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842、探寻
    齐雪娇的军人做派就是雷厉风行,第二天带着月亮湖县城的那个开公司总经理头衔任命,带着几名助理和两部车就过去了。

    石涧仁参加完装修公司和食品公司的会议之后,接连忙了两天的铺排整理,才到市委统战部去开会。

    装修公司现目前就是个金娃娃,庄成栋抱定了只做家庭装修的态度让他的资金流非常好,前期做大做强的推广战役以后,在江州装修市场已经很难有跟云仁装饰匹敌的同类型企业,如果非要说现阶段有什么问题,那就是跟风的装饰公司比较多,现目前装修市场方兴未艾,利润率也比较高,所以舍得投入资金来宣传,模仿云仁装饰这条路的企业不在少数,特别是有部分做公装的大公司,相互欠款的模式下资金量并不缺乏,还出现了挖项目经理的现象,颇有争锋相对的意思。

    庄成栋现在斗志昂扬,是打算硬碰硬的,无论是在几个主要的装修业主小区搞垄断还是产业链梳理,他都很有信心,然后加大推广力度,争取把另外几家市场份额打下去的第二战役准备得很充分。

    石涧仁却给他泼冷水,道理很简单,装修公司这个行当门槛很低,纠集一帮施工队加个设计师就能组成草台班子上路,现在又有相当诱人的利润,那就永远不可能独霸市场,打掉姓赵的,姓钱的又会加入,然后姓孙的姓李的源源不断还排在后面,打得干净么?

    与其说花费精力在争斗上面,不如梳理自身内部,项目经理为什么会被挖走,薪资待遇是不是合理,中层项目经理的凝聚力怎么加强,整个云仁装饰的口碑如何,加强调整树立整个企业的市场定位,这方面请卞锦林来给他做全盘运营,反正网络公司最近没那么忙,就当练兵,把定位理论那一套拿过来科学应用。

    庄成栋的优势在于脑子灵光又不择手段,但对石涧仁有种自内心的信任,仿佛把他当成自己的良心所在似的,如梦方醒的立刻刹车那一系列对抗行为。

    所以装修公司真没多少可担心的。

    麻烦的是食品公司,春节期间,庄成栋那边的人真是帮忙在周边各地的县市乡镇带了不少店长走,虽然大部分还说不上是解救之类的行为,但这些刚刚在城里面看到希望的年轻姑娘回到老家遭遇的歧视是显而易见的,不光是家里觉得花几万块自己搞不靠谱,还有很多说法都是这些钱来得不干净,街坊邻居很多都窃窃私语的认为她们是在灯红酒绿的地方赚到这第一桶金的,对她们在外的打工经历难听得让人想哭。

    所以生口角乃至厮打的不在少数,结果装修公司这边的人起到了生力军的作用,江州相邻的这两三个省份历来就是全国沿海地区的农民工主要来源地,所以几乎每个县都有在两边工作的员工,相互支持协助,春节后奶茶店和化妆品店还是6续有大概六七十家在准备开张,所以耿海燕和林岳娜的工作要忙疯。

    这方面就得靠吴晓影来帮她们梳理品牌推广的部分,网站、广告、代言等等一系列工作都得展开,甚至连财务工作都得由吴迪和张季岚两部分协同帮助食品公司本部,赵子夫的团队肯定要为装修公司和食品公司做更多培训。

    有点纷乱,但显然这种各部分分头展,但在搞攻坚战时候又能相互支持的模式很有特点,目前规模还不够大,当未来再更进一步就非常考验总体掌控者的能力了,石涧仁知道自己不适合,他得重新物色这个团队的掌舵者,将熊熊一窝呢。

    带着这样的思忖,白色越野车转进了略显老旧的办公楼,就凭这点,石涧仁也能大概揣摩,统战部门并不是现如今政府里面最炙手可热的,招商引资和经济展等部门才是最引人瞩目的吧。

    这种观感,从石涧仁最早接触陶玉峰,神女摩托的高管们再到接下来座谈会上的那些企业家身上,都能感受到一点。

    当然,也许是这些企业家都是各自行当的佼佼者,眼界甚高,再看这么个政府部门的眼光角度自然有些不同,又不是能给自己直接创收的要害部门,态度上有点不了然也是理所当然,况且这统战部门的人把自己姿态放得也太低了。

    曹天孝还来停车场迎接呢,这做派简直和石涧仁迄今接触过的其他政府人员太不合拍了。

    想想当初把他带走的警察,再想想那几乎不低头看的法律工作者,曹天孝好像真有点公仆的味道。

    所以石涧仁也客气得很,两人寒暄着上楼,果然不止他一个,另外还有五个人,都是三四十岁事业有成的年纪,其中有两位女性,她们的态度又比仨老爷们儿更恭谦一些,看气质面相,年轻的时候准保漂亮。

    当然石涧仁是最年轻的,所有与会者中,恐怕连服务员都没他年轻。

    会议的形式是长条围成圈的桌子,但是统战部的官员和六位社会人士对着坐,石涧仁第一眼就看到坐在正当中的赫然是春节前年会上见过的那位“高级工程师”,对方也对他有个眼神交流,略带笑意的严肃,石涧仁也就不主动打招呼了。

    桌上每个座位都有名牌,曹天孝是会议主持,坐在角上主要是看来自各部门的官员到齐了就开始,先介绍的过程中第一位就是那名叫朱宏涛的,才不是什么高级工程师呢,原来就是江州市市委统战部的副部长,按照级别应该是厅局级了,这会儿就有很官方的笑容对大家致意,其他的都是来自于统战部门的处长、调研员之类,还有两位政府办公厅的官员列席。

    接着曹天孝先侃侃而谈,从江州市的统战工作说起,原来这个看似所有人都听过,但几乎99都不了解的词儿,在江州还有特殊意义,当年国共合作的时候,第一代领导人正是在江州这个抗日战争大后方的陪都,展开一系列团结社会各阶层人士的统战工作,才能协助那偏居一隅的延安红军逐渐走上壮大的道路,所以这里在全国的统战工作都是有独特地位的,是全国统战工作的模范地区……

    内容非常浅显易懂,就跟站在博物馆听导游讲差不多,所以巨聪明的石涧仁职业病作,手上铅笔用他才明了含义的词句按照对面的座位,挨个儿观察面相,勤勉、谄媚、殷勤、漫不经心、心神飞到其他地方去了的各种情态,轻而易举的就能分辨出来,不过一直挺直了肩膀面带微笑的朱宏涛很快就注意到石涧仁游弋的目光,用眼神制止了他的跳脱。

    石涧仁有点讪讪的收回来,可不多会儿又悄悄借着后仰坐靠在椅背上,开始观察同排的其他五位。

    相对年轻点那位女性手上悄悄拿着手机在短信,声音肯定是关了的,但光从桌面上看态度还是没啥漏洞,而年长点那个很专注的在信笺上做记录;

    其他三位男性,头较少但梳得很整齐的那位非常专心,光是看侧脸跟眼角就能注意到他是真的在听,但另外俩就有点不以为然了,有个用手遮住嘴掩饰接连不断的呵欠,这种不感兴趣带来的生理反应简直是身体都很难控制的,另一个就在纸上随便画,坐他旁边的石涧仁欣赏了这种介乎于儿童画和街头艺人之间的简笔风格,小猪小狗跃然纸上。

    有些人苦苦追求的,在另外人的眼里也不过就是可有可无的玩意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