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878、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张明孝快步带路,外面都还是人影憧憧的,不少穿着制服的人员来回跑动,擦身而过的时候能听见不少对讲机的声音,张明孝都全靠拿着一张临时的证件卡,才能带着两人往外走,就在石涧仁他们进来的那条温泉城旁边马路上,现在齐刷刷的起码停了几十辆警车,最后才是张明孝开来的一辆商务车,打开后面车门,后座上的笔记本电脑上连接音箱,正是一直播放石涧仁那手机声音的摆放。

    保全部主管得意:“我本来联络了石桥区一个比较熟的治安科科长,结果你那个什么统战部的处长让我打电话给市局,开始只来了三个人,跟我一起坐在车上听,我们也把车开到这边区街道上等着,从你们到这里开始,警察接着不停打电话,不停调动人手,技术监控车也来了,级别越来越高,看他们的意思,的确是没想到居然搞到了大鱼!”

    石涧仁转头示意耿海燕:“是耿经理有经验,一直在拖延时间,我都有点拖不下去了。”

    耿海燕得意:“看你那表情就知道你有安排,后面就是在拖延时间,既不让他们打起来,又可以等你的什么安排,不错吧!”

    张明孝都竖大拇指:“两个多小时,硬生生的凑了一百多号警力,好像主要是从警校拉的人来,一点都不怕走漏消息,谁也不知道居然跑这个山坳坳里面还有大案子,他们说肯定有杀人案!”

    石涧仁点头:“其实我也是偶然前面听见他们说过什么,本以为只是普通的敲诈勒索,好了,送我们回街上,你是住这边还是连夜回去?”

    张明孝激动:“我肯定要跟警方时刻保持跟进啊,这是涉及到我们公司高层的敲诈勒索,而且还是你亲自卧底进来完成的案子,我肯定要一直跟着啊,你看我今天都特别换了身西装的,看看!挂着清塘集团的铭牌!待会儿我就回去,肯定要一直跟着他们。”

    石涧仁看着这个找到兴奋点的中年男人,不再多说,只拍拍张明孝的肩膀,就和耿海燕在步行街下车了,张明孝现在有点尽责:“要不要调两位霸王花过来,耿经理也要在这边停留一段时间么?”

    石涧仁想想摇头:“这还是个安定的社会,应该只是局部问题,我想能处理解决好的。”

    张明孝又问明天要不要给石涧仁调一部车来,石涧仁觉得真没这个必要,商务车才一溜烟回温泉城去了,从行车轨迹都看得出来保安主管很激动。

    刚刚十点过,沪海粤州这样的一线城市才刚刚开启夜晚的美丽,江州也还有夜生活的区域,而在这样的小县城,就只有寥寥无几的几个娱乐场所还有热度,步行街上除了公共灯光,各种灯红酒绿都已经歇气,但相比那个充满无形黑色压力的温泉城,这里才是人间地气,看看不多的几家小食店跟夜宵,恍若隔世。

    石涧仁指指自己熟悉的方向:“请你吃小汤圆压压惊。”

    耿海燕又收敛回那个白领丽人一样:“好,其实也没多惊,你这些年没少经历这样的事情吧?”

    石涧仁想了想:“车祸有个两三回,绑架见证过一次,但比起那一场地震,这些都是小儿科……两碗红糖汤圆……”还犹豫了一下:“一碗加蛋!”

    耿海燕甜甜的笑起来:“加蛋是给我的?”

    石涧仁点头:“书上说一天两个蛋营养就够了,我今天营养够了。”刚才一口气吃了好几个鹌鹑蛋还是乌龟蛋。

    两人就在残破的塑料小板凳上坐下来,耿海燕伸手摘了石涧仁那本来是用来遮掩自己的眼镜:“你从来没当自己是有钱了。”

    石涧仁又得适应下视线,揉揉太阳穴:“对我来说,奢侈不光是浪费,更危险是让我沉迷其中,清贫点好。”

    耿海燕低头摸摸自己的穿着:“那我也不买贵东西了。”

    石涧仁笑得温暖:“我不是这个意思,这个社会的进步就是靠消费拉动的,追求更好生活的享受也是人类进步的源动力,你打扮得漂漂亮亮才像个老板嘛,难道你从码头出来找我,过个好多年,还过得穷哈哈的,那也太丢脸了。”

    耿海燕摇摇头,丝有点轻轻飞扬:“你在奋斗的时候,我在平京读书,是你给了我安安静静读书明白道理的机会,回到江州这半年,我也更明白了这个道理,有些人就是和别人不一样的,我也想做这种人。”

    夜宵店老板端了两碗热气腾腾的汤圆过来,着重打量一下耿海燕,她这样眉眼之间不太像大城市姑娘,可穿着气质又绝对不是区县的好看女孩儿很特别,耿海燕就回以灿烂的笑容:“大婶生意还好么?”

    夜宵店老板忙碌的围裙上擦擦手:“好哦,你是他女朋友了?经常看见他一个人晚上来吃!”

    耿海燕再次领过这个称呼:“嗯!以后我都陪着他。”

    收回来对上石涧仁的目光才小声:“没有逼婚的意思啊,我也学着那句文绉绉的话了,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对吧!”

    石涧仁真诚:“今年你就要满22了,如果有……”

    耿海燕干净利落的打断:“不说这个成么?我真的很难想象我挽着其他男人的手,还能怎么面对你。”

    石涧仁不艰难:“我走,不在这里都行。”

    耿海燕笑起来呸他:“其他人不把我骂死!好了好了,我又不逼你,好好的就这么过下去,我喜欢工作之外照顾你的生活不行么,但我觉得这个事情,你那秘书有点跟我抢,她是不是也有点这种心思?”

    埋头专心对付小汤圆的石涧仁抬头看了看,这小店的桌子都是那种象棋盘大小的,耿海燕凑近了压低声音打听八卦的模样别提多生动了,他也笑起来:“她比你想得开,其实每个人都是有经历也有自己的思想,我们求同存异,尽量把精力放到工作上。”

    耿海燕鄙夷下,但没说出口,石涧仁抓紧时间给曹天孝打了个电话,那边明显也是等着的:“傍晚听见你打电话来说这个还是有点吓一跳的,有线电视台居然还有吸毒人员,他们这个审查工作也做得太差了!基层有些部门……唉!”

    石涧仁简单的讲述了一下前因后果:“应该还是我来挂职这个企业家身份,可能引起点觊觎,好在之前他就露了些马脚,所以我才有了防范,也算是帮这边牵扯出来一颗毒瘤,希望能对这边的工作环境能有帮助,也希望能为本区建设出分力。”

    曹天孝连连说自己明天再了解下后续案情,有什么再给石涧仁交流,并强调一定会把这个事情和区里面领导沟通下,今天好好休息。

    石涧仁就不多说,感谢两句挂了电话,耿海燕已经去给了钱,两人正好祛了寒气回酒店,因为耿海燕说明天一早正好把石涧仁的东西搬过去出租房,今天就懒得一个人过去了,万一再有什么坏人呢。

    石涧仁不争论这个借口,点点头,反正两人同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亲人的感觉多过于情侣。

    结果回了房间,耿海燕先参观了一下石涧仁那除了书就屈指可数的行李,最后拿了他的内衣去洗澡。

    估计到平京当了两三年大学生,还是恶补了点学生情侣的招式,穿着白t恤和大裤衩出来的造型,比当年锐意进攻的态势平和多了,反而多了几分清纯的恬静,现石涧仁有瞟好几眼,还装着不知道,快的把两张床的床单被子整理下自己就钻进去:“我还是跟以前一样,租的一室一厅,以后还是我睡里屋,你睡外面沙?”

    这种温水煮青蛙的做法,让小布衣没多少防备的就点头了。

    以前不都是这么过的嘛,石涧仁也这样给自己找借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