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867、天道酬勤而不是投机
    但传销的问题就在于,一切精神激励背后都是打鸡血似的欺诈,而不是落到实处的去踏实前进。

    石涧仁则在三天后交出来最后一枚彩蛋。

    没有一个人退出,十七个人,哪怕之前有多么怀疑自己的,现在都挖坑心思的结合自己承担的责任整理出来一份计划书,可以说这三天时间里有两天的周末,他们大多第一次处在完全亢奋中根本想不到娱乐或者抗拒假日被占用,周一的那一天更是让他们周围的所有同事都觉得跟磕了药一样浑身充满斗志,罗明远甚至这几天都失眠了。

    石涧仁把所有人的计划张贴在了会议室的墙上,必须承认就是这十七人中间,水平高低不一那也是必然存在的,有人洋洋洒洒的写了好几页,有人只能蚯蚓犁土似的歪歪扭扭小几行。

    这会儿公之于众,既有觉得自己写得是不是太热血上头怕被嘲笑,也有羞愧自己真的是肚子没货,反正都想不到石涧仁居然是这样公开。

    为什么要公开呢?

    石涧仁解释了:“先我非常高兴,面对我没有给出任何好处承诺的一番纯粹理想激励,你们都做出了回应,所谓高山流水遇知音的回应,这跟你觉得我弹的是高山还是流水没关系,重点在于你们接受了这个挑战,非常好……”

    有几个家伙悄悄把腰板挺直了,石涧仁拿出自己手里的一叠厚厚的资料分:“现在我们来看看你们的计划书将得到什么回应,这是我从国家电视台得到的一份宣传片拍摄制作全纪录,这种项目专业公司的市场报价是两百万起步,面向全国省市地县级单位公开服务,这份资料里面每个岗位部分做了什么,该怎么做,一目了然,这不是什么机密,国家电视台公开能拿到这样的资料,我已经按照各位的不同分工责任分别整理出来,你们再根据自己的计划书对照,你还缺什么,需要学习什么,马上开始,因为一周以后,我们第一次拍摄就开始尝试,每个人都要各司其职,展现出你们全部能表现的能力来,从策划、统筹、现场、拍摄、场记、灯光、编导、后期剪辑、配乐、配音,所有的一切每个环节都要进行,一周时间成片,然后我会请国家电视台的专家来给大家上课,点评这部宣传片的每一秒得失。”

    石涧仁说不用自己那些资源跟关系来为自己谋取什么,但并不代表他不会为努力的那些人提供光芒。

    区电视台的临时工、技术工、小摄影师们有点呆滞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只要付出了努力,就会得到这样的机会,明显就是对自己专业技能提高的绝佳机会,对于这些几乎工作在电视行业金字塔最底部的员工们来说,甚至不要什么改变,能够把参加过国家电视台专家培训这样的字眼写进自己简历,都是多么金光闪闪的履历了!

    但这一刻他们更清楚,这分明是个千载难逢的镀金改变啊!

    说是没有任何报酬,可这得到的却是比报酬更重要的提高,也许可以受益一生的提高!

    最后石涧仁提醒这每人一份的资料里面还有张光盘,是目前国内已有的二十多部各地宣传片和国外类似的国家公园、风景区宣传片,如果说自己独创还有点强人所难,但这些已经工作了好些年的专业人员,模仿和欣赏水平总该有吧?

    于是这场原本是周围人看笑话的拍摄制作团队,很快就演变成了周围人羡慕不已的美差!

    石涧仁从没要求过对这些东西保密,所以整个拍摄团队演变成巨大福利的事情立刻传遍了整个电视台,甚至连整个区公务员系统都传遍了:有线电视台那个挂职的异人副台长,居然是个财大气粗的狗大户!

    自费掏了两百万来给员工上培训班!

    传八卦嘛,通常口耳相传最后都会走样的,重点都在那两百万上面,连杨玉国都问石涧仁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石涧仁多轻松的:“以前搞抗震救灾工作时候认识的国家电视台知名编导,后来做了赤子之心的制作主任,是我朋友,这次拍出来给她过过目。”

    杨玉国立刻有点惴惴:“啊?真的在一周内就要拍出东西给国家电视台看?能做到嘛?”

    石涧仁一贯实践派:“试试看啊……”

    人是不能闲的,闲久了,稍微努力一下就觉得自己在拼命。

    这就是宣传片团队成员的最大感受。

    整整一周时间,石涧仁还再三强调了这是业余的活儿,要是耽误了正常工作,那就自己承担责任,所以这帮家伙简直像是被压榨了老命似的!

    然后他们周围挤满了各种看热闹的同事,之前闲言碎语的冷嘲热讽,现在变得简直谄媚,希望能跟着搬个凳子扛个设备什么的,削尖了脑袋也想再加入进来,还有不少人主动来石涧仁的办公室谈心递请战书的。

    可惜了,石副台长总是带着一副笑眯眯的表情:“这次的人手已经足够了,下次请早,但我们并不拒绝任何参与旁听学习,谢谢。”

    这其中,当然就有第一个对他表忠心的那位男主播,庞凯宗。

    当初在石涧仁洗烧开水器的时候,庞凯宗就主动献殷勤,但石涧仁不接招。

    所以好像感觉被冷遇的庞凯宗之后应该是嘲讽声音中最响亮的那个,不得不说他这报复心实在是有点强,没能让他称心如意就立刻反戈为敌,可看见石涧仁好像有点手眼通天的味道,又立刻趋之若鹜不计前嫌了。

    而且和其他人大多是遮遮掩掩找宣传片团队成员套近乎,少数到办公室找石涧仁拉关系不同,庞凯宗直接跟到图书馆来。

    显然是对石涧仁这些天的工作生活轨迹了若指掌,就在石涧仁照例到开着灯的期刊阅览室找工作人员拿书库钥匙的时候,就好像偶遇似的,心不在焉翻着一本电影杂志的庞凯宗立刻站起来,一脸惊喜的迎过来:“领导!您也来看书了?”

    引得阅览室其他人抬头瞩目。

    期刊阅览室的照明不错,石涧仁能更加清晰的看着面前这张俊俏端正的脸,相比第一次在晨色中楼道里对对方面容的观察,又或者其他时候在演播室里看见对方化了妆在镜头前面的模样,这一回是最近最清晰的。

    石涧仁再次验证了自己学过,但还没验证过的一种面相:面容枯槁,两目神昏,从眼底深处似乎都能感觉到在睡觉似的,哪怕强打精神做欣喜状,都掩盖不住那种神不守舍的萎靡不振!

    神不守舍的惊慌不少见,但随时保持这种感觉,灵魂出窍的味道,用老头子深恶痛绝的话来说,这个人是抽鸦片的,那个曾经举国上下都被鸦片打倒的东亚病夫年代里,老头子见得太多了。

    换做现在的说法,这个人吸毒!

    所以石涧仁下意识的第一时间里就不想跟这个人接触。

    特别是当他在温泉汤池里,隔墙有耳的听见这把播音级悦耳声音时候。

    他就能笃定老头子说的那种种细节,放到百年以后来都是一样的。

    这个人不但吸毒,还跟一些污秽不堪的家伙打得火热。

    真正的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看看这张几乎每天都能出现在区新闻画面上的英俊脸庞吧,太具有欺骗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