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855、旦夕
    等吴晓影和柳清梳妆打扮出门,到隔壁敲门没声音,打电话给石涧仁,却听他说在楼下等了好久。

    再然后看见他的时候,两位女性简直大跌眼镜,这家伙居然去买了件乡下背孩子的篼布,堂而皇之的把小丢丢背在背上到处溜达,小皮猴这会儿觉得还新鲜,乐不可支的抓着石涧仁的头发只会呀呀的叫。

    吴晓影真的是全套装备都进口来的,提篮、奶粉、奶瓶、开水壶啥都是进口的,穿着衣裳也都是高级童装,尽可能朝着时尚好看打扮,哪怕明知道这小孩儿的衣服穿不了多久,只有在家才穿那些百家衣,出门必定全身名牌,这点倒是完全符合她的价值观,便宜无好货。

    所以小丢丢一直都说得上是新潮国际范儿的,结果今天石涧仁这一搭配,浓郁的乡土气息让吴晓影要晕厥,柳清笑得都喘不过气来。

    石涧仁无所谓,带着到附近一家早餐店,指点这里的鸡蛋饼和油茶是一绝,吴晓影尝试了几次想把儿子从石涧仁的乡土包布里面解救出来,却发现只要试图去解开,小丢丢就要闹,最后只能无奈的放弃,让笑得花枝摇曳的柳清去把车开过来,毕竟戴着墨镜的她和背着孩子的石涧仁都不合适。

    秘书赶紧去了,独处的一家三口坐在路边小店,周末的县城街道冷清得很,但经过的人都会看一眼这个路边穿着高档大衣的美女,哪怕戴着墨镜也会觉得惊艳,然后就觉得她旁边坐的这个男人太挫了,穿着打扮普通不说,还居然背着个小孩,还是用农村土布兜着的,很容易让人脑补出一幅女人在城里发达了,男人从乡下找来哭诉的狗血剧场景。

    吴晓影享受这样的场景,还翘二郎腿了:“上次我俩单独在一起,已经过去一年了,变化还是蛮大哦?”

    石涧仁略微驼背的方便丢丢趴在自己身上:“我很喜欢丢丢,在你有新的感情之前,我会承担起父亲的责任来。”

    吴晓影转头看看他,从兜里摸出个小数码相机:“我懂,以你的心性,不管孩子是不是你亲生的,你也不会因为有孩子就放纵自己跟女人厮混,不爱我,就不会耽搁我,对吧?”

    石涧仁迟疑了下,还是没再次问出那个问题来,好像双方都有点心知肚明:“接下来半年我的主要重心会在这里,争取每周或者每月回去,你……如果有空也可以带丢丢过来玩,这半年过后,多让他陪着我生活都行。”

    吴晓影咔嚓咔嚓的拍几张照,还娴熟的把相机设到自拍放桌面上给三人同框以后揣回去:“我也没爱上你,那是星澜那样的小姑娘才会奋不顾身的飞蛾扑火,我太清楚你这种男人的志向了,但我有信心跟你一起走下去,就当是我们的肩头留给丢丢站在更高的,让他把你未来可能未完成的事业延续下去,我的人生也就完满了。”

    石涧仁笑笑:“我更倾向于孩子未来靠自己。”

    吴晓影伸手摸摸他背上的孩子后颈窝,确认体温:“做爹妈的有能耐,那该让他出人头地又怎么了?你不是对自己的心性很有信心么,那就教导给孩子啊,从小过得富贵点,不也是在磨砺他的心性么?”

    孩子还没满一岁呢,标准的两口子就开始为了教育问题有分歧了,还好石涧仁不争:“到时候看吧,顺其自然。”

    吴晓影更像是在享受这种过程:“我结过婚,离过婚,但在你面前我从来没觉得低人一等,没觉得争不过年轻小姑娘,但我渴望的爱情是水到渠成的那种两情相悦,这种情况也许永远不会出现在你身上,所以我很理智的不会昏头,我做什么都是精打细算过的。”

    石涧仁终于犀利:“包括这个孩子?”

    吴晓影脸上窘迫一下强硬:“就是!”看石涧仁表情没变化才继续:“现在我觉得很幸福,有个自己可以深爱的男人,起码会让我爱二十年,还不会离我而去……”

    石涧仁也能面无表情的打岔:“现在小孩儿早恋十三四岁就有,富贵点的更招人。”

    吴晓影气得乐:“哎哟!看来你很笃定能把撩妹的功夫传给儿子嘛!”

    石涧仁其实看见远处的浅蓝色i开过来了,压低点声音:“我没撩女孩子,我真心诚意的和我认为可以做朋友的伙伴们一起在努力,如果你觉得这件事情上面我有所亏欠,我……”

    吴晓影跳起来对轿车挥手:“没亏欠,你的态度我很满意,我也没那么低三下四,我有我的骄傲,也有我的幸福跟自豪……谁坐后面?”

    简短而深刻的谈话戛然而止,这的确是个问题,i说起来是四座车,后排近乎于没有,最后不太可能让长腿妞和大汉坐后面,吴晓影只好抱着儿子蜷在后面,还抱怨:“早知道就开辆商务车来了,下回再也不开这个车!”

    柳清本来要换石涧仁开车的,结果这家伙拿了张旅游地图出来:“我给你当导航……”

    好吧,漂亮的小轿车就带着一车人出发了,其实很近,出了这个县城所在地,很快驶上一条弯弯拐拐的盘山道路,柳清开始回忆起来,好像自己小学跟初中的时候来这里春游过一次,吴晓影跟她打听那时候有没有喜欢的男生。

    她总能神奇的把工作状态转变成男女之间的事儿,而且还一点都不畏惧石涧仁的脸色。

    这让石涧仁无奈的问她借那台小相机,结果吴晓影再次意外的拒绝了:“家用!不是给工作安排的。”

    还好柳清是个合格的秘书,伸手指指后面:“我包里有,以前我们在平京用的那台数码相机。”吴晓影促狭的没有帮忙拿,而是把整个包递给石涧仁,飞快瞟见的司机才赶紧提醒:“打开,靠你那边内侧,右边,其他的别翻……”

    石涧仁怎么可能随便翻,找到相机拿出来,翻开镜头就凑在车窗边开始拍照,因为景色已经开始出现了,正是出暖花开的季节,江州一直被称为雾都,这会儿有点早还有山间薄雾,i在略显狭窄的山区公路上面跑得很稳当,周围那些绿得沁入心脾的树林间,还偶尔会闪现出一两栋宅子来。

    而且是带点石库门建筑风格的那种灰黑色砖砌老式建筑,经历了产业园建筑设计的石涧仁现在有一定的鉴赏能力,有点吃惊的让柳清开慢点:“这些建筑很上档次,还很有些年头了,不像是农家建筑。”

    吴晓影在后排连对外观望的窗户都狭窄:“好看!干脆停车看看!”

    柳清看石涧仁点头了,才把车找寻一栋拐弯处建筑旁路边停下,后面的母子还得艰难的钻出来,石涧仁接过孩子脱下自己的夹克再包裹严实一些,山上的温度明显更低点,柳清已经走到那铺满松针的建筑台阶上,转头大声汇报:“应该是民国的……我记得好像陪都那时候是说有不少达官贵人的避暑别墅就修在这座山……”还没说完,站在高处的姑娘脸色突然变得极为惊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