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882、这是真没放在心上
    但石涧仁这种做法,放在商界可能是没什么特别的,在体制内难免就会让人犯嘀咕了,谁叫这些官员有大把的时间来琢磨揣摩各种言语事情呢?

    他倒是直截了当的把所有经过和盘托出,表明自己只是适逢其时又有点防范性才没有上了当,事情之所以闹得有点大,纯粹是因为曾洪富他们自作孽不可活,跟自己没多少关系。

    可这明明就是区领导也会关心过问的事情,而且现在还牵扯上了市里面统战部跟市警察局,这个小小的副台长如此有能量的雷厉风行,又或者说这两个市级部门都这么配合,背后是不是有什么原因呢?

    而且一般体制内都是看了上级说什么再说,现在市局来通告,区领导还没说话呢,石涧仁就竹筒倒豆子的把整个经过顺出来,以后这件事如果还有什么变化岂不是一点改口的余地都没了?

    这种做法要不是啥都不懂的愣头青,那就是对自己的实力强硬到无比自信了。

    对于每天都专注于揣摩上意的人来说,是不会像石涧仁那样思考的,所以听新闻中心主任笑着说副台长要请拍摄团队一起吃饭,怎么也该邀请各位领导也出席一下嘛。

    石涧仁其实是以为杨玉国们会客气或者抗拒这种场面,顺口说了句:“那当然也希望能邀请各位一起了……”

    杨玉国就说好。

    差点把石涧仁噎住。

    同一件事在不同的人不同角度看起来就是不一样。

    而且就跟石涧仁最近的体会一样,展过程中一点点细节变化也能让结果区别很大。

    这顿本来是昨天如果没有被打岔,就应该宴请的开工饭,如果耿海燕没有来,石涧仁估计就随便找个路边火锅馆收拾了,他从来没觉得高档酒楼能证明彰显什么,这种内部交流下的场面也不需要规格。

    结果耿海燕今天显然把整个区县街道熟悉了一遍,抱着既然是给石涧仁的新手下们开伙,那自然是要给石涧仁长脸的态度,选了街面上最贵的酒楼。

    可能从小就离开乡下,她跟石涧仁都没有这种几条街道县城生活的经历,更没有在各种企事业单位上过班的经历,她肯定不知道在某些小地方,街面上看着一家又一家的餐馆随便都能吃,但如果是体制内的人员,哪个局哪个所定点是在哪家,哪一家是什么级别才能去的,哪一家饭馆门口停着哪个职能部门的车,这都是泾渭分明,人人都看在眼里的,谁要是走错了地方,第二天都是各单位茶余饭后的话题呢。

    不是吃不吃得起的问题,而是该不该。

    这种事情可能放在大城市的人眼里简直匪夷所思。

    不过小地方嘛,一天到晚哪有那么多公务要做,很多精力都拿来折腾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了,换庄成栋来他准保就清楚得很。

    所以石涧仁也不懂,他的知识都来自于书上和自己那点人生经历,还没照顾到这么鸡毛蒜皮的份儿上。

    于是本来就有点沸沸扬扬的晚餐时分,所有津津乐道于这些破事儿的那些人眼里,寻常都是区里面几位数得着的企业家大老板才会频频光临的珍宝海鲜大酒楼今天最好的两个包房一早就被订了。

    在耿海燕眼里,天底下最好的东西就应该是给石涧仁准备的,她才不在乎什么呢,至于钱,她更是宁愿用在石涧仁身上贴脚底,也没想过先把自己珠光宝气起来,连请自己爹妈吃年夜饭都只是小区门口的中档酒楼,今天十来个人不就是两桌么,那就按照三五千桌的档次去,再说现在咱也有钱了不是,这在江州不稀罕。

    所以差不多时间点上,石涧仁按照耿海燕的短信,招呼电视台里面的十来位同伴跟领导一起过去时,他还没什么反应,好点那就吃好点呗,杨玉国立刻就下意识的跟几个老部下对看一眼,眼里的内容很多啊。

    石涧仁其实是注意到了的,懒得琢磨,您几位如果把所有心思都用到工作上,估计早就建成四个现代化了,还犯得着成天敲木鱼么。

    拍摄团队的员工们是有点惊讶,知道石老板有钱,但他们多半都还没到这种档次来消费过,脚步未免踌躇。

    石涧仁没什么可啰嗦的,看见耿海燕站在门口,就带头招呼上楼,让杨玉国他们还准备相互谦让拉扯一番的习惯都没用上,罗明远已经大踏步的跟上了,石涧仁上楼开会的时候,这个技术维护工一直坐在小越野驾驶座上呆,好像以前烦闷苦恼的那些乱成麻豁然开朗了,而且是有种原来这么简单的恍然大悟,为什么不这么干呢?

    可能用在佛家说法就是点化吧,说不上抓耳挠腮的激动,也没有心潮澎湃的兴奋,就是忽然一下明白自己该怎么做了,反而是石涧仁下楼的时候叫上他的。

    杨玉国他们对那个站在酒楼门口和迎宾一起接待的姑娘没注意,到包间坐好了,石涧仁才带着耿海燕来介绍,和昨天给员工们介绍一样,这回耿海燕也知道不能说自己要开业欢迎光临的话题了,就因为石涧仁已经是个体制内的官员,淡淡的笑着示意吃好喝好自己服务好就行了,然后就连忙安排服务员加位置,还好加四五个人对于两张十人桌不算挤,这会儿再想加桌子,隔壁都已经满了。

    没错,随着有人看到电视台的人浩浩荡荡坐在珍宝大酒楼,自然好事的把消息扩散出去,明明电视台那个庞凯宗都因为曾洪富的事情被抓进去,这边还这样高调的大摆筵席?

    再联想到曾洪富如果到区里来宴请官员或者江湖朋友,往往也在这家最贵的大酒楼,现在这是不是有种趾高气扬庆贺的意思?

    特别是那些大概知道点内幕,知晓新挂职的电视台副台长事后大摇大摆的在警方陪同下离开现场的,恐怕更有点咋舌或者摇头,这个年轻人好像也太嚣张了点吧?

    前手刚把别人搞倒在地,后面立刻就来示威还是怎么地?

    所以接二连三就有人来订桌子,很快把大酒楼里里外外的包房大堂都坐得满满当当,连这珍宝海鲜大酒楼的老板也出来观望了,要看看这是何方神圣。

    这种局面,杨玉国他们几个应该是清楚的,下面的员工能明白的不过三五个,但没敢说。

    然后石涧仁除了觉得今天的菜肴是不是太奢华了点,倒也没别的想法,招呼两声说这两天辛苦了,各位做后期的抓紧时间出片,配音、台词之类的该配合都大力配合,然后下个周末就要请平京的专家来点评上课,谁的环节没做好,自然就是谁的失误了。

    就这么三言两语的说完就开始呼啦啦的吃菜,还叫服务员给他端碗米饭上来!

    原来他真的只是来吃饭的!

    这种宴席不是应该宾主共举杯,先祝领导身体健康,再祝……反正一大串祝酒词以后,一饮而尽以后,再挨个儿客气客套客道么。

    石涧仁在平京的总裁工作中就基本只吃工作餐,带有其他含义的都是任姐出马,但大概的规矩还是懂的,刚端起饭碗要刨,就现大家有点讪讪,主力对着杨玉刚了:“台长要不您……招呼大家喝点?”

    杨玉国都拿起酒杯了,倒也不生气:“好吧,这次风景区宣传片拍摄的确是让大家都辛苦了,希望各位都能再接再厉……”

    话还没说完呢,两连包的包间门就被敲开,一长串穿着皮西装,毛领夹克,紧身皮裤,大多带着各种粗挂坠金项链,个别手上都还戴着一大堆珠子造型的华服男女挤进来:“哪位是区有线电视台的石副台长?”

    话音还着重在区有线电视台上面,光是听音,这些都是广播电视专业的员工领导们也能分辨出其中浓浓的嘲讽跟挑衅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