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883、人生两大宝
    石涧仁不含糊的起身回应了:“是我……有什么事情么?”比较特别的就是他一边说,居然还一边弯腰伸手到桌子上面抓汤勺给自己碗里盛汤。

    其实他的座位就在包间门附近,一点没请客要坐上席的讲究,这会儿充满生活化的盛汤动作,更是有点漫不经心的不把这群气势汹汹的豪华精装版上海滩气息放在眼里。

    最后还快捷的把碗边上耷拉的一丝应该是鱼翅汤汁给凑上去吸了,让所有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的员工们中间有人忍不住噗嗤。

    来的就是个气势,立刻七嘴八舌的骂起来:“是你小子啊!”

    “挺狠啊,才来几天就敢把曾哥弄进去……”

    “我看你是不想混了!”

    场面顿时绷紧了,杨玉国等人皱紧眉头,罗远明几个年轻结实点的立刻站起身想援助,石涧仁却放下碗示意他们不用动,也示意了站在墙角的耿海燕不用冲出来,自己单独面对这些充满社会气息的各界人物:“公共场合有理也不在声高,一个一个说,我才听得清,这样乱七八糟的,我还以为是来给我祝寿的呢……”

    包间里立刻又安静了一下,各种皮衣们好像被捏了下脖子,起码停滞了半秒钟,才有个四十左右的络腮胡男人开口:“你才多大个小狗日……”

    石涧仁再次平稳的打断:“麻烦报一下名号,你都知道我是电视台副台长了,我好歹也该知道是谁在教训我,有没有这个资格。”

    络腮胡男人真的给噎住:“卧槽你奶……”

    石涧仁无辜的看着对方:“不管你想做什么,先得说你是谁,古时候大将上场不也要先吼一声吾乃燕人张翼德也,对不对?”

    这回耿海燕噗嗤了,包房外面也有人在笑,那种使劲压抑,但还是忍不住的笑。

    终于有人帮络腮胡开口了:“这你都不认识!威锋皮鞋厂的孙老板孙叔!”

    还有人补充:“曾老板的拜把子兄弟!”

    石涧仁没有嘲讽对方是哪根葱自己非要认识,而是认真的从夹克内兜里摸出来个小本子,上面还抽出支笔:“稍等,我记下来,威锋皮鞋厂的孙老板,你呢,你跟孙老板很熟,你叫什么名字?”

    包房里面鸦雀无声,好像很好笑又难以置信的场面,原本颇具冲击性的一群人进来显得格外的滑稽,在石涧仁这种看起来有点傻乎乎的认真面前,显得格外虚幻!

    但仿佛所有人都意识到,当他把这个名字写下来,这件事就应该是有很多重含义了,起码那个络腮胡不满的看了眼报自己名字的人,先有个无意识的摸鼻子动作,说明他很想遮掩自己的脸,然后却大踏步走过去想抓扯石涧仁手里的东西:“你写锤子写……”

    石涧仁一闪就把东西放到背后躲避,脸上有点笑意的敲敲脑袋:“如果只有你一个人我用脑子也能记住了,曾洪富涉嫌故意谋杀跟敲诈勒索,金额极其巨大,已经被市警察局抓捕立案了,孙老板你确认你要来出这个头,报复打击我这个跟案件有关的政府事业单位官员?”在官员两个字上还特别加重语气。

    络腮胡脸上表情那叫一个精彩,刚才还充满不屑的脸上胡须乱抽动,眼神更是慌乱,脚尖指向都明显表露内心在往后退了,但嘴上还在硬撑:“脑壳落地也抵不过一个理字,随便做啥子事,哪怕是政府也不能无缘无故的收拾民营企业家!”

    石涧仁又把小本子拿出来:“大道理我比你还会说呢,好的,你刚才已经下了结论,是无缘无故的收拾民营企业家,在座这么多人可以作证,那么我希望你尽快落实这个说法的根据和书面说明,作为曾洪福案件的亲身经历者,我都不敢说是无缘无故,你敢说这句话必然有原因,我一定会向市警察局汇报这个新的案情,并敦促他们必须要找你落实这个结论,非常感谢你的态度……来,你们几位,是不是也有什么需要说的,现在都可以按照这个格式来说,姓名、身份、联系方式,然后对曾洪富案件有什么态度不同看法,都可以畅所欲言嘛。”

    好像他手里的那个深蓝色人造革小本是什么不得了的物品,随着他热情靠近一伸手,摆出好像要对方在本子上签名的动作,那些片刻之前还七嘴八舌的男女立刻看见瘟疫一样往后退,络腮胡脸上更是剧变,张张嘴还想说什么,这次却硬生生的憋住嘴。

    只有一个看起来有点五大三粗的皮夹克可能真的意识不到石涧仁说这番话有什么含义,莽撞的伸手一巴掌朝石涧仁手上抽过来!

    结果石涧仁顺手就松开本子,翻腕一下就扣住了对方的手掌,动作其实有点学当初齐雪娇收拾那金老板的擒拿手差不多,顺着对方手掌运动的方向搭手然后使劲再顺着力量一拽,就在对方有点身体失去平衡的时候,却忽然把手滑到手腕内折,任何人的手腕被这样内折都会不由自主的踮起脚来失去抵抗,口中更是立刻哎哟哎哟的乱叫:“打人了!当官的打人了!”

    刚才面色尴尬的几人立刻跟着咋呼。

    石涧仁不松手还加力:“我请同事朋友在这个包间吃饭,这里就是我们花钱暂时租用的场地,你自己进来冒犯先动手,还好意思说我,不道歉就继续这么着吧!”

    看起来多大个汉子叫得更厉害了,但这回真的叫不出名堂,因为石涧仁手上加劲让他只能一个劲喊疼有跪下去的倾向,石涧仁顺手拉了他挡在身前:“我再说一遍,无理取闹就给我滚出去!哪怕我是个普通平头老百姓,你们也没资格来对我说三道四的挑衅,再不滚我就立刻报警了!”伸手往后面一展,耿海燕果然配合无缺的塞了个电话到他手里。

    整个包间里的电视台上下人等都有些吃惊石涧仁的动手反应,这个一贯看起来温和笑眯眯的副台长居然还有这么利落的身手?

    其实以那个络腮胡为早就想有个台阶了,现在连忙转身往外走,而且除了一个女人骂骂咧咧的,其他人都不吭声,因为那被扣住手腕的惨叫声是越来越大,同伴连忙拉住了女声,果然惨叫也小了不少。

    石涧仁依旧问清楚:“来,只剩你了,姓名、身份、联系方式,差点被绑架勒索的我必须要向警察备案,你这满脸仇恨眼光的人难免接下来会对我做什么……身份证拿出来给我看,我得明白要是我和我周围的人有什么损失,第一个就应该找谁……”

    这个皮夹克充满怨毒的表情也不得不告饶改变,还真是掏出了身份证被石涧仁过目以后才甩手直接把手腕扔出去!

    包房外面已经人山人海的站在椅子上看热闹,还有人鼓掌,不知道是拍马屁还是真的觉得这个做派够帅。

    一介草根当棒棒的时候就敢惹恼宋青云,石涧仁真没怕过得罪谁,还对着包房外的人拱手回头:“多读点书才能心平气和的跟这种白痴说话,但锻炼好身体是为了让白痴心平气和的跟我们说话不是?我们继续吃饭……”

    从头到尾他说话都是不温不火的心平气和,这下真的引起掌声一片!

    其实稍有眼光的也能看出来谁才是有底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