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871、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清晨的山里带着薄雾的清新,这会儿的古城墙上则充满了血色残阳。

    浑圆的太阳像个金盘子,一点都不刺眼,带着周围各色云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远山中沉下去,黑色的山脉剪影之上,红色的光芒映在每个人的脸上,有种让人叹息的美,因为站在这里,好像真的能望见那近千年前狼烟四起,血流成河的古战场,充分感受“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的冲击。

    不过因为晚了没交通车,所以几乎所有游客跟善男信女一个小时前已经匆匆离场,现在只有寥寥数人的工作人员和僧侣在围观难得出现在景区的拍摄团队,他们早就对这样的景色熟视无睹了,只是说今天的夕阳好像受了点云层影响,黑得特别快,回过头看古城墙这边背阴的部分已经黑乎乎一片了。

    于是只有整个团队惊叹着这有点意外的夕阳,抓紧时间拍摄,各种角度拍摄。

    石涧仁站在古城墙边的一个土堆上,看大家捕捉这漫天晚霞的景致,有个本职工作是新闻记者的员工扛着单反相机本来只是在抓拍静态画面,正好从石涧仁的后方看见他略显孤寂的身影,就悄悄绕到后面用夕阳作为背景给他拍了几张,石涧仁听见快门声音回头的时候,正好看见庞凯宗他们从远处的古城墙拱门走过来。

    好几个员工都看见了,还有人悄悄过来给石涧仁汇报:“曾洪富,金龙温泉度假城就是他的,区里面的大老板了!”

    石涧仁一点都不意外,站在那土堆上也不动,就这么带点很少见的傲慢,目光侧着注视走过来的人影。

    夕阳慢慢落下去,真的就是影子了,当然那条白围巾比较显眼,走近了石涧仁看见原来西装里面还穿着羊绒衫,所以没有让衬衫把围巾混淆掉,显得是如此抢眼。

    庞凯宗简直就是小跑着过来仰对石涧仁谄媚:“曾总!金龙温泉度假城的曾总,很想跟领导您交个朋友!”

    暮色中,石涧仁看不太清这曾洪富的面相,所以第一印象才全都集中在那围巾上,对方最后两下大迈步朝土坡上豪迈:“石台长好!真是久仰大名,早就听说你是影视剧大老板了,在我们这个区电视台简直屈才,屈才了……哈哈哈……”

    伴随很自来熟的哈哈哈干笑声过来的还有一双大手,石涧仁转身有点倨傲的伸一只手:“哦,曾老板好……”这一刻,石涧仁分明就辨识出来对方正是那天隔着汤池听见粗壮嘶哑的声音,当时带满了桀骜不驯的凶悍,现在却充满高亢的音调,孰真孰假一下就能区别出来。

    连声音语调都是假的,眼前这番做派背后蕴含的就肯定不是真诚,而是陷阱了吧?

    故意给庞凯宗制造点成功的希望,又一次傲慢的拒绝他以后,这么快就立刻邀约了同伙找来,如此低三下四急迫的心态,还有什么好事儿?

    这种无利不起早的人,只有暴利才能驱使他们弯腰。

    而且这反过来促使石涧仁对那家看起来生意盎然的温泉城实际运作状况产生了怀疑。

    最开始,石涧仁猜测对方是想借着投资诈骗钱财,毕竟自己现在也是他们口中的亿万富豪金娃娃嘛,但现在他多少需要猜测对方的犯罪底线了,能指望一帮吸毒的诈骗犯还有什么道德底线?

    对方万万想不到只是甫一接触,石涧仁就已经预设立场了吧。

    庞凯宗还在热情:“曾总非常有诚意的想跟领导谈谈,择日不如撞日,现在就请领导一起喝杯薄酒,真是辛苦了!”

    如果不是想确切的搞清楚对方的动静跟脉络,石涧仁哪有兴趣跟这种家伙瞎搅合,下巴抬得有点高,其实有点模仿当年宋青云的派头,那种市里面级别春风得意的模样,还不到京城里的做派:“好!我们这边也基本收工了,体谅一下,我得身先士卒的陪着这帮员工,你们先走,约个地方我随后就来。”

    没想到庞凯宗迫切到这么一点机会都不愿错过:“那……我们再等等,一起嘛!我们也很期待石台长带领大家拍出来的精品啊……”

    石涧仁只能笑着说等等了,自己抽身过去跟确实也在收拾设备的拍摄团队一起商量明天的时间安排,他建议做后期的两三个人今天晚上辛苦下,先大概的把今天拍摄这些素材剪辑拼凑出一个简单的版本出来,这样明天一早,大家就能看见个框架,起码知道还缺少什么,有的放矢的补充。

    前后说了十来分钟,还打了几个电话,一群人连忙点头称是,恭送副台长先走,现在天都黑了,领导先走!

    石涧仁找转身找到耿海燕安排:“我陪这几个人去走一趟,你代我请大家一起吃个晚餐……”

    没想到耿海燕居然不服从:“我跟你一起。”

    石涧仁批评她不识大局:“这几个人不是什么好人,而且……”

    更没想到耿海燕看得更清楚:“刚才你走开,他们几个相互点烟,我看见他们的脸色了,一脸的恶相!坏得很,我看见他们那会儿脸上的那种奸笑了!”察言观色可是她从小的傍身之技,更何况后来还得了石涧仁认人识人的真传呢。

    石涧仁都忍不住回头看了看那边忽明忽暗的烟头火光,耿海燕小声:“他们上来我就在那边的,本来在看你工作,他们也没注意到我站在树下,那个穿大衣的点火时候有点咬牙切齿的,好像说了什么,反正对你肯定是没好事儿。”

    石涧仁更不愿让她涉险了:“你坐他们的车一起走。”

    耿海燕这时候才依旧是那个梗着脖子也要抗争到底的火爆姑娘:“不!听见他们说你差点出车祸我就吓着了,现在你有危险,我更不可能走,拼了命我也要护着你!”

    石涧仁声音温柔下来:“听话,我知道他们不是……”

    正说呢,那几个烟头火光就过来了:“石台长,安排好了吧,我们……这位是嫂夫人?”庞凯宗很惊讶,实在是耿海燕这件黑色短大衣就跟黑夜中的迷彩服一样隐身啊。

    耿海燕干脆一把挽紧了石涧仁的胳膊:“对,我是他老婆,专门过来看看他挂职工作的,你们是他朋友?”

    曾洪富简直迫不及待:“缘分啊缘分,那就一起走吧,走!我们的车都发动起来了,这山上冷飕飕的简直没法呆!”

    一行人几乎是把这男女二人给裹带着拥出去的。

    两辆奥迪果然已经打着火亮着灯等在路边了。

    石涧仁还想说开自己的小越野呢,庞凯宗殷勤的打开奥迪后车门,耿海燕一屁股就坐进去了,石涧仁有点头痛的摁摁太阳穴,把手揣衣兜里也跟着坐进去。

    哐的一声车门关上就在其他拍摄团队成员略微不解的目光中疾驰而去了。

    那辆小越野就这么丢在山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