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890、对,就是摊派,还是强行的
    领导艺术有很多种,有唐建文那种动不动就捋起袖子跟程序员、业务员们混作一气的,也有盛国祥这样可能随时都不拘言笑严肃有加的,更有当初纪如青那样雷厉风行绷得很紧的,还有秦良予那种始终笑眯眯迎来送往当和事老的,但姚建平这种用骂人管理下属的,石涧仁算是开了眼界。

    先姚建平这种骂人不带脏字,听起来就是江州本地口音,却没有江州本地人动不动都喜欢说话带把子的嗜好,把批评形容得像是骂,更多还是这种语气跟气势。

    因为姚建平面对的虽然都是自己的下属,骂起来却不是铺天盖地的脸红脖子粗,譬如说到安监的时候还旁敲侧击,先表扬安监部门把景区照顾得好,有好几年没有亲力亲为的来监督检查各个环节了吧,整个景区现在设备严重滞后,竹筏沉了怎么办?温泉连一个救生员都没!景区溶洞外私自游泳的本地人,过去两年已经出现过溺水而亡的情况,怎么还没把安监给牵扯进来,其实景区是带有国资背景的对外承包,安全监察应该是非常重视的环节,作为本区最重要的名片,安监部门干得那叫一个轻松!

    反正听起来像是在恭维安监部门的工作,实则批评得有些很不客气,那边的官员就一个劲擦汗。

    开始石涧仁还听得津津有味,感觉学到东西,后来听到连杨玉国都被拎出来敲打,谈到搞精神文明建设,电视台应该是宣传部门的重要阵地,居然出现自己的播音员,天天出现在新闻节目播报内容的主播吸毒:“你想过这样一位毒瘾犯了对着镜头呵欠连天满脸鼻涕眼泪横流的样子,这也叫传播精神文明?”

    杨玉国也在擦汗之余瞥了眼石涧仁。

    石涧仁才感觉到好像凡是被批评的部门领导最后都有点埋怨自己的感觉,似乎问题就出在自己把盖子揭开了,要是没这个挂职干部捅出这么大的事儿来,那该多轻松,不犯错嘛!

    但又不至于怨恨,反正骂的又不是哪一个,人人都屏息凝神的接受自己那一块,下意识的看看那个和市局副局长一起站在台子侧面的挂职干部而已。

    石涧仁都要心想姚建平难道是用这种曲线手法把自己赶走?

    不满自己也挑破了这个区里的脓疮?

    在这方面他的确是有点天真。

    因为挨个儿批评过以后,姚建平话头一转就问怎么办

    整个场面有点安静,所有各部门都没有吱声,刚刚才因为这个景区的事情被批评过,这会儿谁敢当出头鸟啊?

    石涧仁都忍不住低下点头,免得跟那些个目光到处晃悠的官员们对上,有点后悔不该跟着盛国祥站在这里,本以为可以正面观察这些官员们的面相,结果成了众矢之的。

    但心里多少还是有点琢磨,琢磨姚建平这番敲打的用意,如果是针对自己,那格局太小了,主政一方的官员应该不至于对自己这么个小挂职的放在心上,而且曾洪富这种恶性犯罪团伙的事情也不是说拖几年抹过去就能心安理得的,早现早掐掉总归也是好事,而且单独对着自己的时候,石涧仁还是能确认姚建平脸上的表情是轻松的,实际上这样的案件对外可能要表现得沉重愤慨,但能这么简单轻松的解决掉,反而是最便利的。

    对,石涧仁也想到这点了,如果曾洪富这货的案件没有爆,就凭这个温泉度假城和溶洞景区,据说才承包一两年的这伙人,还有二三十年的钱好赚,光是合法收入每年营业额都能几千万上亿,抛开承包费用运营费用,曾洪富这千万富豪说什么也不会把承包权交出来的,就算区政府知道这个承包权有猫腻,要收回来那也是很麻烦的。

    结果现在干净利落的端掉了整个犯罪团伙,承包出去的项目回到政府部门手中了,最终获利的是谁?

    石涧仁有点反应过来了,且不说这种领导班子之间的派系竞争,就是现在在场的各局各单位都会对这块肥肉垂涎不已吧?

    原本所属的旅游局是被骂得最惨的,恭喜他们找了个好承包人……现在旅游局根本不敢开口说接下来再安排谁的话了,只能眼巴巴的看着领导说什么就是什么。

    这也是石涧仁钻研文件现的一个特别有趣信息,这体制内的官员们其实是分为三类,政府职能部门、国有企业、以及政府管辖的事业单位,譬如自己就是事业单位电视台的,大学、社区组织也是这一类,曹天孝、姚建平都是职能部门,然后才是国有企业,大到几家石油公司,小到收回来如果自主经营的景区,很多听起来响当当的大公司大老板其实都是国有企业里面的国家干部,就算薪酬不能跟外面自主创业的大老板比,但油水那也是比待在职能部门里面强得多,毕竟职能部门能拿的再多,那也是违法收入,不出事则已,一出事全完蛋。

    然后中国体制最特别的就是在这里,官员们可能一辈子都在某一类部门里面长期工作,也有可能在这三大类里面交替任职。

    所以既有可能到某个大学管理行政或者去卫生机构处理农村卫生工作,也可能负责城镇区县的招商引资,还可能是某家公司的经理老板。

    也就是说体制内的官员可以在机关部门、企业以及社会事业单位三大领域充分考察到底适合哪一类,适合经商做生意,还是行政管理,又或者主政一方。

    这种模式的最大好处就在于提到高层以后,要么有过治理数百万人口地区的政务经验,要么管理过年营业收入数亿美元的企业,而相比之下外国的那些国家领袖在被选中上台前的政府管理经验可能还不如中国一个县长市长,所以说不管怎么,中国各级政府部门的管理者起码都是执政老手,一级级从下面选拔起来的,而且这个选拔淘汰率大得惊人。

    于是很明显,如果这里突然冒出来一个区里面的国企或者算是旅游局下面的事业单位,景区和度假城的董事长,这可是个肥缺!

    这一年这么多钱,指缝里稍微都是多少啊!

    按照体制内的调动,这才不管是哪个部门呢,只要级别够,谁都可能调动过去当老板,相比天天在机关单位苦熬,去做那个年营业额过亿的景区度假城老板简直就是山大王一样的自由快活啊!

    想去的人肯定大把!

    结果这会儿鸦雀无声,被姚建平骂得各部门都惴惴不安的,各部门都能因为这件事沾上边被骂,那就要掂量着自己要是想去,那有没有能力解决蔓延到各个部门暴露出来的问题,现在连一把手都这么清楚问题所在,再去就不是当翘脚老板光数钱,那得是坐在火山口上被八方盯着了!

    然后和外国体制不同的最大弊端就显现出来了,姚建平显然很满意自己营造出来的这种局面:“哪,让你们说的时候这时候没人开口了,这几天给我打电话短信交流汇报谈心的一串串,怎么到这个时候却不说话了?”

    石涧仁悄悄瞥见有几个人是试图抬头说话的,但抬头看看姚建平竟然都没能张开嘴。

    然后姚建平却自己直接把结论拿出来:“但是在这个犯罪团伙落网的时候,只有一个人考虑的是这个度假城和景区员工的生计,考虑的是这家企业给区财政带来的收入,而不是考虑自己那点小算盘!也只有一个人在面对面回答我应该拨乱反正……”

    听到这里石涧仁有点小心肝怦怦跳,还下意识的转头看了眼身边的副局长,穿着警服的盛国祥不鸟他,目光平远的看着远处石膏雕花吊顶造型。

    果然,在十多名这个区掌控各家职能部门的处级、局级干部睁大眼忍不住略微左顾右盼的时候,姚建平指了指站在旁边的石涧仁:“所以经过组织部门考察,征求上级以及相关部门的反馈意见,我提议由区有线电视台副台长石涧仁同志暂代管理这家企业,石涧仁同志是市统战部派到我们区来挂职的优秀新阶层人士,也是已经取得社会效益、经济效益双丰收的成功企业家,就算没有亿万家产,那也比我们这些无产阶级要擅长管理操作这样的经济项目吧……”

    听到自己名字的时候,石涧仁已经有点晕乎了,这就是传说中的领导一言堂么?

    而且什么组织部门不都是针对党员么,还有征求意见通常还要征求本人意见呢,怎么问都不问自己这个当事人的意见,就这么摊派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