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892、鸡头跟凤尾还是有天壤之别
    一个挂职干部有没有资格担任国企或者事业单位一把手?

    在国外如果涉及到事务官员的异常调动,要么如大陆法系会查查看相关法律法规是怎么说的,需要什么资格指标,而英美法系则看重之前有没有类似的例子可以借鉴,讲究判例、先例,只要以前有类似的调动那就可行,没有那就要讨论一番了,但在中国大概所有人脑海里都会冒出一句话“不拘一格降人才”,没什么大不了的。

    重点是领导说了用谁,能上不能上那都要上,就算有大量的规章制度,实际运行中,起码这种事业单位的人选,领导发话不会有太大的阻力。

    这样的弊端很明显,任人唯亲或者错误提拔、不受监督的比比皆是,当然好处就是石涧仁这样的可以不受任何牵绊,分分钟立刻上任,效率倒是冠绝全球了。

    石涧仁自己也有点犯嘀咕,诸葛一生唯谨慎,谋士基本上都是谨小慎微、步步为营的套路,不到万不得已很少剑走偏锋,那都是歪门邪道,所以自己别莫名其妙的掉进什么复杂的斗争漩涡里,回电视台不过是找个空子给曹天孝打电话,说到底他的主管部门是统战部,借给区里面用而已,这个关系要分清楚。

    曹天孝看来也真的知道这件事:“姚书记给我们沟通过,虽然有点罕见,但这也说明我们统战部给地方派去了优秀的挂职干部嘛,能者多劳,其实从各方面来说,你还真是个合适的人选,无论在商业管理能力和性格品行上来说,这都是能保证这个景区企业平稳过渡的最佳选择,至于你的挂职身份,时间到了估计也已经把整个关系理顺了,无论是接下来重新招标给专业管理团队,还是交给其他人手来接班,都不会影响整个企业的运转,步骤上都要从容得多,对不对?姚书记走了步好棋啊!”

    石涧仁一点都不介意自己变成了棋子,主要是从上级主管部门得到个背书就行,相比酒店集团或者影视集团,这种原生地的旅游产业管理几乎都是守成,石涧仁到现在还没觉得这个有多困难,思忖着答应下来。

    这么一想,姚建平还真不是拍脑袋,这样的大肥肉,虎视眈眈的人估计从区里到市里都有人盯着,当机立断的现在才过两三天就把烫手山芋直接扔给始作俑者,再有任何一方譬如当年的宋青云那样闻着血腥味过来,想来捡落地桃子的,估计就得正面对上区委跟统战部两重身份,而且还得在经营管理上有比石涧仁这企业家更有说服力才行。

    这时候就觉得成功企业家是真好用了。

    况且就算是石涧仁也不可能为所欲为,一来所作所为全都在区委眼皮子底下,二来刚刚被书记洗刷一顿带了紧箍咒的各部门,无论是心有不甘还是羡慕嫉妒,肯定都会瞪大眼睛盯着这边一举一动,所以肯定出不了什么幺蛾子,做好了当然是区里面慧眼识珠,统战部广纳贤才,做砸了……只要能维持这里正常营业,再砸也砸不到哪里去,起码石涧仁不会有贪钱捞一把的举动,这点几乎是见过他的明眼人都会相信的一点。

    起码到这会儿,还没人跟石涧仁谈过工资报酬的的问题,挂职电视台倒是有点生活补贴,但那也是象征性的,难道现在也是白帮忙?

    都亿万富翁了,还在乎这点?现在就是顺手帮忙提溜一下。

    姚建平估计就是打的这个如意算盘。

    亿万富翁回到电视台先跟着台长开了个科级干部以上的十多人简短会议,杨玉国难得意气风发的介绍了副台长即将兼任职务的情况,希望大家各岗各位都要从实际工作中出发,支持好副台长的工作,石涧仁也欢迎大家最近多到温泉景区去考察:“我还是会每天早上过来做义务劳动,尽量保证经常在这边办公,起码要把景区旅游宣传片的工作延续下去,并且协助童科长搞好跟图书馆的青少年阅读体验活动,电视台还是我的娘家人嘛。”

    这已经很有点体制内风格的讲话获得了不少掌声,特别是以前专职打毛线的那位童阿姨,现在热情得很,石涧仁给自己的宣传片拍摄团队单独开个小会稳定军心的时候,她也忙前忙后的去帮忙把那采访致富经营者的采访录像带找出来,石涧仁挂职一个多月,从来没看见她这么积极过,所以开过会看这些资料的时候,认真的感谢了对方的协助。

    然后亿万富翁就开着那破旧的改装小越野去温泉度假城那边上任了,下午必须要给所有景区职工开会呢。

    史维梓果然还是颇有秘书之风,开会的事情通知下去了,但员工资料有点七零八落的凑不齐,财务报表和资产评估就更没什么结果,原因很简单,机关秘书史维梓习惯于责成下一级管理人员办理,可之前曾洪富手下,副总、总监、半数以上的经理主管都是他的人,现在这些家伙全都在警察局,管理层基本瘫痪了。

    特别是财务部门那边会计出纳统计,几乎所有人连同电脑都被警察带走了,只剩下财务室里乱七八糟一地表格,根本无从找到石涧仁需要的东西,只能讪讪的拿着那位前任经营者的资料等着给石涧仁:“这是我找几个老员工询问的,另外也是从他们那里询问得来部分基本数据,整个温泉度假城有一百多名员工,包括三个浴场,四个汤池区,两条美食酒吧街,一家景区酒店,溶洞景区共有员工七十六名,但其实之前一共是有四百名员工的编制,这两年不停的辞退人手压缩开支……”

    石涧仁也有点挠头,这边的景区酒店他看过,只是四五十个房间的小酒店,十多个人也能打理,但浴场、汤池等管理方式对自己完全就是陌生的:“你以前来这里感受过服务没?”

    史维梓很警惕:“没有,我跟曾洪富犯罪集团从来没有任何往来,无论是工作上还是私人关系之间,这点姚书记可以做保证。”

    石涧仁不是这个意思,看看那张写了姓名电话和地址的前任经营者纸条揣兜里,顺便把电话摸出来:“呃,那可能我得暂时借调些人手过来,不然单凭你我两个人,没法管理这么一两百人到以后的几百人,而且也不可能尽快恢复营业。”

    这里跟电视台的性质不一样,电视台是在平稳运行中,自己要找寻激发员工的自主改善,而景区则是必须收拾面前犯罪团伙留下的烂摊子,尽快恢复营业,把影响降到最低,然后再考虑员工和中层管理人员的问题。

    所以电话那头的另一位秘书简单清晰的重复了石涧仁的要求,虽然有点惊讶他居然跑去管理那座景区了,柳清还是说最多一小时就能组织二三十个人的管理团队过来,而且是来之能战的那种。

    这让石涧仁收起电话走进大浴场的时候,明显感觉自己也有了底气。

    上回和吴晓影、柳清来浴场,都没走进过这座最大的浴场,石涧仁有点开眼界,心里不由得还是有点惊诧:“哎哟,这么大个地方,居然这会儿归我管理了?”

    虽然所有权不是自己的,但几百双目光一起投过来,看着一把手的神情各异,那种自己正在掌控这一切的权力,怎么都会在心里激发出新鲜畅快的感受来。

    好像回头想想,这真的是石涧仁第一次正儿八经当一把手。

    就在这么一个不伦不类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