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873、装得再像,终究是要露出真面目
    混乱的车祸现场只有借助周围几盏车灯的光,也只有耿海燕注意到石涧仁愈冷冽的表情,有点担心的看看他:“这就是他们的命,我们已经做好了我们能做的,中午我的人要是找到他的车,没准儿都能有变化,对不对?”

    石涧仁轻轻摇头:“不是这个,我现在更笃信了要尽可能管好身边事的态度,不敢说事事伸手,只要在我们力所能及的范围,就要扩大影响力,拉着人心朝好的地方走。”

    庞凯宗其实一直靠得很近,隐约听见了点啥:“领导有什么想法?”

    石涧仁笑笑回头:“没想法,我上车等着了,外面冷。”

    庞凯宗也屁颠颠的跟着过来开车门,然后全程陪着,耿海燕给林岳娜打电话通知自己在这边,他也心怀鬼胎的听着。

    石涧仁的确是厌恶跟这种人打交道,索性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庞凯宗还吹捧他戴上眼镜显得文质彬彬,石涧仁都不想有什么回应,继续保持这种倨傲的态度吧,能让对方理所当然觉得他就是这种人。

    曾洪富还过来笑着给石涧仁烟,被摇头拒绝后满不在乎:“这些乡伙子也是活该,黑灯瞎火的一辆摩托车挤五个人,老婆孩子全都带上,不死全家才怪了!”

    石涧仁只睁眼看了看对方,那如有实质的眼神,竟然让号称区里面大老板的曾洪富讪讪的闭嘴回自己车上去了。

    很快连后面拍摄团队的三辆车都过来了,交通警和救护车才抵达现场,这周围已经三乡五村的人都乘着摩托车农用车过来了,最夸张的是一辆大货车装了满满一车斗的几十号人过来,浑没想过正是不遵守交通规则才引这样的惨案,这一车要是再出什么事,那就是别人来围观自己了。

    现场乱得简直一地鸡毛,哭天喊地的死者家属和那个肇事司机的亲戚还差点打起来,石涧仁没下车,只是坐在车窗边看着那些忙碌的公职人员,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有想过如果秉公执法就能避免这场悲剧的可能性。

    对方如果会这么想,那恐怕也就不是他们现在这样不耐烦的场面了。

    石涧仁不是对基层警察有偏见,而是自古以来握有执法权的胥吏,看似整个官僚体系的一部分,其实又游离于中国文官体系边缘,最能直接反应当时社会风气跟官场风气,特别就是公检法这个环节,他们看到的都是人性最肮脏黑暗的部分,浸淫其中还要洁身自好,那更是难上加难。

    这年头,真不怎么看好,特别是看着车窗外的制服点头哈腰给奥迪车打招呼,娴熟的把递过来香烟夹耳朵上招呼尽快清理车道把这些车辆放行以后,石涧仁再次闭上眼养神。

    但有点出乎他意料,两部车没有开到区里面最繁华的娱乐美食街道上,而是直接在城外一转前往两三公里外的温泉城了,石涧仁只微微睁眼看了下方位问一声:“这就到金龙温泉城去?晚上也看不到什么风光啊。”

    庞凯宗殷勤回应:“吃饭!先请台长赴宴!既然是有合作,那就先要把台长照顾好,吃好!喝好!今天嫂夫人在,我们肯定是要招呼好的!”

    石涧仁终于连贯说话:“昨天你找我谈到这个温泉城希望拍摄宣传片的事情,我让你把曾老板请到我办公室,结果你现在这是个什么意思?我说了具体谈宣传片合作协议,跟节目运营部谈,你跟他们共事这么些年,比我更熟悉吧,这么半拉半拽的把我弄到这个温泉城来干什么?”

    庞凯宗有点猝不及防:“啊?”接着立刻又是委屈的模样:“台长,我尽心尽力……”

    石涧仁打断他:“不用装模作样的说这些,待会儿请你给曾总说,吃饭喝酒就算了,有事情谈事情,没事情那就在这里把我们放下,自己回区里。”

    庞凯宗低声下气:“来都来了,您随便应酬一下,曾总很好客的!只要您肯给面子喝两杯,什么深厚感情都有了!”

    石涧仁其实已经看见前面温泉城的灯火通明了,冷哼一声:“话不投机半句多,哪有什么感情,燕子,给家里司机打电话,安排车过来接我们。”

    耿海燕一直在偷偷欣赏石涧仁这跟他本性不太一样的骄横傲慢,但石涧仁骨子里就不是这种人,所以蛮有喜剧效果的,而且对“燕子”这个称呼居然还没醒悟过来,石涧仁都抖了下肩膀,才如梦方醒的连忙摸电话。

    庞凯宗急得什么样了,干脆跃身一把从耿海燕手里把手机抢走!

    耿海燕什么人,石涧仁面前她可能看着就跟捋顺了毛的波斯猫一样温柔,别人么,她瞬间就能炸!

    啪的就是一耳光直接抽在了庞凯宗的脸上,嘴里更是毫不客气:“有话好好说,别跟我动手,老子的电话,还回来!”

    石涧仁算计得差不多,司机赶紧加快点度,这下正好把车在温泉城的停车场停下来,然后开了驾驶座的门跳出去,显然跟前车汇报去了。

    庞凯宗还在叽歪:“台长!不就是吃顿饭嘛,我千辛万苦的都约好了,您这样不是让我难做……”

    石涧仁推开车门出去:“谁让你安排的?你们到底想干什么?”后半句就是对着已经呼啦啦下车涌过来的曾洪富一群人了,四五个司机随从,穿着黑色小西装里面黑色t恤,无一例外剃着小平头跟光头,脖子上不是金链子就是刺青文身露出来,就差在脸上刻着“黑社会”三个字了。

    耿海燕自然是跟着他一起出来的,但石涧仁牵着她的手掌稍微用力,她就不继续讨要电话了,一起冷眼看着对方。

    石涧仁除了继续用反复无常的骄横气质来调动庞凯宗的情绪,让他摸不着头脑,其实也跟对方不停聊天废话扰乱他思维一样要扰乱对方的节奏,而且现在石涧仁实在不想跟这些社会渣滓兜圈子浪费时间,稍微一测试,就明白对方有用强的趋势:“曾老板,我作为区电视台副台长,市里面统战部的挂职干部,你这是想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么?我想打个电话通知司机来接人,都要对我进行限制么?”

    庞凯宗连忙下车从副驾驶绕过车头回合了曾洪富,刚想说什么,温泉城老板甩手啪的又是一记重重的耳光打在庞凯宗脸上:“叫你招呼好石老板!你怎么做的?得罪了贵宾是你赔得起的么?!”文弱的男主播差点没被一巴掌抽成陀螺,撅着屁股打转呢!

    可转头好像川戏变脸绝技一般,曾老板刚才还满是蛮横的黑老大气势又变得堆满笑容:“石老板!你是市里面的大老板,怎么敢有得罪你的事情嘛,来来来,欢迎您光临寒舍……”

    石涧仁摆摆手:“不用跟我玩儿这套杀鸡给猴看的把戏,有事说事,吃饭喝酒就免了,我自己有司机!”说着也拿出一部手机。

    曾洪富看着石涧仁的表情,上前两步,石涧仁巍然不动,目光继续冷冷的看着。

    在这种目光下,曾洪富只顶了半秒钟叹气:“大家都是文明人,你不按照剧本来,我们很难办啊……”

    可能他自己也觉得很幽默,带头哈哈哈的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