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877、你在乎什么,那就是什么
    曾洪富应该无论如何都想不到,明明自己才是猎人,怎么就忽然变成了猎物!

    明明一切主动权都是掌握在自己手中,明明是自己选择赶到山顶景区截住了猎物,怎么会现在处在包围之中了都?!

    反正他这第一反应也不比自己的喽啰们高明到哪里去,双手在沙上一按也想跳起来跑,石涧仁这个时候哪里会给他这种机会,擒贼先擒王,他敢冒这个险来这里走一遭,目的就是为了抓住庞凯宗和他背后的这些恶徒,曾洪富肯定是当其冲,所以一大早就换了运动服,就是方便这时候动手呢!

    不管对方身上有没有什么更危险的东西,石涧仁猛然扑上去就是双手铁钳一般箍住了曾洪富的双手让他没法反抗,他这一百多斤的体重把曾洪富压在沙上根本就没法动弹:“耿妹子!躲这边来,警察马上就到了!”

    耿海燕才不惊慌呢,还探头看了看已经沉浸在嗑药以后的兴奋状态下的庞凯宗等人,才跳过去抓了饭桌上的餐巾过来递给石涧仁:“看看!还得我帮忙吧,先把他手给绑上,万一那些家伙去抓什么危险的火药枪来呢?”她能知道最危险的就是这个了。

    曾洪富剧烈挣扎,可惜石涧仁这棒棒力气真不小,还眼疾手快的顺便拉了那条白围巾直接把黑大衣的两条胳膊死死的捆住,就跟在码头捆货物一样,耿海燕还提醒:“脚!脚也捆上!”

    石涧仁也觉得幸好有个帮手:“那你赶紧把桌子推到门边抵住,万一他们拿什么危险的东西过来抢人!”

    耿海燕一点都不娇滴滴,还蹬了脚上的坡跟皮鞋,直接穿着裤袜在地毯上跑,动作麻溜很有力气的推了桌子过去顶住门,顺便把仨磕了药有点神志不清的家伙也关了在包间内,之前端盘子的迎宾小姐早就不见了。

    石涧仁终于抽出手来帮她的忙,接着在曾洪富百思不得其解的目光注视下,拉开自己的运动服,从裤腰上拔出一支手机来,上面插着一根耳麦线一直顺着衣服里面最后挂在衣领口上!

    这再一次颠覆了曾洪富的猜测,对方明明就是早早的做好了准备,等着自己送上门去啊!

    谁能想到这个故意拿了手机在外面挥舞的家伙衣兜里还揣着一支手机,而且还是这样目的性很强烈的守株待兔呢?

    这部电话看起来一直都没挂掉,石涧仁直接拿起来对着麦克风:“老张,抓紧点时间,我在二楼,二楼那个赌场里面有个包间,听说他们有什么五连,在曾洪富的保险柜里,千万注意安全……”

    那边分明是张明孝兴奋的声音:“好!我给他们说!”

    曾洪富难以置信:“你……是警察?”

    石涧仁不跟他废话,抓紧时间把桌上的酒菜随便赶了两碗招呼耿海燕来吃:“填个肚子,都饿死了!”

    耿海燕在防范那三个靠在墙边摇头晃脑的家伙,但比较雀跃:“我没拖后腿吧?我能帮上忙吧?”

    石涧仁狼吞虎咽说话都含糊了:“能……你怎么不怕?”

    耿海燕还把自己碗里的一块大鸡腿先挟给他:“有你在,我怕什么!我相信你肯定是做了准备的,不然在山顶早就说不来了,那会儿怎么都能脱身吧?”

    石涧仁顿了顿,从桌子上也夹了块看起来比较好的肉过去:“乌龟!保你长命百岁!”要说心里没点感动那是不可能的,自己敢镇定自若,那是因为一早就做好了准备,而耿妹子这是为什么?

    全身心的相信自己,这得是多大的信任才会把所有的安危都托付在自己身上,石涧仁甚至都有点惭愧,自己迄今为止也没有做到这点吧?他甚至有点想拥抱一下这个哪怕危急时候都想着保证自己安全的姑娘。

    耿海燕却嘲笑他:“这是鳖!人工饲养的鳖,你以为你们那酒店餐桌上卖的是乌龟?没见识!”

    石涧仁还是高估了曾洪富这帮乌合之众的抵抗力,或者说这些地痞流氓在面对警察的时候,天然兵种相克,几乎是立刻投降,不知道有没有逃出去的,反正张明孝很快就带着几个穿警服的过来敲门,石涧仁确认了声音才拖开桌子,指房间里的四个俘虏介绍:“喏,这就是金龙温泉度假城的老板曾洪富,这个流口水的是我们有线电视台的主播庞凯宗,应该是吸毒了才这样……”

    警察熟悉,拉了掰开嘴看看,就像是看牲口一样:“这么重的舌苔,溜冰的!”说完从后腰摘下手铐就把这几人铐在一起拖出去,曾洪富是最后一个,竭力在辨认面前的警服:“你们哪个分局的,我认识周大队,我认识李局长,让我打个电话……”

    警衔最高的这名制服点头:“嗯,还有呢?”

    石涧仁站在旁边观察对方,结果这名四十出头的警察快指派身边的下属:“记下他提到的这几个人,马上带到隔壁去突审做尿样检测,包括吸毒的那几个,让大堂服务员来指认哪些人是犯罪团伙成员,立刻分开一对一监督,挨个儿进行突审,第一时间清查他们更多的罪行出来,防止串供!”然后转头对石涧仁敬个礼:“石涧仁同志,辛苦你了!非常感谢你为清除地方黑恶势力做出的贡献努力,也感谢统战部和清塘集团对这次行动的大力支持!我是江州市警察局副局长盛国祥……”

    看着警员们把面如死灰的曾洪富拖出去,石涧仁脸上没什么得意的表情,只是点头同样感谢:“感谢你们对我工作的支持,不然遇见这样的事情,我也有口说不清。”

    江州市的警察局副局长基本上就是副厅级了,跟统战部的副部长差不多级别,所以对石涧仁这小副处那就是同为体制内的态度:“要相信上级相信法律嘛,一看石台长就是个刚正不阿、品行端正的人,这个案子未来有什么情况,随时相互通报,现在我先安排一部车把你们送回市里去?”

    石涧仁摇头::“我还在挂职呢,就回区里吧,辛苦你们了。”

    盛局长也不寒暄:“这是我们的本职工作……以后在北部区跟这里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给我打电话,我送你们走。”

    石涧仁似乎没意识到一个警察局长这样的态度对其他商人来说是多么趋之若鹜,点头笑着和耿海燕并肩出来了,这姑娘还得蹦跳着拉了他单脚把鞋穿上。

    张明孝一身黑西装,耳朵上挂着耳麦,手里拿着麦克风,像个特工似的得意洋洋跟在石涧仁旁边小声:“哎哟!别提多带劲了,监控中心那边全程把所有电话内容放大传输给好几部电话录音设备,我在他们警察的监控车里都能听得身临其境一样,他们的技术员还问是什么设备,结果来的职务越来越高!”

    石涧仁笑而不语,自从上次他知道唐楼里面所有音视频都能被监控中心获取信号,这回就要张明孝找技术总监协助了,对于高开明来说,这种技术活儿简直小菜一碟,只要自己的电话能保持一直通话的状态,自然能采样周围所有的声音取证,所以自己还得打电话给曹天孝感谢,通过统战部来说明情况,提请犯罪可能的线索给警方,自然也能得到跟普通报案不一样的待遇。

    只是原本让张明孝和警方协作沟通,仅仅以为是个诈骗吸毒层面的案件,现在看起来警方连副局长都出动了,收获不小。

    三人快步出来,之前热闹非凡的大厅里,现在到处都是蹲着抱住头的赌徒和黑衣平头,穿着制服的警察正在挨个儿训斥,地毯上到处都丢满了筹码,好一派鸡飞狗跳的场面,有几个人还偷偷的想瞄着这走过去的男女是谁,立刻就挨了警棍。

    石涧仁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走到楼梯台阶,好像几个小时前还富丽堂皇的石材装修梯步,这会儿仅仅因为摔破了些装饰花瓶和扯掉几张窗帘,就立刻变得败落,多下得几步,更是看见那些温泉城的员工满脸惊恐的站在大堂柜台后面,被警察要求全都抱头远离岗位,看向这边下楼来的人,目光更是慌乱不已。

    也许对有些人来说,这种被万众瞩目的感觉会心里特别爽,石涧仁却感到格外沉甸甸,已经走到大门口了,忽然开口对那位警察局长说:“温泉城跟景区还是个在正常经营并关系到数百名员工生计的企业,我不知道这种事情该谁管,希望你们能知会区里面相关部门,起码应该把这家企业运行下去,这不但保证了员工的生计,也应该继续为区里面提供财政税收和产值。”

    盛国祥奇怪的多看他两眼:“你还操心这个?”

    石涧仁摇摇头指指后面大堂里:“不是我操心,是心酸……”

    盛国祥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几个明显从长相上就是乡下妇女的清洁工,也抖抖索索的被要求站在墙角接受检查,哪怕警方这会儿不愿放过一个漏网之鱼的思路,但这么大的企业,普通员工的确不应该被当成嫌疑人一样对待。

    盛国祥再深深的看两眼石涧仁,敬个礼:“好!我们工作方式上一定接受各界监督批评,马上就调整,那我不送了!”说完直接在大堂转身回去,开始招呼下属立刻对普通员工进行岗位职务筛选并做记录后下班,只有财务方面的人员会被要求留下来交出所有账务接受调查……

    结果石涧仁没想到给自己挖了个坑。

    祝各位平安夜快乐,周末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