话不说还好,不知道是触动了老人家哪点,居然嚎啕大哭,泪如泉涌了!

    这倒是个真性情的表现,从面相上来说,有这样反应的人绝对比那些讳莫如深,看不到情绪变化的人更值得结交,起码不会阴测测的害人,所以石涧仁也不阻挠,只是招手让附近不敢过来的其他服务员拿纸巾跟浴巾过来。

    结果阻挠的是丢丢,小皮猴估计是没想到还有人比他能哭,而且是个这样花白头发胡子的老头儿,愣了一下,又扯开喉咙干嚎起来,立刻压过了傅育林的痛哭,而且那带着童音的响亮穿透力,让傅育林都止住了,有些讪讪又不好意思的看着小孩子,但话都说不出来了。

    石涧仁倒是笑着拍拍他肩膀递上毛巾,让服务员顺便把他扶走,自己抱了孩子过去跟大部队回合。

    其实远远的泡在池子里的一群伙伴都瞄着他的,吴晓影肯定最先嘲讽:“他也是越来越没水准,怎么都开始忽悠老头子了!”说着还给胡蓉梅介绍:“我们都是他忽悠到一起来的,怎么也得是好看的姑娘,今天起码有四位水准在我之上的漂亮姑娘没在现场,要是都来了,绝对震撼!”

    结果胡蓉梅噗嗤:“嗯,我也被忽悠了,确实有点拉低大家的平均水平了,有机会一定要跟着见识下震撼场面。”

    吴晓影惊讶:“啊?你也要来?”

    胡蓉梅解释:“还在谈,重点是时机,既然阿仁都不嫌弃我来捡现成的,我就要等到最需要我的时候再加入,看了这位老人家全情投入的表演,我已经拿定主意了。”

    柳清连忙以秘书的身份带头鼓掌,耿海燕躲在热气腾腾的温泉里才自在起来,可又忍不住去瞟林岳娜胸口漂着的圆丘,还不停比较呢。

    庄成栋等放下手掌才瓮声瓮气:“按照吴总监的说法,那我这不是直接把全公司的好看指数拉到负数了?”他本来就黑大壮,现在冷面说话更有喜剧效果。

    石涧仁走近看见的就是笑成一大片的伙伴。

    有他这样的主心骨,是挺幸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