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889、骂人的艺术
    再说自己是个相面的,会不会马上被剥夺了挂职工作,滚出体制范围呢?

    当年的石涧仁会对洪巧云、耿海燕说自己能相面识人,后来对秦良予却只是含糊提起过自己能够看看人,对任姐都没有再兜出过自己老头儿师父的底细来。

    也许这就是进入社会成长的代价,连石涧仁这样的,多少都会慢慢给自己包裹上保护的外壳来。

    所以现在石涧仁选择的依旧还是从庞凯宗说起:“其实我并不认识曾洪富,可以说在事发当天之前从未见过曾洪富,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只是从我们电视台的这位员工庞凯宗给我感受有了些警觉,前两天我给台里面领导汇报这件事的时候,还提供了一段在图书馆跟庞凯宗单独对话的监控视频,当时他给我吹嘘的投资拍电影,或者斥巨资拍景区宣传片等等天上掉馅饼的大好事,都让我觉得这是个陷阱,而且对方越是迫切,我越觉得背后图谋不轨的成分越重。”

    姚建平都慢慢点头了,盛国祥的声音斜刺里出来:“石老板事业这么成功,平时也这么怀疑任何人?他这番说法不更像一个态度积极的业务员么,我看那些做保险的业务员比这还要吹得天花乱坠吧,如果事事都这么怀疑,石老板根本没法做生意啊?你这算不算多疑?”

    姚建平抱起手臂好像看笑话。

    石涧仁头痛:“盛局长您也说我看起来不像个坏人,有些人总能在接触中感觉出来好坏吧?”

    盛国祥步步紧逼:“那可不一定,你说是杀人放火的恶性犯罪分子,我真是一眼就能分辨出来,可这位电视台播音主持,我看长得还是人模狗样的,说话更是字正腔圆怎么都想不到居然是个恶贯满盈的帮凶!”

    石涧仁无奈:“就凭他吸毒这点,就不是个好员工吧?”

    面对专业执法者,石涧仁这小布衣还是嫩了点,盛国祥脸上简直难得露出点笑意来:“嗯,石台长你怎么知道这名犯罪嫌疑人吸毒?我们警方通常得通过尿检和一系列专业检测才能得出结论,我查阅过他在电视台的相关资料,从来都没有在电视台暴露过这一点,你难道跟这方面的吸毒分子接触很多?”

    姚建平看石涧仁的眼光都有点变了,又和石涧仁几乎同时看看盛国祥,才能确认他并不是面对罪犯的那种态度。

    石涧仁都有点挠头了:“播音专业毕业的大学生,三十左右年纪正是风华正茂事业上出成绩的时候,他却从不把重心放在工作上,镜头之外只要不补妆打粉底,未老先衰的憔悴是很明显的,最重要的是这个人很多时候都表现得神不守舍,这种情况……嗯,我曾经在平京做过演员方面的经纪人,演艺圈听说有些人是有这种情况,我们非常忌讳,当然也会比较敏感。”

    姚建平听得都有点眨巴眼了,再党政一把手,他也是个官员,演艺圈或者某些层面也是他不熟悉的,有点闻所未闻,只是表情控制得比较稳重。

    盛国祥眯起眼睛来指指石涧仁:“你这话有水分,虽然我很肯定你是个非常不错的年轻人,品行端正、胸怀坦荡,但这点细节始终让我有点好奇,姑且放在这里吧,回头有机会,再好好的交流一下。”

    石涧仁居然觉得背上有冷汗,对方这恐怕就是传说中的双眼如炬,习惯于跟犯罪分子打交道的眼光那火力真的很猛,石涧仁也难得不敢跟对方对眼,他也知道这一刻自己漏洞不少,说话迟疑,附加动作都说明自己在遮遮掩掩,只能求放过的点头:“回头交流回头交流,毕竟人心叵测,工作中三教九流都要打交道,善恶区分都做不到的话,那真是有无数的坑在前面等着。”

    盛国祥嘿一声:“你说得倒是轻松,人人都能做到善恶区分,还需要我们警察来干什么,一眼就知道看上去这个人是好是坏,那不成了封建迷信里面算命的?”

    得,石涧仁更不好在这边接口了,不过盛国祥这口吻倒是让姚建平听出来明显的笑谑味道,比较惯熟的那种,也笑着开口:“盛局长看来对石台长很上心嘛,这的确也值得考究,我们一个堂堂的事业单位专业主持人,居然去搞这种绑架勒索的行径,这种事情还针对的是我们的电视台领导,这种事情传来我第一时间是觉得有点不敢相信的,太无法无天了!”

    盛国祥倒是习以为常:“犯罪分子的心态就不能照常理来揣测,我们搞刑侦工作的故意让自己顺着这种犯罪心理去找寻嫌疑人,但都还是赶不上这些家伙的丧心病狂,这次的案情非常清晰,他们原本就是以吸毒、赌博纠集起来的不法之徒,先是专门在部分赌徒中放高利贷,追讨赌债欠款累积了资金越搞越大,后来专门针对有钱的赌徒勒索,又用同样的手法搞到了这个度假城,甚至不少于五位官员都因为欠下赌债或者被他们送的情妇留下把柄,不得不帮他们大开方便之门,这也是为什么之前的不法行为被一直隐瞒住的原因。”

    石涧仁都有点嘟哝:“我本来都以为只是商业诈骗,结果是这样明火执仗的直接勒索!难道就不怕转过头就能举报收拾他们?我好歹也是市里面来的挂职干部,他们一点顾虑都没有?”

    盛国祥哂然:“你不过是个挂职的副处,现在查证的副厅都有,虽然那是自身有被把柄胁迫,他们这心态已经觉得自己天下无敌,谁都敢去要挟,估计还是看中了你成功企业家的名头!”

    石涧仁又无奈:“我已经跟统战部的领导提过这件事,我只是个普通的统战对象,哪有什么亿万家产,真是恁得引来一群狼!”

    姚建平其实一直脸上都挂着笑容的:“打铁还需自身硬,他们估计之前也以为你和其他人一样,不是贪财赌博就是会在糖衣炮弹面前被抓到把柄,没想到你还真是堂堂正正的分毫不沾,不错不错,我都听说你在电视台发起的那个义务劳动,也听说了你在搞景点宣传片拍摄,很不错,很不错……那,盛局长,我们这个现场会就开始了?”

    原来就是盛国祥想把石涧仁找过来解惑的,当着区委书记的压力找这个挂职干部解惑。

    石涧仁纵然满头大汗,但也还是勉强抹过去了。

    纵有疑点,也不是很原则性的问题吧。

    那些之前在大堂和楼梯以及门口的官员们开始陆续进来,就站在乱糟糟的赌场中央。

    石涧仁顾不上盛国祥了,真正见识一把基层地区党政一把手的场控能力。

    刚才在包房里还一直带点笑意的姚建平站上大厅边的小舞台就开始批评,几乎是挨着部门一溜顺的尅人,安监、政法跟警察是被他指名道姓批评的,本区有这么恶劣的黑社会性质犯罪团伙,难道以前一点苗头都没有?区警察局已经有好几个人被邀请喝茶谈话,然后最重的一句就是:“你们看看区领导班子今天有谁没有来,那就是谁已经牵涉到这个案件中,纪检已经接手参与这个案件了,我简直痛心……”

    偌大个赌场成了他现场指着鼻子骂人的证据,石涧仁站在角落上,看着眼前噤若寒蝉的官员们,却有点悲哀的发现,大多数人并不是因为案件本身的罪恶有反应,而是被领导大骂。

    当然随后石涧仁才明白了姚建平大骂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