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897、就是要触及灵魂
    鸡贼的小布衣其实走过平房就悄悄的趴在角落上,小心翼翼的探出半个头偷窥!

    他还怕这家伙要是真的被骂得心死如灰,万一想不开自杀呢?

    这片平房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已经没有人住,刚才这么吵闹厮打一番,没见周围有什么动静,另一头远处好像倒是有两家亮着灯的,也没人出来劝导或者看热闹,再抬眼看看周围那些颇为荒废的老建筑,还真有点瘆得慌。

    还好石涧仁专心致志不考虑这些问题,就那么看着地面上的半截身子,起码半小时以后才艰难的撑着拐杖起来,摇摇晃晃的撑着进了屋,那破纱窗门没关,就那么耷拉着,也没听见关门的声音,但是灯亮起来了。

    所以石涧仁连忙蹑手蹑脚的又走过去,万一对方要是在屋里寻短见还能抢救一下,结果还差着三五个门口的时候,忽然听见拐杖头杵在上的声音出来,石涧仁赶紧贴在了墙上,利用门洞遮掩下自己,却瞟着那摇摇晃晃的拐杖身影,到了门口的蜂窝煤灶前,叮当几下金属声,应该是取了压住火头的盖板,掇了装满水的锑壶放在灶头上,最后干脆自己坐在门槛上,点了一支烟。

    这一坐,起码就是半小时,等那一大壶水烧开了,才直接在门口拣了个盆子倒水洗脸刮胡子。

    七八米外的石涧仁就那么静静的看着,仿佛在感受这个人的心路历程。

    就好像他从被撕咬的剧痛中感受到对方那种深入骨髓的痛苦,现在依稀能从这不寻常的举动里感受到什么。

    满脸连成一片的花白胡须头发肯定不是天天修剪能形成的结果,现在却拿着一把什么剪刀收拾,不怎么顺手,但动作慢吞吞的也没家人出来帮忙。

    石涧仁又看了一个多小时,明显那壶水到最后都没那么热气腾腾了,跟个原始人一样的男人才把须发剪得基本有个人样,这时候他就确定对方不会想不开了。

    因为这人整个过程都把剪下来的须发放在旁边摊开的报纸上,细致整齐不糊弄,收拾完了更是把报纸叠了几下才扔到门口的撮箕里面,又坐在门槛上抽了一支烟,才慢吞吞的进屋关门。

    起码这修剪的人样是要给人看的。

    石涧仁又贼眉贼眼的趴窗户上从缝隙看里面真是上床睡觉关灯,才心满意足的回去了。

    走出这已经被新式医院抢市场后变得愈发败落的卫生院,被街头的夜风一吹,石涧仁才觉得脸上有点疼,而手臂内侧跟肩头那就是火燎一般的难受,这是他如何体谅对方都无法掩盖的生理感受,难受极了。

    但还是坚持过去店里接耿海燕。

    正在忙碌的姑娘时不时都在瞟门口,从看见石涧仁的身影就笑着跑出来,然后笑容立刻凝固,有点不敢相信的伸手摸:“怎么了?怎么了?摔了还是挂了?”她个头本来就矮小不少,现在急得都要跳起来看了。

    石涧仁没什么隐瞒和觉得丢脸的:“话不投机打了几下,有痕迹?”

    耿海燕使劲拉他的衣领要石涧仁弯下腰来:“抓出血了,是男人吗?怎么打架还抓脸的!疼不疼?”轻轻吹着却让石涧仁很想不到的竟然伸手指在嘴里点了些唾沫就给他脸上抹过去!

    石涧仁笑:“这还不算疼,肩膀咬了两口,估计破皮见血了,待会儿找个药店买点药膏,你这口水消毒不够的。”

    耿海燕哎呀一声,连忙转身回去店里吩咐,手里倒是拿了两瓶化妆品出来:“真是昏了头,有这种柔肤水生肌水嘛,赶紧进去我帮你擦洗上药。”

    石涧仁看看里面几个姑娘,还是有点信不过化妆品:“买药膏吧,用药棉蘸点红药水紫药水之类的管用一些。”

    耿海燕真是个传统的好姑娘,立刻回头说了声拿了自己的挎包出来,着急的拉着石涧仁找药店,小地方也有小地方的好处,所有店铺都集中在步行街上,区里可能最主要的几家二十四小时营业药店都在这里,可买了东西回到家里,耿海燕小心翼翼的帮石涧仁把衣服脱下来,气得立刻就要发飙抓菜刀去砍人了!

    幸亏石涧仁说还是买点药棉消毒水,肩膀肌肉上的牙印咬痕深得再重些,都能撕咬下来了!

    如果换做别的文静姑娘,这会儿多半都要哭出来了,石涧仁哭笑不得的拉住了耿海燕:“你不觉得这会儿帮我消毒创口包扎一下才是最重要的么?”

    火爆的姑娘这才耐着性子开始收拾,口中依旧骂骂咧咧:“这是怎么了?杀他爹妈还是抢了儿女?怎么对你这么下得了口……”

    石涧仁还得指点她别把消毒药水随便泼在伤口上,可药棉慢慢涂抹还是疼得他有点抽抽,说话分散注意力:“你想想,一个春风得意的老板,家财万贯事业亨通,突然就被人夺了去,还断了腿,住在跟叫花子差不多的地方,嗯,和我们原来那些棚户区也差不多,哎哟,轻点轻点……”

    耿海燕连忙抱歉:“听你说起他就是气,手重了点,重了点,要不我们去医院吧。”主要是觉得自己不专业。

    石涧仁的养生主要是针对饮食睡眠,对这种伤还是有点不以为然:“不就是咬点小伤口嘛,回头就好了。”

    耿海燕重新把注意力回到咒骂上:“狗日的我说他就是活该!生娃儿没得石涧仁温柔的制止她:“任何一个人落到那种地步,肯定都是灰暗仇恨的,他没报复社会恐怕都是阿弥陀佛了,算了吧,如果他经过这一遭能够回头,我倒是觉得不失为一桩好事。”

    耿海燕像个小妻子似的埋怨:“你傻啊!就像个唐僧肉一样!抬手,这边也咬穿了,狗日的真是属狗的……咦,你说人咬了会不会得狂犬病?我们码头就有个得了狂犬病没多久就死了的!”

    石涧仁被她逗笑了:“怎么可能!”

    耿海燕却认真起来:“越想越觉得可怕,等等,我要找人问问……我问问齐医生……”说着放下手里的东西去打电话了。

    石涧仁哎呀:“你好歹也帮我把衣服裹上啊。”

    耿海燕随手拿自己的大衣给石涧仁披上,手里的电话接通了,快速说几句挂了回来:“看看!问专业人士就是好,幸好问了……”原来齐雪娇说一般只要不是得了狂犬病的人咬问题不大,但细菌感染还是有的,除了擦消毒水最好还是把伤口挨个使劲挤一遍,把血水挤出来一些。

    还好耿妹子手劲大,又没那些娇滴滴下不得手的做派,真是把石涧仁那每个牙印上都谨遵医嘱的挤了一遍,痛得石涧仁都死去活来了!

    好像石涧仁的确是对疼痛比较敏感,当初齐雪娇那复健正骨的手法就把他疼得灵魂出窍,后来阑尾疼也够惨的,这一回说起来只是点皮外伤,可真的很痛嘛。

    耿海燕还兴致勃勃的说要帮他洗澡!

    这姑奶奶也不是一般人,总之就是没其他女性这个时候应该表现的娇柔心疼。

    活脱脱的女汉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