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893、看得见还要吃得着
    柳清亲自带队,抵达温泉度假城的时候,没有对外营业的大门口还停着辆警车,区警察局特别留下来保证治安问题的协警检查了这一队四辆商务车组成的队伍才放他们进去,循着挂电话前石涧仁说的大浴场找过去停好车,一个多小时了,石涧仁居然还在里面。

    以往游客如织的景区道路上到处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就好像放了假的校园似的,给人有点怪异的感觉,但远远的又能听见比较嘈杂的声音从大浴场里面传来。

    所以柳清整了整身上标准的深灰色商务套裙下车,带着几乎全都是西装和套裙的专业团队穿过浓密的绿化道旁树,翻过一座小拱桥,经过同样没人值守的游客入口,站在了大浴场边。

    这其实就是个大型水上乐园,只是没有复杂的游乐设施,只有一台人工造浪机和造浪机上方的舞台,这样用温泉注满的大浴场在人多的时候几乎能容纳一两千人,在带着斜度,其实最深处也不过到成年人胸口的大池子里,一边跟着波浪玩乐,还能看舞台上的表演。

    石涧仁从踏进来第一眼,就觉得之前那位经营者,真的是人才,纵观整个温泉城里,基本都是这样不需要花费太多资金构建和维护的不同场景,却能让人感觉到处都有不同的特色,再加上美食酒吧街的消费收入,落到曾洪富之流手里,真有明珠暗投的感受。

    据说造浪机已经坏了一年也没维修,上面的舞台更是有点败落,那帮鸠占鹊巢的家伙除了吃老本,根本没有把这里经营维护下去的能力,怪不得石涧仁第一次来的时候,这里的游客都是稀稀拉拉了。

    但现在柳清看见的却是一两百号人全都在那巨大的放掉水的空浴场里,由较高处一字排开,全都蹲在地上用手里拿着的浴巾擦洗瓷砖铺就的池底,有十多个年纪稍大的员工拿着水龙头在后面到处给地上滋水,方便擦洗,还有几个人用盆子装着洗涤液还是洗衣粉到处洒。

    又是一排热火朝天的劳动景象,而且这种人海战术的场面,真的跟当年那些修大坝挖水渠的阵仗差不多。

    柳清艰难的从那些卷着裤腿的人中间找到自己买的那件太空棉浅蓝色衬衫,对于石涧仁这么轻而易举的又把自己置身于劳动人民中一点都不感到意外,回头用眼神吩咐了一下周围的团队,在车上就开过会的二十来个人立刻散开,有十来个出去分头收集各处平面布置图,考察温泉度假城的每个角落,另外十来个就这么站在高处清点人数,商议那里面部分穿着工作服的大概都是些什么部门,有哪些是景区的,哪些是度假城的,先分析一下这里的员工配置大概会是什么局面,让各自脑海里面已经主动开始思索,假若是自己来管理这个部门,需要什么人手,多少人手,然后再等着跟自己大概的团队汇合。

    池子里面的人有不少都注意到这些西装革履的青年男女,有点小骚动,自然也传递到了石涧仁这边,他没有就此离开劳动而是踩着格外滑腻的未清洗部分,站到所有人面前:“看见没有,我是个言出必行的人,刚才我说了,现在会借调一部分中层管理人员过来协助大家重新营业,重新投入工作,保证各位的工资薪酬,但同时他们也是在考察各位当中,有哪些是工作能力强,对自己的工作有主人翁责任感的,当借调的这部分人离开的时候,到底是从各位中间提拔各级班组长主管乃至经理,还是从外面招聘呢?那就取决于各位这些日子的努力了。”

    只有挂在毛驴额前的胡萝卜,才能让磨盘尽快转动起来,乱局往往也就意味着机会的出现,不光是曾洪富那帮手下腾出了大量管理职务,如果整个景区和度假城全面向好的运转起来,填充人手是必然的,随之各部门管理人手也会越来越多,对于少数经历过前几年盛况的老职工来说,心态不可能不改变,特别是看到石涧仁这么一个竟然卷起袖子和大家一起洗浴场的新领导,加上随着小声传递的消息,他就是那个事发当晚弄翻曾洪富的区里面干部,好些人都亲眼看见了的,显然说明曾洪富是绝对不会再回来了,这真正是变天了!

    对于这些眼界里恐怕只有这个景区跟度假城的员工来说,这真说得上是变天,哪怕在曾洪富胡搞一气的一两年里,他们也从未想过怎么改变自己,现在只能期待别人把盖子揭开以后改变现状。

    所以石涧仁的承诺很有诱惑力。

    而且就如同石涧仁所熟悉的观相识人道理一样,这人啊,只有动起来,才会暴露出更多的信息,相比所有人端端正正坐在会议室里,现在全都喊着开始做清洁,哪些人任劳任怨,哪些人偷奸耍滑,哪些人积极劳作中还能有领导带头跟吩咐指派的能力,可不就一目了然了?

    石涧仁穿行其间,随时找到自己觉得有苗头的人聊几句,询问工作岗位跟名字,然后再随便指派个工作到舞台上去收拾那边残破的地毯、灯光、棚架之类,等到相当于三四个篮球场的大浴场清洗干净以后,舞台上已经有十二三个员工在拆卸那些锈迹斑斑的舞台结构了。

    石涧仁叫过腰酸背疼的史维梓,小声吩咐他把舞台上的所有人组织编成一个新的突击队,明天开始带着到每个工作片区去协同修整,这十多个人如果全程都能坚持下来,多半最后就是这边管理团队最基本的主管人员了。

    面对刚开始打交道的史维梓,石涧仁肯定说得比较清晰:“这些人都是在这个简单枯燥的清理工作中表现突出的,而在舞台上又进一步有人能表现出面对工作的心态,有没有自我思考跟主动解决问题的习惯,这就是先考察态度,后看能力,你注意穿灰绿色工作服的那个男的,还有米色工作服的那个女的,对,就是正在指挥别人的那两个,虽然不太可能产生高级管理人员,但这些人已经能帮助我们最快的掌握整个局面!”

    可能好多年都从来没有这样艰苦的身体劳作过,坐惯了办公室的史维梓撑着腰都要站不起来了,但这会儿的惊讶程度早就压过了身体感受,难得有些口吃:“你……你是这个目的?”

    石涧仁一身热气腾腾基本都汗湿透了:“对啊,不然你以为我闲着没事做,带着这么多人在这里做清洁的目的是什么?今天先这么筛选一遍,争取早点开业,也就可以对外宣称就是为了清理这个大浴场才停业的,然后等到我们对外招聘人手了,再带着把剩下两个浴场挨个儿做清理,不光能顺便考察人,还能省下不少清洁费,对我们这个一穷二白起步的时候,很有必要啊。”

    史维梓简直对这些资本家的刻剥寡恩和心机深沉有了翻天覆地的认识!

    怪不得这家伙能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