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841、此子不可教也!
    如果说曾经的石涧仁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当他离开山里破庙,来到这个尘世间这是第四个春节了,周围已经是一大群员工跟伙伴,这上班第一天就基本是开了整整一天的会。

    酒店、it、地产都有分别去参与,因为都涉及到方向跟规划,现在大家心照不宣的是内部有个集团公司的提法,其实在中国现行法律之下本来就没有集团这单个公司之上的官方说法,但多个有关联的公司组成集团公司是各处都盛行的方式,就好比石涧仁不是任何一家公司的法人或者老总,但以他为核心纽带的团队才是各家公司之上的集团中心,至于为什么不像其他集团公司那样大张旗鼓的到处吹嘘自己整体实力有多么强大,现在大家都比较能理解石涧仁那种低调的做派,这年头高调宣扬的都没什么好下场,闷声大财的才是王道。

    所以必须要看到石涧仁在会上提出今年的目标,揣摩他对各个公司的定位跟侧重,才是各级中高层的正常心理反应。

    于是装修跟食品公司的会议还得推到明天去。

    齐雪娇和柳清一直都跟哼哈二将似的在石涧仁两侧共同出席,柳清还做了地产公司的阐述言的,齐雪娇反而一个字都没说,只飞快的做笔记,这会儿抱着小丢丢:“在平京过春节的时候反复在思考我的工作状况,今天忙了一天本来中午想跟你说说的,结果也没个影儿,只能这会儿跟你讨论下。”

    石涧仁得强行把自己的目光从孩子身上拉出来:“嗯,你说。”

    齐雪娇天然就有种母性,动作专业柔顺,轻轻拍打着孩子:“你的整个规模肯定是要做大的,为全国制造产业服务的口号跟目标必然带来的是体量,那么现阶段还差得很远,这时候我来谈什么建设党委,保证你的规模纯洁性,又或者符合国家主体思路跟方向,那都是务虚,我很赞成你这个阶段去挂职,因为这个草创阶段你已经把造血机能和突击团队都分别建立起来,不需要你特别插手管理,所以在这个阶段真正的思考下企业的未来,而不是只狭隘的在你那种文人的思维方式里,现在无论你怎么低调,也掩盖不了已经成为一个成功企业家,要为上千名员工,连带影响数千人的社会责任心买单的领头人物了,去看看吧,我相信老唐、柳清、吴姐都能按照你的规划踏实前进。”

    石涧仁点头:“中午统战部给我打了个电话,让我下周一过去开会讨论细节问题,这是对我的规划,有心了,你呢?”

    齐雪娇拨了拨齐耳短:“我也是一样,看在普通中下层员工眼里,我可能是个莫名其妙的参与者,甚至有认为我是走裙带之风硬插进来的,可能有些高层也会认为我是仗着背景自以为是,但我知道我对你的企业是有用的,一方面我喜爱这种务实的为人民服务感受,可以把我曾经迷惑丢失的那部分信仰都捡起来,另一方面我的着眼点和行政领导管理能力,是你这个团队欠缺的,所以我们能互补,当然你我心里还清楚,哪怕我们都不愿意以权谋私,但有些东西也确实需要,你得承认吧?”

    石涧仁看见小丢丢睁开眼了,再次艰难的让自己集中精神:“对,故作清高或者否定现实存在都是不可取的,其实你的家庭背景本来就是种资源,哪怕我们不用来谋求什么,起码也能做到保障。”

    齐雪娇很专注:“但还是那句话,现阶段的规模太小,对你不合适,对我也不合适,所以这个阶段我也需要沉下来做实事,年后茶场产业推广的方案应该就会来了,我先去月亮湖,把山区扶贫改造工作和茶场商业运作两方面的工作联系起来,不光运作这部分项目,也让我学习如何转向商业和实际操作层面。”

    石涧仁听懂了:“我俩一个是向上,一个是向下,为的都是能全面拓展自己的眼界和思路?”

    齐雪娇笑起来,也许是军人出身,她总是挺直了腰板,好像坐在主席台的那种,笑起来也透着点欣慰:“对啊,跟你一说就通,我的问题在于没有脚踏实地的接触过基层实际操作,而你却是缺乏对政治建筑和这个国家管理体系的了解,我能剖析自己不够接地气,你为什么就不能真实的去了解一番这个国家的体制呢?”

    这话说得是铿锵大气,柳清本来踱过来叫他们吃饭的,听了就蹑手蹑脚的往后退!

    石涧仁也若有所思的点头。

    但小丢丢不怕的,仰头目光中可能只有那天然能吸引他的隆起,呀呀两声挣扎着就勉强转身挥舞小手,然后毫不犹豫的捧住张开小嘴吧嗒!

    前一秒齐雪娇还在挥斥方遒,后一秒低头整张脸都红得跟喜糖一样!

    她一贯都是北方穿衣风格,外面老厚的羽绒服或者大衣,进了有暖气的房间就脱掉剩轻薄的绒衣衬衫之类,加上身材本来就足够突出,现在被小丢丢捧住胸口像个无尾熊一样隔着绒衣一个劲扒拉,哭笑不得的跳起来:“吴姐!哺乳!快点,你来……”

    看看,这也是文化人啊,慌乱之下都还哺乳!

    石涧仁也有些尴尬,但还不得不看,双手无意识的这么伸着平摊,深怕齐雪娇动作大了那剧烈波动把小不点颠下来,齐雪娇匆忙中也看了他一眼,脸红得更厉害了:“看什么看!大的小的都不是好东西!”

    石涧仁连忙闭眼,但双手还是探着的。

    吴晓影哈哈哈的过来然后惊奇:“我来还不是用奶瓶,看来你该给丢丢当奶妈……姓石的,你这是要双手抓什么抓?奶瓶拿过去,自己喂!”她手脚娴熟的把无尾熊摘下来,可小丢丢居然锲而不舍的咬住齐雪娇的绒衣胸口不松嘴,齐雪娇简直尖叫,把柳清都引过来帮忙了,她也没经验啊,把孩子双脚都拉到平行,这小家伙也不松口,花园内的客厅沙边,简直笑闹成了一片。

    石涧仁是最手足无措的那个,拿着奶瓶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睁眼闭眼也都不是,前二十年眼光都没这么飘忽过,最后还是吴妈过来悄悄挠了下这小皮猴的下巴,才很有技巧的把这家伙塞给石涧仁,于是拿着奶瓶的石涧仁又变得格外紧张。

    齐雪娇使劲拉起领口悄悄观察自己的内部状况,庆幸只是咬在内衣上,柳清还凑过去看,吴晓影瞥了眼坐在沙上笨拙的男人,忍了又忍,才没过去指导笑嘻嘻的推着这俩过去吃饭了。

    石涧仁黝黑的脸膛上倒是符合师父说的高鼻大眼,现在被绿豆小眼给盯着,真正是小眼瞪大眼,拿着奶瓶试探的递过去,那一双精致的小爪子却在襁褓外面挥舞,一把就摸到石涧仁胸口了。

    当年做美术模特的时候,那位专业老师不都说过石涧仁的胸肌非常立体而具有质感么,还有同学嘲笑赵倩的胸部没他规模大呢,现在那体积也给了小皮猴一个误导,呀呀的叫着又一口凑过来咬他胸口上了!

    哎哟喂,石涧仁可没那什么海绵隔层,立刻给咬住了,虽然只是丁点乳牙却疼得他大叫,引得其实耳朵一直支着的吴晓影把其他几人都带过来,看得目瞪口呆又笑得前俯后仰,吴妈妈抖得都没法伸手了。

    石涧仁其实更加头痛,怎么这家伙这么轻浮孟浪呢,这肯定不是自己亲生的!

    有辱斯文!

    你一酸腐书生跟小屁孩谈什么礼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