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857、庆幸
    于是直到公司的三部车被电话召过来,当地交通警车也抵达现场,柳清才颇有些不情愿的从石涧仁腿上下来,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绝对没有不好意思的表情,还对吴晓影说自己穿得薄,坐带着湿气的石头台阶上太凉。

    吴晓影非常配合的笃定点头:“那必须的!”好像她自己就坐在热炕头一样,不过她那大衣下摆卷几层垫着坐确实没那么严重。

    实在是都有点双脚发软不想站着了,更不想到车上去坐。

    柳清断断续续的说了自己看见的感受,后怕要不是停下来靠边看房子,开上去没准儿就迎头撞上,那结果就是另一码事儿了。

    吴晓影看看石涧仁:“不是你机敏,这就是另一码事儿,家破人亡了都。”

    石涧仁笑得也不是那么云淡风轻。

    他能逃过一劫,说穿了就那么简单,失控的车身斜着扫过来,车尾几乎就跟路边平行过来,瞬间感觉躲不开的石涧仁,干脆选择躺在地上,载重货车通常都是高高翘起的车厢后部,距离车轮还有一两米的距离,他就躺在地上双手护头眼睁睁的看着车尾在咫尺头顶把副驾驶门扇撞飞,然后车身倒是也顺着撞击弹开一截,地上的他毫发无损,除了被车轮溅起的路面晨露泥水洒了一身之外,堪堪躲过,甚至还能记住那破烂车厢挡板上的车牌号。

    交通警来了以后很庆幸,说车身损毁到这种程度,车上的人还都没什么伤,真是万幸,而且这条路上车辆并不多,车祸也比较少,所以哪怕石涧仁没有表露自己本区公务员的身份,他们还是立刻记录了事件经过,接受报案并开始追查肇事逃逸车辆。

    张明孝亲自带着商务车和拖车过来的,也有点瞠目,但石涧仁却拒绝了这时候干脆回去压压惊的建议:“拖车把受损车辆拖回去,我到山上景区看看,今天的工作还没完成。”

    柳清这会儿说什么也不可能先回去的,情绪都还没平复呢,一直低着头,吴晓影倒是戴上墨镜笑嘻嘻:“嗯,说好一起走的,张部长先回去吧,我们晚点把这辆车开回去。”

    张明孝本来想跟着的,但眼力好,看柳清那红肿得跟杏儿一样的水泡眼就照办了。

    这回当然是石涧仁自己开车,交通警比拖车先来,所以他也打听了不少消息:“这些建筑的确是民国时期的别墅宅子,后来基本收为国有,派出所、养路段、护林队在使用,但这两年荒废得多。”

    吴晓影抱着孩子坐在后面:“我还以为你在跟警察打听肇事车的事情呢。”

    石涧仁摇摇头:“一切按照法律来,这样的司机浑不把别人的性命放在眼里,迟早出大事,还是早点接受教训比较好。”

    柳清坐在副驾驶,躲靠在车窗角落斜着面对司机,后排看不到她的动作跟表情,然后肆无忌惮的把目光锁定在石涧仁脸上,不说话,但眷恋的情绪非常浓厚。

    石涧仁注意到,用表情示意她,柳清安静的摇摇头,目光依然不闪躲。

    驾驶员就专心开车了。

    其实从城里出来上山一共得十来公里,随着两边的农家建筑增多就到了,没有特别醒目的景区宣传,也没有因为景区把沿线的农家建筑给修缮一下,沿途甚至有点杂乱,然后忽然就看见一个停车场跟收费杆了,还是因为来得早,没什么车跟人,但一些农妇已经带着水果、小风车、小食品、景区纪念品等各种物件用挑担或者背篓装在路边准备售卖。

    最近多次开会研究过月亮湖景区的石涧仁有点熟悉这种状态,无奈的摇摇头,这种典型靠着老祖宗遗产吃老本的心态,迟早会被消费市场抛弃,主管单位甚至还没这些周边农妇积极。

    所以这辆别克商务车还得在景区横杆外面等工作人员上班,吴晓影倒是趁着这个时候用小竹车推着丢丢去买风车之类哄孩子了。

    石涧仁本来也跟着一起的,被吴晓影撵回去:“我很清楚自己的感受,也知道我做的决定是正确的,这样的事情只是让我更坚定了信心,但你那秘书可不一样,好好安慰下,女人总是比较感性的。”

    说得好像自己不是女人一样。

    石涧仁也不上车,就靠在副驾驶车窗外:“好点了没?是有点吓人,但更重要的是提醒我们注意交通安全。”他可真会避重就轻。

    柳清把目光转到看后视镜:“如果我说这件事让我清楚了你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会不会对爸妈有点不公平?”

    石涧仁想了想:“那是亲情,我们这是工作中建立起来的朋友伙伴感情。”

    柳清唔一声:“你认为是友情那就是友情吧,既然你不想谈爱情,那我也陪着你不谈爱情,我说了,就这样陪着你一直在一起,就像简爱里的女主角那样。”

    外国文学作品的确不是石涧仁钻研的对象:“我还是祝福我身边每一个朋友有自己的爱情……”

    柳清打断他:“我知道,所以我们不谈这个,你还是想想未来怎么面对纪小姐吧,有时候我甚至很庆幸我的秘书身份,我不用像耿小姐或者赵小姐那样面对很多压力才能跟你在一起,就算不是爱情,你也是个让人愿意相处的好男人,所以要跟你在男女关系上较劲,那真是个不幸的事情,我也很好奇,到底你会跟谁在一起,你总会结婚生子的吧?”

    石涧仁现在都不敢确定这事儿了:“结婚真没想过,生子的话,丢丢已经让我有了最深切的体会,好像也没这个必要了。”

    柳清看着远处推孩子在小摊贩之间游走的吴晓影不说话了,但抿紧嘴唇的小兔牙显然在思考什么,其实精神状态还是处在不太正常的范围内,包括吴晓影也都有点,现在推着孩子在各种充满生活气息的摊贩之间走动,不用买什么都会觉得心安很多。

    不是谁都能跟石涧仁那样内心波澜不惊,当然他也仅仅是从脸上看起来很平静。

    而且这样在事后走走散散心,应该比立刻回家躲在家里强。

    姗姗来迟的工作人员倒是在检票的时候说了个八卦:“山下警察已经设了岗,经过的每一辆车都会查询有辆挂着报废车牌照的货车是谁的,说是今天半山腰出了车祸,差点死人,你们看见类似的车也记得电话报警。”

    车祸当事人撇撇嘴答应了。

    商务车就停在了外面停车场,三人推着竹车慢慢步行上去,石条砌成的登山步道上,石涧仁就把丢丢又用篼布背起来,一手拎竹车一手拿小孩的各种用品,两位姑娘反而一左一右悠闲自在的照相,只是吴晓影主要拍人物照,柳清按石涧仁指的方向拍景致。

    几乎就是突然一下,本来很寻常的依山古道,忽然在穿过一个两米多高的拱形石门以后,眼前忽然就豁然开朗,明明一路三五百米走上来都是郁郁葱葱的原始密林,这个更像是山崖两壁之间桥拱的拱门另一边就变成开阔平坦的石板铺就场地,各种高低毗邻的石砌建筑遗迹,然后一直延展到外围,就是坚实的城墙!

    城墙外面就是连绵起伏的山脉,站在这里一眼望穿,真的是个易守难攻的艰险所在。

    石涧仁提前有了解过这个风景区:“宋代抗蒙的主战场之一,前后打了三十多年,当年据说蒙古大汗打到江州来,结果被一支冷箭射中了眼睛死在江州,因为各路兵马为了回去争王位,踏遍欧亚非四十多个国家的蒙古大军结果就在江州戛然而止了。”

    柳清终于回忆起春游知识来:“是这里么?不是这里吧,应该在另一个县!”

    石涧仁点头:“对啊,可其实当年几十万兵马准备打下江州再顺水而下攻占整个中国江南的,这几十万人铺开,攻打的战场肯定不止一个点,但就因为那位大汗丧命在那里,所有的历史都只记得那里,把那里誉为改变世界史的明珠,这些地方同样险峻巍峨,同样是当初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却默默无闻的一直荒废如今。”

    吴晓影算是听出点味道来了:“就跟人一样?”

    所以哪有什么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