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902、眼见为虚,心想为实
    也等于是来考察重新开门营业的温泉城业绩了,更何况把那软乎乎的小皮猴一抱在怀里,石涧仁立马觉得心里格外柔软:“好吧,你们去泡温泉,我带孩子,有什么事情打电话。”

    人多嘴杂的队伍哪里是那么好带的,吴晓影自顾自的给胡蓉梅介绍在场的各位身份,胡蓉梅真是除了柳清,其他一个都不认识,一改之前趾高气扬的专家范儿,穿花蝴蝶一样挨个儿握手寒暄,恭维耿海燕是虎头虎脑有灵性,柳清越来越出尘脱俗了,洪教授完全看不出来年龄啊,和自己差不多同岁吧,看看自己的法令纹,简直触目惊心,对上庄成栋夫妇也精确的看出来张季岚的孕期应该有五六个月吧,林经理好久不见,当初去石龙镇探过班吧……最后才语调自然的关注小孩儿:“咦,阿仁,真的跟你是一个模子倒出来的呢,都是这种天圆地方的脸型……”

    明显相互叽叽喳喳的人群里稍微安静了下,反而是小侦探柳清开口:“他一直在带嘛,孩子看他看多了就长得像,那我们去换泳衣?晚点估计人就多了,看数据,昨天试营业几乎没什么人来,但今天就有不少市里面的人来了。”毕竟只封停了一个周末,大多数人还是不知道,而且由于溶洞景区那边还在关闭中,所以很多失望的游客既然来都来了,那就到温泉城多泡一下吧,所以现在看起来白浴巾到处都在飘啊。

    洪巧云举手:“我稍微晚点,有公务要跟阿仁谈,我们把孩子带着吧,待会儿去找你们。”

    结果幺蛾子就在丢丢那,吴晓影他们几个刚刚走远,孩子马上左顾右盼的找妈妈,接着开始莫名其妙的哭,而且对石涧仁好像也是多日不见有点陌生了,怎么都叫不住,倒回来的吴晓影笑话:“什么悄悄话不能一起说嘛,去换泳衣啊,阿仁你不觉得既然在温泉城里,还穿得这么衣冠楚楚的很好笑么,赶紧去换!”

    洪巧云先投降,好像她这样穿戴整齐站在路边还成了个异类,于是剩下石涧仁确实舍不得放开孩子,光是看着那胖嘟嘟的嘴脸就觉得心情大好,所以点点头也去更衣间了,作为整个景区一把手,他现在可是在更衣室里面有个固定衣柜了,虽然他更多只是用来在这边淋浴洗澡换洗衣服的,但的确是很方便,直接进去就到出口眼巴巴的等着了。

    一回生二回熟,这会儿的石涧仁腰上裹条浴巾没那么扭捏了,结果没等出来孩儿,先出来的是洪巧云,动作麻溜的一件斜条纹连身泳衣,没有那些花里胡哨的荷叶边,挺青春的把一条浴巾搭在肩膀上出来:“初中时候还去参加过游泳队训练呢,要不是走上美术道路,没准儿还会在游泳队呆几年……”说着却一眼就看见石涧仁肩头上的齿痕,三四天过去,当时颇有些血淋淋的伤口现在已经结疤,在饱满的肩部肌肉上很刺眼,刚才石涧仁走过更衣间内就有不少男人侧目,他是想不到这有什么含义的,没在意。

    这会儿捕捉到洪巧云的目光,才侧头看看:“谈事情的时候,对方情绪激动,咬了。”

    洪巧云笑笑点头,顺手摘了肩头的浴巾给他盖住:“当公务员的工作,也不是那么轻松哦?”

    石涧仁不解释:“说说吧,你不是一直说有些什么新的感悟要跟我讨论么。”

    洪巧云却无奈的耸耸肩示意自己的泳衣:“带了小电脑的,进浴场总不能带进来吧,待会儿……不过重新认识了灯光照明这个天地,艺术上是有些新的想法了,顺带在商业上另外开了眼界,以前的视野还是太狭隘了,单单就是这么一个品类,华南有民用灯具古镇,华东有专业照明集中地,亿万级的工业制造产业一个比一个有市场影响力,我还真的对照明艺术有些刮目相看……”

    还没来得及细说,吴晓影她们就出来了,胡蓉梅随便在柜台买了套泳装,但也是江州这边大多数女性穿不出来的两件套,柳清和吴晓影依旧丰腴清冷的各擅胜场,这回主要是耿海燕,平时多大大咧咧个姑娘,估计还是第一回穿泳装,单独面对石涧仁的时候那么大胆热烈,现在却小心翼翼的到处遮掩,明明是一件已经足够保守的花边连体泳衣,还是双腿不由自主的向内收,目光更是像只刚走出森林的小兽那么怯怯的到处乱瞟,看见石涧仁还脸红。

    张季岚正在数落儿子跟丈夫啰嗦,庄成栋在她面前总是甘之若饴的傻笑,一个劲点头,半点没在装修公司那种狠辣,但十岁左右的江小东估计正是青春期勃的时候,有点呆呆的看着最后出来的林岳娜。

    吴晓影汲取了上回的教训,当然是戴着墨镜,掩盖了身份但还是艳光四射,可她跟柳清或者耿海燕,在这个时候,怎么都比不上林岳娜那丰满身材带来的视觉吸引力,反正那件挂脖领泳衣真的像要被她的沉甸甸撑爆了,纤细的系带简直不堪重负,几乎每个走过的男人都会瞟一眼,如果这些目光能熔掉系带,可能早就断了无数回。

    但这姑娘才是真的不在乎看,昂阔步的过来就给江小东后脑勺一巴掌:“小屁孩毛都没长齐,就开始偷偷瞄你小姑了!”可说是这么说,又顺势一把搂了江小东在自己怀里,被捂得面红耳赤的小男孩连忙挣脱出来跳开,头也不回的冲出去跳外面温泉池里去了!

    林岳娜还很有恶作剧快感的哈哈哈,对张季岚的叱骂毫不在意:“长大了长大了,张姐你就有够操心了,现在这些小屁孩早恋早熟的事情有够你头痛的!小心一个不留神你就当奶奶了!”

    张季岚气得踹她,闪躲的林岳娜跑过石涧仁面前还示威的颠两下:“这里还有个大屁孩,要姐姐喂奶不?”

    石涧仁对着她真能做到心无旁骛,笑着把吴晓影刚递过来的丢丢递上去,林岳娜对那立刻吧嗒嘴的小猴子连忙躲闪跑掉。

    吴晓影也笑,顺手抓了石涧仁肩头的浴巾给孩子盖着挡风,当然就看见那齿痕了,她可是唯恐天下不乱的,声音咋呼得很:“哎哟!燕子,你们很狂野嘛,玩得这么嗨?”

    胡蓉梅立刻伸脖子看一眼,满脸诡笑。

    柳清个头高,直接能看到,脸色立刻有点难以置信的挤来挤去,然后使劲把脸转开不让人看见。

    耿海燕也幸好有这样的事情可以分散注意力:“关我屁事,我倒是想咬两口没机会……手臂,他手臂下面还有个更狠的。”

    吴晓影就像现新大陆一样,儿子都不管,伸手扒拉石涧仁的手臂,石涧仁无奈:“你就最喜欢关心这种事情,这能说明什么?”

    吴晓影嘿嘿笑:“你忘了那……”都要说出那晚的小草莓了,才警觉这么多眼睛都看着的,连忙截住。

    张季岚都有点脸红的看看拉了闷笑不已的庄成栋走过去。

    还是洪巧云帮石涧仁解释:“看看齿印排列大小痕迹,这也是个男性,而且是年纪比较大的中老年男性,喏,这俩门牙都豁开了。”

    说得柳清连忙小心的抿了抿自己的小兔牙,看着就有点笑眯眯了。

    吴晓影大失所望的嘁一声,结果一抬头就看见一个双手杵着拐杖,满头花白须的男人穿着服务员的工作服,勉力站在浴池外,对着石涧仁毕恭毕敬的弯腰,那咧开的嘴里,可不正是一双有点龅牙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