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850、多说多做就是错
    抱怨不是石涧仁的风格,把一切归咎到制度的设计那更是懒惰的逃避。

    第三天一早果然又去洗烧水器了,而且因为有了前一天的经验,今天动作快不少,洗了两台,一楼和二楼的,这两层还相对都是比较基层的办公室,整个一天简直轰动,所有人好像看戏,死水微澜一般的事业单位里最大的特点就是容易僵化,因为一切照着制度走,人性总会趋利避害的下意识找寻比较偷懒的途径,当制度跟不上这种不由自主的演变,结果就是所谓的人浮于事。

    电视台内部是有qq交流的,好些员工都在讨论这个标新立异的副台长,开始打听他到底是何方神圣,能来挂职的肯定不是泛泛之辈,但没架子到这种程度,有点闻所未闻。

    当初有去区政府参加过会议的员工开始神神秘秘传递消息,这位看起来年纪不过二十出头的年轻副台长,不光是市委统战部选派的挂职干部,更让人吃惊的竟然还是亿万富翁,多了不说,光是酒店集团总裁一项就价值过亿了,还涉足地产、网络、装修、食品、物流,实打实的商界巨子!

    既然是体制内的事业部门,多多少少都有各种千丝万缕的社会关系,有跟市里面比较熟悉的小道消息,说他跟市电视台副台长也关系颇深,经营的地产项目就是市台这边牵出去的文化产业项目。

    综合各方讯息,在很多人眼里勾勒出来的形象这都是一个让人难以置信的复杂综合体,亿万富豪啊,整个区所有人的钱加起来都不到一个亿吧?传说中不都是奔驰宝马劳斯莱斯代步,随时都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么,怎么可能大清早还在楼道里拖地,而且根据不多看到现场的员工描述,那穿着t恤绷紧的身体架子看着也跟搞体力活儿的差不多啊,这才多少岁,光凭自己的能力原始积累怎么可能达到这种地步,一定上面有人,一定有关系!

    还是大关系!

    这就是普通人的心理,总是不愿承认别人的成功大多是建立在比自己努力的基础上,总是帮成功者找寻很多客观优势来让自己心安理得的继续偷懒,自己没那么好的关系,或者没那种天赋,更没那运气,总有一款适合自己。

    但杨台长终于都笑着踱到三楼办公室去问了问石涧仁这三天的工作心得。

    石涧仁有准备,态度比刚来的时候还好,一点都不嚣张,非常谦逊的表示自己了解越多,对广播电视战线的重要性领会就更深,接下来准备深入基层,到区有线电视台的各个部门去学习调研,包括驻外工作站。

    没错,作为有线电视台,除了电视台本身是个技术中心,为了覆盖这个八十万人口的辖区,还有四个外部工作站,分别在更为偏远的镇上,这就好比供电部门需要在各处有变电站给电网加压才能让民用电流到各家各户道理是一样的,有线电视讯号也需要中间的工作环节来支撑,况且还有大量的日常维护工作需要就近安排工作人员呢,但那都是三五个人以下的小工作站,既没油水也没政绩,这种态度很离奇啊。

    杨台长算是二度意外,点头笑笑随口表扬两句完全没分量的话就离开了,这番接触立刻就让同办公室的大婶以光电传播的度散到同事中去。

    于是有人好奇副台长接下来洗完烧水器会干什么,有人在意亿万富豪什么时候到自己的部门调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主动贴上去献殷勤做不到,等副台长走进群众中,再互动交流那也是很有必要的嘛,这一块主要以年轻员工居多,特别是负责节目主持、新闻播报等栏目的女性。

    好歹在这个区也算是本土电视明星嘛。

    所以这一天石涧仁上厕所、吃饭跟借还文件的时候,遇见各种员工大多都有带笑的眼神交流,少数还有称呼领导好的。

    但总有人会在这个时候提前做点什么别人拉不下脸面的更进一步努力,第四天一早,石涧仁依旧提前到单位整理洗涮最后两台烧水器的时候,有个三十多岁的男性已经好像偶遇的等在那了:“啊?石台长,您还真是以身作则的为人民服务,昨天就感觉这洗过的烧水器开水特别甜!您这种精神太值得我们学习了,我也来帮您搭把手……”

    石涧仁笑眯眯的点头接受对方的好意,而且同样能一言叫出对方的姓名跟职务:“庞凯宗对吧,你在电视台做播音主持已经七年了,算是行家里手,业务精专,还请你多指教我这个外行呢。”

    卷起袖子的英俊男人果然也跟清洁工一样吃惊,他们很难相信上位者会专注勤奋到这样的地步,好在专业保证了他还不至于口吃,简直有热泪盈眶的激动:“领导!您的水平太高了,这样的挂职锻炼对您真是大材小用,未来一定会肩负更重的担子。”

    石涧仁不倨傲也不敷衍,笑着就把话题转到电视台建设上面,庞凯宗果然如他所猜测的那样言无不尽,嘴皮子功夫了得,热情的能把石涧仁询问的人和事添油加醋的表述,甚至连那辆唯一的采访车桑塔纳其实已经成了杨台长的专车也说出来了。

    按照常见的基层工作模式,这其实是个很好的突破口,这么迫切的主动接触背后必然有难以言表的原因,稍加利用就能演变出很多不同的结果来,实在是办公室斗争里的居家必备啊。

    可惜石涧仁不为这个,在有帮手的情况下,又快又好的清洗了烧水器,算是把这项工作彻底做完,笑着感谢了庞凯宗的业余时间帮助,就自个儿回办公室了,一点收为己用或者更进一步的苗头都没,让开始激动了几秒钟的男主播有点愣神,实在是摸不清他的套路。

    然后这一天石涧仁果然开始到各个科室走动学习了,上午去总编室旁听了宣传从业人员业务工作会,观摩了电视台编委会成员对各类电视节目的播出质量监督……嗯,就是挨个频道看看电视节目,还要做记录的。

    实在是没有什么需要编辑的,所以下午石涧仁就去了新闻中心,这边可以说是全台唯一要做点主动工作的,但也仅限于得到区政府那边指派,前往采访拍摄各种政府指定的宣传工作,至于本区内的其他民生新闻嘛,就像杨台长说的,重点是不犯错,新闻电视口的工作那就是多做多错,太容易被人抓小辫子了,所以基本没什么张家长李家短的新闻,再说也没人看,因为从技术上来说,设备都是上级部门淘汰的,清晰度只要上屏幕一看一听,就知道是个区县小电视台的业务水准,根本谈不上高清或者录音指向度之类指标,凑合着只能算是有吧。

    所以新闻中心其实也没啥事,每天凑够那十来分钟的本地新闻就齐活儿,但主持人和主播对副台长的视察很热情,当班的女主播都雀跃了。

    结果就在石涧仁刚看见新闻采访组从政府部门完成日复一日的工作任务懒洋洋的回来时候,同在这个区挂职的周老板打电话来了,询问石涧仁什么时候在单位。

    石涧仁已经能明白对方可能没怎么呆在这边,所以也说自己正好今天在。

    然后不到十多分钟,那辆红色马自达就开进来,两位挂职女老板,笑吟吟的下车过来探望同事了。

    论到编织人际关系网,这些真正从体制中能获得利益的老板比谁都精通,曾经在市电视台做过主持人的周老板一下车就热情的能叫出好几个前同行的名字来,庞凯宗也是其中之一,他们也接到电话下来迎接了,冯总不走这条线,但文工团出身的气质要高雅得多,跟石涧仁握手都是很诚挚的那种:“改天到我们广播电台指导工作嘛,我们现在正在搞村村响工程,广播电视不分家啊。”

    这两位女士的态度,让跟着看热闹的电视台员工们对副台长再一次肃然起敬。

    当然也有心理阴暗的家伙躲在窗户后面腹诽:“狗日的还真是不挑食,这年龄都能做他妈了吧?”

    哪怕明知道这都是统战部挑选的挂职干部,相互之间工作关系绝对过了私人情谊,可羡慕嫉妒恨下面就完全罔顾事实。

    可就在这气氛热烈的当口,一辆浅蓝色i小轿车悄悄滑过电视台门口停在门外,两位戴着墨镜的女性提着个篮子,袅袅的走进来了。

    还真是会选时间,周末了嘛。

    这总该是年轻的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