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887、现实和虚幻的界线
    所以石涧仁饭后到图书馆时,明显觉得有点心神不宁,脑海里始终会浮现着耿妹子安定平静的眼神,最后干脆选了两本书回去看。

    耿海燕果然在做家务,石涧仁才察觉到她还买了洗衣机和冰箱,正在把石涧仁那些衣服洗过挂上衣架,有点吃惊他没走多久,石涧仁扬扬手里的书籍说借了回来看。

    结果很明显,坐在沙上石涧仁莫名的就安心下来,很快沉浸到有点复杂的“权变理论”和“核心能力理论”中去,还别说,区图书馆虽然藏书量水分颇大,但为了新馆开张,还是采购了一大批小出版社行的经济企业管理方面书籍来充门面,主要都是些看起来书脊特别厚重,名字也特别唬人的大部头,最适合摆在书架上给人高深印象了,结果看起来翻译漏洞百出,还好为了让书籍较厚,基本都是中英文对照,虽然英文排版错误更多,石涧仁倒是当成了顺便复习扩大英文词汇量的途径,啃起来也不是很吃力。

    耿海燕也心安,快忙碌完家务,搬了笔记本到茶几上工作,最后等石涧仁很有生物钟的在十点过放下书本时候,她已经靠在沙上打盹了,还得石涧仁把她叫醒,这姑娘才摇摇晃晃进里屋睡觉。

    可是等石涧仁笑着把被子在沙上摊开,耿海燕又迷迷糊糊的从卧室门口出来:“夜宵,你还吃夜宵……”

    石涧仁不得不把估计白糖盐巴都有点分不清的姑娘劝回去。

    所以第二天一早耿海燕倒是能精神抖擞的跟石涧仁去跑步了。

    路上经过了奶茶店和化妆品店正在装修的店面,不在同一条街上,耿海燕终于承认是自己掏钱让一个店长当小股东开的这两家店,但又强调这种模式也是自己在考察的,石涧仁笑着不争论。

    吃过早餐继续到电视台做早上的义务劳动,但今天就有点吓一跳了,也许是昨天杨台长的态度,又或者是一整天上班各位电视台员工都被各种关系打电话来咨询骚扰的结果,好像全都忽然认识到了副台长的能量,反正不过提前半小时到单位劳动一下嘛,起码有四十个人!

    石涧仁都感觉像是几十年前农业学大寨的气势,就差弄几面红旗来插在山坡上,还有台里的摄影记者拿摄像机照相机记录了的。

    所有人都有些热血沸腾的样子,上班的时候还恋恋不舍,让石涧仁本来准备趁着劳动时候叮嘱下后期编辑人员的准备都落空了,只能到各自采编室去说,当然这时候石副台长已经很受欢迎的人了。

    但石涧仁在剪辑台边刚刚看了会儿现在的粗剪片段,就有人敲门找到他:“石台,老大叫您跟他去开会,马上!”

    称呼都变成极为亲切内部的方式了,但石涧仁还是有点摸不着头脑,确认一下才连忙下楼,杨玉国果然已经在下面等着了,当然就是坐那辆喷涂着有线电视台采访车字样的桑塔纳,台长坐副驾驶,石涧仁和台里最漂亮的女主播坐一起,还有个摄像一起的。

    另外两位副台长热情又有点羡慕的恭送轿车出。

    石涧仁很想建议自己当司机的,但那必然又意味着伤害了别人的工作,所以只好听那香喷喷的姑娘有点奶声奶气的问吴小姐什么时候再来台里指导工作呢?

    如果不是知道这位在水银灯下能字正腔圆的播报新闻,真的会以为这姑娘还没长大呢!

    还好杨玉国解救了石涧仁不用废话:“区委书记刚刚要求召开关于金龙温泉度假城和溶洞景区的现场工作会,指名要求我们电视台你要列席会议,待会儿你要庄重点。”

    石涧仁很清楚这位区委书记就是这八十万群众的县级市最高领导,现在也明白政务体系跟事务体系的关系了,但脑子里就是会想起自个儿那位齐书记,好像也是县团级嘛。

    他这脑子就是无法形成那种诚惶诚恐的气氛来。

    但这并不代表不尊敬。

    桑塔纳其实开得又稳又快,而且非常熟悉道路的沿着石涧仁被胁迫那条内部侧门道路一哧溜就进了温泉度假城的停车场,这里已经停了近二十辆各种黑色轿车了,所以其中几部白中带蓝的警车格外显眼。

    石涧仁现在也能一眼分辨出这些轿车基本都是公务级别许可的车辆,在这点上,毗邻直辖市的卫星区比月亮湖那个偏远小县城还是要显得好多了,哪怕这里实际上已经够得上市级待遇,停放的车辆基本都是桑塔纳,只有一两部帕萨特,估计就是一把手的,相比之下那个贫困县却众多几十万一辆的进口越野车,确实有点难看。

    当然这也就是一眼的功夫,女主播跟在他的后面下车,连忙整理下筒裙和小西装,口中小声给石涧仁挨个指那些已经下车抵达的官员,安监的、警察局、纪检、人力社保局、城乡建委……如果不是刚来的时候成天看文件,早就熟悉了文件开头末尾那一长串的各种抄送部门,估计石涧仁都会惊讶有这么多部门,杨玉国已经绕过车头对石涧仁招手了,听石涧仁说了谢谢,女主播连忙会合摄影拿过麦克风开始娴熟的抓拍画面,主要也就是先记录,到底能播不播那得台长决定。

    其实从采访车开进来停下,所有目光有意无意都看着这边的,石涧仁略微有点惊讶杨玉国这种时候没有怕事退缩,估计也没得退,一直跟石涧仁并肩穿过这些三三两两的目光,但按照石涧仁的仔细观察,有人招呼杨台长的时候,他回应的声音还是有点仓促,多少有点慌乱,但不明显。

    而给杨玉国打招呼的下一句基本都是:“这就是新来挂职的石台长吧?年轻有为啊!”杨玉国只需要点点头,好几位局长跟石涧仁都有握手。

    石涧仁想给自己两耳刮子,提醒自己是作为副台长来开会的,别始终游离在看相的旁观角度,可眼前出现这么多张心思各异的官员干部,都在观察自己,对上眼神的时候还有用目光致意的行为,让石涧仁简直见猎心喜,忍不住就想多观察下。

    有点职业病。

    还好杨玉国一直在小声招呼着他:“这边!快点,别东张西望……”

    真的有点感谢他的约束,不然石猴子这心思真的要上天。

    等顺着这些握手寒暄的官员指方向,杨玉国和石涧仁自然就是顺着那温泉城大堂楼梯上到二楼,当天部分被破坏受损的物品已经收拾过了,还能看见有几位清洁工站在墙角,只是和出事那晚有些慌乱的表情不同,今天很聚精会神的看热闹,一点惧色都没有。

    上到二楼这明显穿着制服的人就多了不少,不光有警察,还有检察院跟其他部门的大盖帽在,这时候石涧仁就有点感谢耿海燕买的电视,昨晚在家看见的新闻上让他起码注意到了区委书记姚建平的模样,现在这位本区一把手正跟一位警察站在一起,杨玉国迟疑了一下才带着石涧仁过去。

    被旁边秘书模样提醒了转过头来的姚建平打量石涧仁,正好让石涧仁也可以光明正大的观察对方。

    然后姚建平身侧的警察转过身来,正是那天带着警力解决了曾洪富的市局副局长盛国祥。

    “姚书记,这就是市委统战部到我们区有线电视台挂职的副台长石涧仁同志。”

    石涧仁脑海里又莫名其妙的闪过上朝觐见的画面,旁边的大内侍卫正在高呼自己的职务……

    喂!这是二十一世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