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869、我还不是可以!
    既然都提到了溶洞温泉的老板,似乎也在接近那些敲羊子的人和事,石涧仁点点头欲拒还迎:“可以啊,那下周约他们到我办公室来谈?”

    庞凯宗脸上瞬间开始放光,谁都能看出来的那种金光:“现在就去吧,这些土老财晚上都在外面潇洒,我马上打个电话就知道他们在哪里,您这么辛苦,也该放松一下了!”

    石涧仁尝试拿捏分寸:“哦,那就算了,以后有空再说吧,谈事情是公事,现在是私人时间,不混为一谈的,我再看看书,要不你先去忙?”

    再紧密的锁链,多来回拉几次都会产生松动,更何况这已经一门心思觉得要成功的瘾君子,那表情泄露的内容就太多了,功亏一篑的后悔,急于补救的慌乱,简直有点慌不择言:“忙啥子嘛忙,要娱乐才有欢乐,有妹儿有好酒,领导你给面子,他们绝对把你服侍得舒舒服服的!”

    石涧仁好笑的正色:“这算是腐蚀领导干部么?你这是在违反政策纪律,要我马上给区里面纪检办打电话?”脸色都在趋冷了:“明天要到山顶景区拍摄宣传片,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你就不用多说了,如果他们是要谈溶洞温泉宣传片拍摄的事情,直接到办公室,跟台里面节目运营部谈,宣传片的事情应该算他们的正式工作项目,好了,现在不要打搅我看书学习了!”

    庞凯宗脸上瞬息万变,可能一直到出门都没搞清楚为什么事情又态度陡变,但这回多半还是悔恨自己得意忘形的说错了话,明明都已经答应下来,又给翻脸了!

    所以看那一步三回头的表情,还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石涧仁更笃定对方是想从自己这里搞点什么去,想把自己也当成肥羊一样诈骗?

    这穷山恶水的地方还真不是那么淳厚的。

    石涧仁带着哂笑锁上门,重新回到桌边开始看书,他通常都会在九点钟以前把自己接下来需要找寻的书籍在书单上标注出来,然后带着浏览的模式顺着书架翻翻看看,这样才能最大效率的多读书,避免把精力浪费在一些无用的书籍上。

    大量的阅读是提升自己的最便捷方式,但前提是懂得有效选择,尽信书则不如无书嘛,不是所有的书籍都具备同等功效。

    十点左右,自己在接待台上留下借书编号的石涧仁把书本夹在腋下悠悠然的回酒店,上楼之前在路边再吃碗热腾腾的红糖醪糟小汤圆做夜宵,然后就能带着最美好的情绪入睡了,只是这周不能回市里早就通知了柳清他们,没法看见丢丢,算是个小遗憾。

    第二天一早八点过,石涧仁就穿着晨练的运动服到了电视台,十几个神色兴奋的电视台员工陆续过来报到,设备和车辆都是找台里租借的,石涧仁找杨台长商量了个很低的价格,几乎就是象征性的,也对,市里面早就淘汰的模拟信号摄像机、旧录音设备、几辆破车,其实都是这帮人自己平时上班在用的,根本不值几个钱。

    石涧仁简单的在会议室叮嘱一下,大家就带着热烈的情绪一起下楼上车,石涧仁把那辆小越野也开过来了,然后就在两部面包车,一辆双排座货车装得满满当当围着小越野刚刚开出电视台院子时,就看见外面菜市场边正有个身影在探头朝院子里面看。

    其他人兴致勃勃的都在拍摄事宜上,多半没注意到,石涧仁却不得不把车靠过去放下副驾驶车窗:“你怎么过来了?”

    这穿着一身黑色短大衣和坡跟皮鞋的不是耿海燕还有谁?

    如果说以前最喜欢模仿城里姑娘穿着的耿海燕到了平京把自己变得像个学生妹,在受伤以后才开始变得愈发文静的雅致穿着,石涧仁还是第一回看见她这样干练的成熟职业装,不是柳清那种标准ol套裙制服打扮,就是城里大多数上班族平时穿的白领装,配上整个梳起来在头顶的丸子头,清新自然。

    听见石涧仁的声音还吓一跳,才有点不好意思的笑起来:“本来准备只是来探探路,结果就被你逮住了!”

    石涧仁看看前后车辆都在探头,俯身把副驾驶车门打开:“上车吧,有什么在车上说,正要去办事呢。”

    耿海燕点点头,只拎了个很普通的女士挎包就上来了,石涧仁猜测她跟吴晓影她们一样,也是过来探望自己的:“你们商量过?轮流来这边玩?”

    谁曾想耿海燕好奇的看看只有前排座位的改装越野车,再回头看看后面空荡荡的被塞了不少电缆之类的东西随口:“没有啊,我们在这边开店,昨天刚到租了房子,还以为周一才能看见你上班呢,结果你没回市里?”

    啥?

    石涧仁差点踩刹车:“租房?”

    耿海燕回身坐正了笑嘻嘻:“对啊,就在这菜市场外面租的房,半年,我们在这里要开一家奶茶店和一家化妆品店,以前的店长现在的加盟商就是这个区的,我决定沉下心来研究这种四五线市场的需求,准备大力调整我们的产品定位。”

    石涧仁完全心知肚明:“你选哪个地方不好,偏要到我挂职的地方来?”

    耿海燕也会心平气和了:“没错,就是奔着你挂职我才来的,这一个月都在到处跑,把事情都安排处理好了,跟林姐也反复商量过,现在做街头饮品的越来越多,我们如果还想保持以前的一线城市布局,真的很难剥离跟润丰影业的关系,成本也越来越高,现在这种县级市、县级区才是全国有几千个市场所在,开春过后,我们的产品明显在这些地方更有竞争力,所以必须要做出调研调整,没有你在这里,我可能真的没法沉下心来呆半年,现在就这样你陪着我,我陪着你上班,我也没做错吧?反正柳清都说你要租房的,就像我们以前一样,算不算再次从头创业?”

    石涧仁都得竖大拇指了:“我发现你现在越发的会说了,随便找个理由都能说得头头是道。”

    耿海燕不得意:“还不是跟你学的……你们这是去哪儿?”

    石涧仁简单介绍了一下这个工作安排,耿海燕的确是能把他的思路吃透了:“你想帮助这群人提升以后,就算你走了,他们肯定也会站在一个更高的平台上努力?”

    石涧仁点头:“我来挂职的半年,就等于是播种的半年,帮助他们不断学习进步吧,希望中间能出几个带头的。”

    说着小越野车就开始进入山区公路,耿海燕还被提醒到:“想起来了!就是这个景区吧,听吴姐和柳清说过,你们在这里的山上遇到了车祸,差点出人命了!”

    石涧仁轻描淡写:“所以我们都要小心……”话音刚落,他就看见路边一辆熟悉的卡车,斑驳的蓝色车身锈迹和破损多处的腐烂木头围栏,再加上毫不掩饰的车尾牌号,传说中已经连人带车逃跑掉的那辆肇事卡车,居然堂而皇之的就停在山脚下一排门面的外面!

    这职能部门应该叫枉法还是玩忽职守?

    石涧仁有点无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