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863、你要什么?
    起码连曹天孝都听说了,打电话给石涧仁开玩笑:“你这是不是太标新立异了点?”

    石涧仁不跟他过多解释:“不违规也不得罪人吧?”

    曹天孝还是哈哈哈的:“没有没有,很少看到你这么认真的挂职新阶层人士了,居然真的脱产全心全意的做这个副台长,今天于部长和朱部长在会上都提到了你,说年轻人确实是有干劲有朝气……那么我私底下要跟你说的就是注意点方式方法,注意团结,我知道以你格局,是不会太过在意这个挂职会给你带来什么好处,但我更希望的是留下一个真正的典范,这个我们也是需要树立先进模范的。”

    石涧仁听得懂弦外之音,其实这个电话说得很清楚,肯定还是会有人对自己这种做法不高兴,因为对于平庸者来说,他们巴不得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跟他们一样懒惰,这样就不会照射出他们灵魂里的愚昧,就可以让他们心安理得的自欺欺人。

    可这世界上成功的永远都是那些努力的聪明人啊。

    所以修整好花台以后,石涧仁的下一步就是清理整个电视台办公楼的后坡!

    区县事业单位不会跟大城市里面的办公楼那样周围寸土寸金的,现在从楼上往后看出去,围墙外面还是农田呢,不过这起码有上千平米的电视台后坡用杂草丛生来形容都太简单了,一人多高的野草荆棘加上密布的各种自然生长树木,估计蛇啊兔子之类的都不罕见,而且靠近办公楼这边窗外丢满了各种随手扔出窗外的办公垃圾,虽然不至于堆积成山,但看着就让人觉得恶心!

    不过从石涧仁慢悠悠的沿办公楼侧面开始动手,这回整栋楼的人都不会怀疑他一定会在半年时间内把整个后山坡都收拾出来的决心了。

    所以有七个员工开始跟着他动手,但最早那五个里面有俩放弃的。

    接着在所有员工的关注下,杨台长叫了副台长到办公室去谈话。

    可能换了绝大部分的一把手看到这样的状况都会有点不舒服,严重的甚至会觉得非常恼怒,这分明是在挑战自己单位一把手的权威嘛。

    但比较讨厌的就是这厮却又是个挂职的,且不说给他穿小鞋有什么效果,人家以后根本不会在乎从这里得到什么,所以杨玉国的开场白也不得不先表扬,表扬副台长艰苦奋斗的精神,还开玩笑说既然听说石涧仁都是大老板了,干脆请个清洁公司来一股脑的做了嘛,也算是扶贫互助支持工作,有线电视台可是清水衙门呢。

    石涧仁真讨厌,居然引经据典的打官腔,说是按照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艰苦奋斗的精神,提倡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他不跟杨台长讲那些大道理,兜了会儿圈子就拿出电脑打印的稿件来,关于拍摄本区旅游景点形象片的专题方案,几番修改以后才整理成稿。

    杨玉国一听简直喜出望外的皱眉:“这是旅游局的事情,你怎么擅作主张呢,财政经费呢?谁给?你给?小伙子,年轻有冲劲是好的,但是要考虑工作方式方法,要先考虑这么做会带来什么负面影响,会犯什么样的错误……”

    本来就是想敲打一番毛头小伙子的老前辈如获至宝,根本就不细翻这十多页密密麻麻的方案,由此延展开去,那些最近不务正业去打草松土的员工在工作中频频失误,而且分明有搞小团体拉小圈子的苗头,这是极为错误滴,不能让这种错误的自由散漫再展下去了云云……

    恐怕这位的思维模式都用来娴熟应用这种所谓的管理艺术了吧,让石涧仁真正见识了一场什么叫理论联系实际的批判主义,不像其他挂职干部那样只是偶尔来挂个号叫做无组织无纪律,要求熟悉了解各部门工作状况叫做外行指挥内行瞎胡闹,最大的危害当然就是煽动不明真相的年轻员工脱离正确领导。

    说到后来,杨玉国台长从苦口婆心变成了有点生气的拍桌子,警告这样的挂职干部是他从来没有看见过的,如果再这样瞎胡闹,影响了电视台正常工作秩序,他就要打报告给上级领导部门要求把这样的挂职干部调回去,甚至说出豁出去这个台长不做了,也要用几十年的党龄来保证电视台工作的正常运转!

    说得好像石涧仁是洪水猛兽的大怪物一样。

    可能让这位五十多岁的老干部越说越激动的原因,就是石涧仁的表情吧。

    按说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在遭遇这样的领导批评时候,多少也应该涨红了脸,就算不羞愧也应该有点愤怒或者其他情绪吧,石涧仁就那么端端正正的坐着,平静的看着对方挥,表情既不讥讽嘲笑,也不冷漠抗拒,甚至还有点专注,期间还时不时的点头。

    这让人很烦躁的!

    让人非常清楚自己在无理取闹的上纲上线……

    所以杨台长居然现自己有点情绪失控了:“我说了这么多,你有什么意见没?我们是讲民主的,都可以摆出来谈谈嘛!”

    石涧仁还是安静:“您说得非常对,我确实太年轻太天真,有很多工作都没有做好,漏洞百出,那么我现在非常真诚的希望得到您的指导,特别是就刚才您指出的这些工作上的失误跟问题,我一定会虚心接受,那么现在我把刚才您说总结一下,回头一定会逐条整理出来检讨自己的工作,第一条是没有遵守挂职人员的工作时间……”

    杨玉国惊恐的现,这个年轻人居然把刚才自己唾沫横飞的一大堆话,清晰无比的全部列成一条条摆出来!

    原以为自己只是用领导的气势,体制内的惯例就可以让对方不知所措的局面,竟然全都真的听进去了,还准确的转换成文件格式表述出来,他丝毫不怀疑,回过头依旧能把这完全有些荒诞无比的批评全都整理成文件。

    因为明明他的内心是清楚这个年轻人做的没有半点错,只是在挑战他这个平庸之辈的权威而已!

    但更让他吃惊的是石涧仁好像在说别人的事情一样,不带半点感彩的讲述完这十多条“罪状”以后,居然还是回到那份专题方案上面去:“我提出这份方案的初衷,在最后三页说得很清楚,只是因为今年国家电视台有一个区县广播电视合作项目评比大赛,这就是我们跟旅游局合作的最好时机,无论能不能在这次大赛上获得奖项,起码今年的年终总结,不会跟去年几乎一模一样,也不会跟前年一模一样,同时对于青年员工的带动,我也是基于全国广播电视技术维护技能评比的基础上来进行的,其实上级部门对于基层广播电视部门做了非常多的指导跟期待,这些都在办公室文件中体现出来,我们只要按照这些文件精神去做,在今年年底的时候,区有线电视台就有可能获得江州市电视台通联工作先进集体的称号,我已经查阅过去年获得这些称号的区县电视台工作样本,也就是在类似这几个部分上面做出成绩就行,而所有这一切出成绩的时候,早就在半年以外,跟我无关了。”

    刚才还吹胡子瞪眼睛的老台长,这会儿眼睛定定的看着年轻的副台长。

    石涧仁的眼神依旧平静无辜,五六十岁经历了多年岁月的人一定能看出来其中的无欲无求。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大多数人都会动心。

    只要能换取一点改变,送你一场富贵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