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853、讲啊,继续讲你的大道理啊!
    石涧仁心心念念的计划,用吴晓影来说就是:“你现在这样的地位规模,费那个劲干嘛!一锤子买卖砸晕了他们就摆平不是么?”

    起码一小时后,参观、寒暄、客气的啰里啰嗦,从电视台出来,然后还得千般万说的推掉冯周二位老总的晚宴邀请,天都快黑了,三个人最后才坐在石涧仁挑选的一家区府外面餐厅包房里吃饭,石涧仁说这家的酸辣兔丁很有特色,柳清立刻有点咽口水的赞成。

    出了电视台,石涧仁才把孩子接过来抱在怀里,好像有个神奇的开关,只要小丢丢跟他在一起,石涧仁那淡若风云的气质就不见了,变得小心翼翼的遮挡着,一会儿觉得路上风是不是有点大,一会儿又感觉对面车灯有点晃眼睛。

    吴梦溪只轻笑不说话,到了包房才这么评价石涧仁的一周工作:“你看人家这两位挂职的,来报个到然后就回去了,周末了再来看看开个会,这才叫挂职,你真以为是让你来当副台长的……”一边说一边娴熟的给孩子兑奶粉。

    不过石涧仁抬头看她一眼,没什么特别的眼神,这姑奶奶也就住口了:“我随便说说,你不在公司,感觉少了主心骨似的,老唐又带着人跑俄罗斯去了,他这一年到头的差旅费可不得了,你得看看性价比,你在这边不是浪费时间么。”石涧仁的目光继续无辜,她受不了:“好好好,我不说!”然后就把奶瓶递过去,看石涧仁娴熟的滴点到手背上感觉温度,再轻轻哄着孩子喝,刚才她脸上那点不耐烦也消失殆尽,换做温柔的笑意,注视着有点发怔。

    柳清兴致勃勃的在菜单上自己选好了菜肴拿到门口递给服务员才坐回来:“润雨细无声,阿仁从来都不喜欢用钱权或者别的什么东西砸人,影响改变是从内而外的,而不是强行压着别人,对吧?”

    石涧仁唔一声不抬头,专注力肯定在奶瓶倾斜程度上,丢丢喝起来好大一口气呢。

    吴晓影从自己的神游世界出来,笑谑秘书:“很懂这个男人嘛,要好好珍惜这种红颜知己哦!”

    柳清其实是有战斗力的,笑笑倒茶:“吴姐开什么玩笑,这是我的本分。”

    吴晓影有分寸:“接下来怎么样?周末了不上班,你这样子也没打算回去?是因为孩子?”口吻尽量公事公办一点,可搭配小孩奶瓶的场景,怎么都像家里老婆出来抓丈夫回去的。

    石涧仁真不是逃避:“既然来了,那就要把这个工作做好,你们来也正好,其实这个区还蛮不错的,有两处比较有名的风景点,今天早点休息,明天我们一起去游览一下?”

    柳清都吃惊了:“游览风景点?我们到平京工作一年多,你也从来没去过长城故宫游览!”

    石涧仁还要轻轻摇晃孩子,方便丢丢把最后一点奶吸收:“我到平京去游览长城故宫除了感叹下古往今来,有什么意义和用途?我还没到游山玩水的时候,现在既然是在这个区电视台做副台长,那就需要发挥这个单位应有的作用跟职责,作为一家区电视台,为什么不能把推广本地风景区,制作相关的专业素材作为工作内容呢?这对于扩大本区经济收入,增强旅游事业就业,拉动消费……”

    吴晓影有点头痛的伸手接过空奶瓶:“好了好了,我们知道你的意图了,很好很好,你不用打官腔了,才来挂职一个星期,说话就完全跟齐雪娇一个味儿,够了!”

    石涧仁惊觉:“真的?”

    吴晓影肯定:“你已经有体制内的那种说话口吻跟态度,别半年以后你改不回来,真的去选择做官吧?”

    石涧仁摇头:“不会的,只是体验一下这个角度,到哪山唱哪歌嘛,可能这些天我确实是看太多文件了。”

    柳清闻言已经从自己的手挎包里拿出记事本:“我知道的这个区一个是溶洞温泉,一个是山顶石刻,好像山顶石刻是南宋年间的,需要联络安排哪些部门跟进呢?需要通知影视公司或者导演、摄制组么?还有柳台长那边需要打电话联络一下么。”

    这才是专业秘书的态度,不质疑老板的决定,而是立刻铺排开需要衔结的工作,提出各种可行性跟可能。

    石涧仁却摇摇头:“还是那句话,我只在这个电视台职责范围内去完成,如果我用原来影视集团的资源,市里面的各种资源,碾压性的来完成这个任务,对我,对相关领导跟部门也许是好处,但是对这些有线电视台的员工有什么意义呢?他们依旧过着自己朝九晚五,毫无追求跟兴奋点的生活,这种生活的专注点最后只能落脚在打麻将、喝酒、钓鱼等等……”

    吴晓影笑着鄙夷:“你先进,还不许别人享受生活了?”

    石涧仁也笑:“不是这个意思,每个人都有享受生活的权利,我也不觉得打麻将喝酒钓鱼有什么不对,但很多时候迫于无奈才干这种事的,因为他们没得选择,生活就是这样,除了每天上班坐办公室翻翻报纸喝杯茶,把交待的那点事情敷衍过去,没有任何盼头,薪酬不会有变化,一眼能望见二十年后是什么样,一切都按部就班,很多人是因为生活变成这样了,才不得不给自己找点乐子,夹缝中无可奈何的乐子,没得选,我想给其中一些人多点选择,总有些人愿意干点能改变自己和周遭的事。”

    柳清的笔顿了顿,没抬头:“那……你就有点累哦?”

    石涧仁笑:“再累也没扛包当棒棒的时候累,其实我心里已经有点苗头了,结果被你们这么一来打乱!”

    吴晓影佯怒的拍桌子:“哎哟!我们好心好意这么远,带着孩子来看你,陪吃陪玩陪聊天的三陪,你还埋怨我们了?”

    丢丢被惊了一下,难以置信的看着当妈的,然后呃呃两下,突然就哇的开始吐奶,刚才还满脸神圣光环的石涧仁立刻变得狼狈极了,他还真是没见识过孩子吐奶的阵仗,那简直就是用喷的!

    直接面对面的朝着他脸上脖子狂喷!

    也不知道这么大点个小疙瘩,体内哪来那么大的气压,砸在石涧仁衣领上还能溅开的!

    吴晓影和柳清猝不及防下都被溅着了,但两位女性立刻尖叫着跳开,然后躲到两三米之外隔着桌子看石涧仁上半身到处都挂着奶往下滴的模样,吴晓影带头,柳清跟着一起笑得最后都肚子疼,不得不蹲到地上去了。

    一贯算无遗策,老神在在的石涧仁,自打有了小丢丢以后,已经不止一次的被处在这样哭笑不得的状况下了。

    难道他那些大道理还能给小屁孩讲?

    自己脸上襁褓基本都铺满各种奶水的小丢丢看着石涧仁脸上挂着的白色液体,还有那纠结得要命的扭曲表情,居然咯咯咯的笑起来!

    石涧仁也笑了,双手先把孩子举起来甩奶水:“唉,我看你跟我是八字相克……”

    话音刚落,可能就是咯咯咯的笑,让小丢丢呛住了把最后一点存货又吐出来,这回可不是刚喝进去的那些奶,带着浓烈的酸腐味,真的把石涧仁从头上都搞成个酸书生了!

    简直就是秀才遇到娃,气得打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