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886、你的幸福,我的幸福
    出了电视台外面的菜市,石涧仁和杨玉国还寒暄着共行了一段挥手分岔,习惯性朝图书馆走了几十米,才想起来自己起码得先回家吃饭,耿海燕已经做好饭了。

    其实相比天天在外面吃小馆子,石涧仁的确更倾向于自己做饭菜,原本打算这个宣传片计划起来以后才租房的,又如果在电视台工作开展得不顺利,可能还会申请到乡镇一级工作站去跟罗明远他们搭伙生活的,究竟自己能影响改变到什么程度,石涧仁其实是很小心谨慎的。

    但显然从吴晓影出现在电视台以后,一系列的各种变故让事态变得跟脱缰的野马一样,快马加鞭的感觉都有点不好驾驭了,现在工作开展得简直是顺利过了头,石涧仁不得不考虑如何收放自如。

    就在路面上九十度转弯,过了街道穿过步行街,再看见一座颇为整齐的花园小区,就是耿海燕租房的地方,听说是区里面几年前最早开发的房子,住在这里的基本都是部分干部领导家属跟先富起来的那部分人士,对于区县大多数人还停留在福利分房思维的时候,的确有些人已经比较超前了。

    所以小区虽然有篮球场,绿化也很茂密,但七八层楼的建筑还是有点像宿舍楼而不是江州市里面的花园洋房,没电梯。

    直到站在四楼门口,石涧仁才反应过来自己该顺便在电视台门口买点菜回来的。

    但听到敲门声过来开门的耿海燕诠释了什么叫家庭生活。

    虽然石涧仁和柳清在平京同一个屋檐下感受过了一段,但每天共进共出的老板秘书身份,柳清可能刻意让装修风格都不怎么家庭化的感觉那更像是个临时寓所,而这边耿海燕一点都不像个拥有千万级连锁公司的老板,就是朝着居家小夫妻模式来的。

    一件浅灰色的绒衣轻快伶俐,竖向编织的条纹显得腰肢很苗条,当然也格外凸显胸前的饱满,何况耿妹子还扎了条围裙在腰上,更显胸口反差,手里拿着锅铲的她手脚麻利的从门边掏出一双拖鞋丢给石涧仁,自己跳回去,还捂住了头上的花布头巾:“油烟机效果不太好,味道有点大!门钥匙在门锁里面挂着的,自己揣兜里,还有几分钟就可以吃饭了。”

    石涧仁快速的看了一眼,白墙水磨石地面,客厅靠墙一张大转角沙发,对着茶几电视柜,茶几上的开水壶、玻璃杯还细心的搭了勾花边的镂空编织品,原本简单的墙上现在居然还贴了一圈墙裙纸,仿木纹的咋一看还以为真的是木头呢,虽然略显品味独特,但细心的温馨家居味是出来了,厨房里虽然能听见娴熟的炒菜声,但耿海燕肯定是瞄着石涧仁的,声音从起锅的操作中传来:“买了个电视,放在电视柜旁边的,你力气大拆开来摆上,据说有线电视费是交了的,要是看不了,我看你这个副台长怎么解释。”

    石涧仁以前住房是几乎都没电视的,但耿海燕不知道为了他的工作名目还是觉得有个电视才能算是居家的大件,反正偌大个纸箱子在墙角,石涧仁开始还以为是临时用来当柜子的呢,也不多说,脱了外套就开始翻腾,老本行加新本行嘛。

    耿海燕麻溜的一次就端着俩菜跟一叠碗筷出来,石涧仁已经把29寸的彩电摆好了,正在通电测试频道,嗅到香味还是下意识的转头:“哦,回锅肉,你还是拿胡萝卜来炒的啊,这边豆瓣味道好不好?”

    耿海燕不知怎么眼里就忽然有点雾气了,但端起盘子凑石涧仁嘴边给他咬盘子边上的一片:“手艺还没掉吧。”

    石涧仁吧嗒着嚼两口说好,快速选到区电视台频道,正好开始播放每天唯一那点区新闻,就放了遥控板帮忙,耿海燕不给他机会,跳着回厨房把剩的两个菜一个汤端出来,都摆在茶几上开饭。

    茶几比餐桌要矮很多,坐在沙发转角两边的人一点不会被遮挡,不过石涧仁这个头较大的膝盖就有点难受没法伸茶几下面,只能岔开些,不过石涧仁肯定不在乎这个,专注于四菜一汤的味道:“两个人有必要搞这么多菜?不过你这个红烧鱼味道很特别,以前怎么没吃过呢,茄子也不错,汤是肉骨头,还有个炒鸡杂,规格有点高!但是好吃……好吃……”

    一个人生活是简单,住在酒店又不能开伙,所以这一个多月石涧仁都是吃外面的餐馆,说不想念点这种家常味道不可能,一贯的细嚼慢咽都有点狼吞虎咽了,眼睛倒是一点不浪费的看电视新闻。

    耿海燕端着饭碗有点出神,石涧仁看她一眼才惊醒一样刨两口,然后又呆呆的看着。

    石涧仁就给她夹菜:“吃过饭我去图书馆看书,你要不要一起?”

    耿海燕想想摇头:“不了,我牵了网线带了笔记本电脑来的,做完家务事可以处理些文件,等你回来。”

    石涧仁点头:“吃啊,吃完了我洗碗。”

    耿海燕摇头:“我洗,你去看书,我来做这些家务事。”

    石涧仁哈哈哈的好笑:“你才是读过大学的,说起来好像是你跟古时候的糟糠之妻含辛茹苦指望穷秀才读书读个状元来一样,或者说望子成龙也行。”

    耿海燕也笑起来,刚才那点小情绪也不见了:“你本来就是状元,其实在平京读书的时候租房子住习惯了,这次在湖畔雅苑柳秘书帮我看了两处要出售的房,我最后想来想去决定还是不买,在产业园附近租个房住就行了,或者回头跟栋哥商量下,安排他的人在办公室给我弄个卧室就行。”

    石涧仁略显诧异:“你不是很在乎这个么,买个房在城里就是城里人了。”

    耿海燕笑笑交叉着双腿伸直,把拿着饭碗筷子的双手都放在腿上摇摇,眼光却是看着周围的:“因为你肯定是不会只待在那里,你要到处走天下嘛,那我就没必要去花这个钱,反正跟着你到处走就是了,还可以感受各种不同的生活,这也是你教我的。”

    说完又补充一句:“我很喜欢现在这样,现在我终于懂了你为什么不会待在码头那个地方,也不会待在奶茶店里,未来也肯定不会待在这个什么网络公司里,你帮完了这些人还是会去下一个地方的,是不是?我跟你一起,无论你走到什么地方,我都会这样给你炒回锅肉,做红烧鱼,跟你一起帮人,好不好?”

    最后才把目光停留在石涧仁脸上,但石涧仁看过来她就跳开了。

    看似平淡的话语,蕴含的真情石涧仁怎么会感觉不到?

    一辈子有个姑娘这样能陪伴自己,夫复何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