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839、人生就是那一团麻呀,全都是解不开的小疙瘩
    吴晓影真的就只是把孩子拎过来给石涧仁看看,翘着二郎腿轻松自在:“还别说,自打有这个孩子,我之前那多少还有点浮躁的心思一下就沉稳了,无论是工作生活,都能明显感觉到有了重心,我不为谁活着,就为自己和这个孩子,我爸妈也很喜欢,所以跟着来江州带孩子,接下来我会全心全意投入到工作中,这下你满意了吧?”

    石涧仁屏住了呼吸,把自己尽可能轻柔的凑近篮子,看着那襁褓中粉嫩的小人儿悠长的呼吸,白中带粉的皮肤上有清晰可见的茸毛,紧闭的双眼看不出任何面相学上的端倪,可就是让石涧仁忽然觉得看不尽,好像就这么看着,他就能一动不动的津津有味看到永远。

    睡袋、绒被显然都是高级货,小人儿被最温柔的包裹其中,只有一只小手蜷着露出来,几根手指握成拳头也只有山核桃大,上面的皱纹和指甲小得都好像雕刻艺术品一般精致,石涧仁又忽然现自己连心跳好像都提起来,生怕有半点动静惊扰到,脑子里有无数的话想说,可从嗓子眼里出来小得让自己都吃惊,还带点偷偷摸摸的沙哑:“男孩,女孩儿?”

    吴晓影其实看得很入神,还惊醒一下柔声:“男孩儿,小名叫丢丢,被父母丢到这世上,名字贱点好养活,所以大名就叫吴间,知道什么意思吧?”

    石涧仁真的是虎躯一震,再次抬头看那斜倚在沙上的女子:“真的……是不是我俩的孩子?”

    吴晓影的表情眼神没半点瑕疵,依旧悠悠然:“我说了,你如果想爬我的床,随时来,但如果是因为这孩子做夫妻,那也忒没意思了,我都会看轻你,至于这孩子跟你我有没有血缘关系,你觉得追究细节有意思么?去医院做个dna亲子鉴定,拿份报告书证明我们仨是父母孩子,有意思么?强加于你一份父亲或者丈夫的责任,又有意思么?”

    石涧仁看透了那双眼底的温柔:“你觉得什么是有意思?”

    吴晓影笑笑:“大唐网这份事业蛮有意思的,我已经安排把平京的那栋别墅挂牌出售了,应该有个六七百万,这边交给你算是投给公司的股份吧,我很有兴趣做这样一份大场面的事业,也希望在未来的工作之余培育好这个孩子,在这两方面,我们能相互协助,对吧?”

    石涧仁静静的看着那张如花笑颜,吴晓影的容貌本来就漂亮,以前是偏瘦的那种清雅斯文,现在福一点真的完全把晦气都洗掉了,平顺的淡淡蛾眉,细长的眼角稍施粉黛,就充满了无懈可击的美丽,特别是那种气定神闲的眼底笑意,仿佛幸福和满足感就写在闪亮眼眸上的意味,和两年前刚刚认识的那个女子有天壤之别。

    石涧仁的目光不挪开,好像施压一样盯着,神情也愈严肃,这使得眼神如有实质一样愈来愈重,他很少这样紧紧盯着别人,可吴晓影却若无其事的回看,一瞬不眨的绝无躲避之意。

    其实只要有过对视经历的都明白,这会儿稍有心虚,眼神不由自主的都会闪躲,可吴晓影的眼光坦坦荡荡,有容乃大的把石涧仁那点眼神仿佛都吸了去,很有种母爱博大胸怀的浩瀚。

    就在青年男女大眼瞪小眼的时候,篮子里的小娃突然哇啦一下猛蹬腿,然后就毫不客气的开始哭起来!

    刚才还斗鸡眼一般的两人立刻都散了形,石涧仁就在孩子旁边,手忙脚乱的想做点啥,吴晓影一点端庄典雅都没了,迅的给石涧仁一脚踹开:“你个笨手笨脚的,起开!”

    不管是不是真的亲生母亲,吴晓影这动作绝对是到位的,可能她真是把科班出身的演员那些个揣摩角色的功底都用上了,两手合理的把娃娃抱起来,放在手臂上就开始轻轻的摇,口中更是温柔的出点不明含义的啰啰声,然后就在客厅里转悠。

    石涧仁看她所有的目光都落在孩子身上,深怕她被茶几或者什么绊住,连忙赶在她身前把所有可能阻碍的东西都搬开,就是傻大力的那种,茶几柜子沙都挪开,吴晓影眼角能瞥见,顺势再给弯腰的屁股一脚笑骂:“笨得那样儿!我看得见!”

    石涧仁嚅嚅的站起来,觉得自己的表现和杨德光真是没什么区别,伸长了脖子想看孩子的反应,吴晓影看他那眼巴巴的样子,干脆把有点干嚎的孩子递过来:“试试吧,轻点。”

    这下石涧仁完全确认自己和杨德光一样笨,整个身体都突然有僵住的感觉,木讷的把双手结成圈,扛包的时候一百多斤都能轻松飞奔,现在十来斤的小疙瘩就让他大气不敢出,像个大猩猩一样生怕哪里用力碰伤,或者不小心把孩子掉下去,双脚简直就跟滑稽剧里面的表演似的慢慢平挪,只想赶紧挪到沙上,那巨聪明的脑袋里只有这个念头,沙的周围都柔软一些,要是自己做错什么,孩子也摔不着,光是想想孩子要是摔了,石涧仁都觉得有些不寒而栗。

    所以他不知道自己脸上的表情变得有多么奇怪,见惯了他波澜不惊的温文尔雅,再看这种七情上脸,连嘴巴鼻子都不知道该怎么摆的混乱着急,吴晓影的眼底更加温柔,伸手轻轻拂过孩子的背,继续啰啰啰……

    如果换做有第四个人在旁边,一定会觉得这是多么温馨的三口之家,男人高大如山,女人温顺如水,孩儿真是个生在蜜糖里的幸运星。

    丢丢头上的头有点少,带点弯曲的柔软耷拉着,石涧仁忍不住看看吴晓影的大波浪,刚要说话,就看见那双已经迸了些泪水的绿豆眼睁开了,乌溜溜黑漆漆的眼珠就是一汪墨色清泉,专职看了一辈子眼睛的石涧仁从来没看见过这么干净的眼睛,居然现自己的心神都要沉浸到其中去了,全身僵直的就定在那里。

    吴晓影也惊喜,凑近了低声:“丢丢,小丢丢,你看看这是爸爸哟……”还抬眼给石涧仁解释:“总不能让孩子缺失什么,你能承担起这个责任吧?”

    光是听这个称呼,石涧仁轰的一下,觉得整个脑袋都好像烧开的水壶!

    结果小盆友定定的看着这黑大个儿,突然一下整张脸都涨红了,然后在石涧仁还没惊吓出心脏病的时候,听得一声扑哧,接着一股巨臭就从襁褓睡袋里面冲出来!

    吴晓影还揭开确认了一下:“哎哟!终于大便出来了,从平京就开始憋着了,快,给我抱回去!拿毯子包着抱回去,我爸妈收拾,我可不碰,臭死了……”

    石涧仁莫名其妙的居然就变成了奶爸。

    世事真奇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