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837、让我们荡起双桨
    没错,倪星澜接到吴晓影的电话也正在说这个事情,据说七八个月大,齐雪娇全程陪着在康复中心看见的,粉雕玉琢的可爱极了,要不是齐雪娇家里绝对不可能同意这事儿,当时还指不定是谁收养呢。

    倪星澜飞快的看一眼石涧仁:“那……你这算是单亲母亲了?”

    吴晓影声音有点兴奋:“我又不拍戏了,又不是公众人物,管他那么多呢,真的可漂亮了,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孩子都有人不要!”

    倪星澜再压低点声音:“你……问过他的意见没?”

    吴晓影懵懂:“谁?”

    倪星澜自己也觉得好笑:“也对啊,管他屁事,咦,你不是新找了个谁么,他没意见?”

    吴晓影豪迈:“我的人生我做主,谁管得了?”

    倪星澜居然有点羡慕:“倒也是哦,有照片没?”

    吴晓影迟疑了下:“你春节回平京的话,我带出来给你看看啊,嘻嘻,可漂亮了!”

    倪星澜思忖:“估计难,现在形体恢复都没达到标准,而且你也知道,我现在回平京,就算是躺着那也是通告一个接一个,看了你的样子,真心有点不想拍戏了。”

    吴晓影嘻嘻:“我可没你红,还是身在福中要知福啊,我在你这个年纪可也什么都不懂,抓紧机会先证明自己再说,别的什么都是过眼云烟。”

    倪星澜挂了电话有点沉默,一点没过年的喜庆。

    接着柳清、洪巧云跟耿海燕都6续接到了电话,都知道了这个有点特别的八卦。

    原本有点安静看电视的场面顿时热闹起来,洪巧云有点敬佩吴晓影敢想敢做,不过也就是她可能才会不那么在乎周围人的眼光,耿海燕有点难以置信:“收养的孩子,能觉得亲近么?”

    柳清有见识:“会!我们厂里就有对老夫妇收养了个孩子,亲得很,不过到了孩子成年还是告诉了他来龙去脉的,这个孩子也从孤儿院收养的。”

    耿海燕刚要皱眉头说什么,洪巧云就踢她的脚对那边的石涧仁努嘴,俩姑娘一下就想起来,石涧仁可不就是他师父收养的嘛,顿时又变成满心怜惜,居然商量要不就一起到平京去看看。

    柳清还担心:“说不定有了这个孩子,吴姐很多思路都会调整改变,万一选择不到江州来了呢?这就必须得考虑孩子未来的教育问题了,江州怎么都比不上平京吧?刚才说孩子多大了?”

    洪巧云给她补充:“半岁,咦……月生的,真可怜,会不会有什么身体疾病?”

    柳清忽然就不说话了。

    耿海燕小声:“对啊,要好好检查,还有……吴姐不是说有男朋友了么,这也能接受?”

    洪巧云又不说话的忽然有点摇头。

    女人总是会因为八卦亲近起来。

    可唯有石涧仁拿着那个彩屏触控屏电话有点呆,收养了个孩子?

    这事儿他却觉得怎么想怎么有点不对劲呢。

    他想找本书来翻翻看,这女人怀孕生孩子到底需要多长的时间,到底这前后时间点是怎么样的。

    可自己那汗牛充栋一般的书籍中真没有这个侧重面的,而且大过年的,书店可都关门了,明天也找不到解答之处,石涧仁突然觉得非常急切,站起身来直接推门出去了,还是到监控中心那边去,用他们的电脑看能不能从网上查阅点什么。

    四位女性都有点诧异他一言不的走掉了。

    倪星澜最敢说:“他干嘛,脸色不太好哦?”

    洪巧云还开玩笑:“难道是男人那点占有欲作祟,终究还是舍不得这个,舍不得那个的?”

    耿海燕连忙好学:“什么占有欲?”

    洪巧云卖弄自己那点阅人无数的经验:“男人嘛,虽然嘴上说这不在乎那不要的,可心里总希望天下女子都围着自己转,阿仁……你说他是不是也这样呢?”

    耿海燕想想摇头:“应该不是,吴姐可是一早就说了自己有男朋友的,我看他也没什么不同情绪吧。”

    倪星澜靠在沙里忽然说:“我……明天回平京去,吴姐这种态度也是对的,不能天天围着他转,我承认跟他在一起是蛮安心的,我也有信心会让他喜欢上我,可这样磨蹭下去,我就不是我了,只有把我自个儿做好了,才是最好的。”

    柳清连忙鼓掌,洪巧云很有风度的点评:“对嘛,你才二十不到的年纪,就能看透这点,那就真是上了个大台阶!”

    耿海燕心不在焉的跟上。

    可下一秒倪星澜又原形毕露的叉腰:“哎哟!你们当然想我走!特别是你,别躲,柳清!心眼最七弯八拐的就是你,眼睛看着我!”

    柳清简直委屈,可目光就是游离的,耿海燕也现了:“咦,我现你好像有什么心思?”

    秘书连忙抵赖:“哪有!啊,几点了,快跨年钟声了吧,我有点瞌睡了!”

    洪巧云钻研眼神的:“言不由衷啊,有心事,有心事……”

    柳清赶紧再给自己喝一杯红酒,摇摇晃晃上楼去:“我先给自己挑个公寓,我要休息了,喝多了点!”

    这边仨简直鄙视她的逃跑。

    石涧仁才有点心慌意乱的逃跑到监控中心这边来,看见一点没有除夕过年气氛的机房里,打了几张地铺,埋头在计算机和一堆测绘图纸之间的it工程师们,他真心觉得工作的人才是最美好的,急切的想把自己沉浸到里面去。

    没曾想唐建文看见他就有点奇怪:“咦?你来干嘛,最近又开始钻研编程了么?”

    高开明也是差不多的态度:“我们各司其职,你如果带点小点心来还不错,其他的又帮不上忙,喂……别碰那台电脑,那个正在做3d运算。”

    差不多这些设备都是石涧仁掏的钱呢,一贯游刃有余的他在这里变得笨手笨脚,又不好意思开口问女性怀孕时间的计算方式,只好默默的到机房旁边的茶水间去帮这七八个家伙泡方便面。

    唐建文终究是it工程师里面的异类,察言观色的功力比高开明这种纯宅男深厚多了,很快端着一个空咖啡壶过来,趁着烧水的间隙不经意调侃:“怎么突然想起除夕晚上还来机房,我们要谈的工作随时都能沟通,难道你还想跟去年一样陪我过春节?”

    石涧仁坐在那是有点手足无措:“呃,不知道,因为有些其他和工作无关的事情,有点心烦意乱,所以就想过来坐坐,看见你们忙碌,我就心安了。”

    唐建文索性拉了一把椅子反坐下来:“因为姑娘?”

    石涧仁迟疑了一下点头:“不会影响工作,我也不想有这些乱七八糟的情绪,但好像并不是一切都能以自己的意志为转移的,哪怕我格外强调心静则宁,还是会有些事情让我很难平静。”

    唐建文没嘲笑他身边那么多漂亮姑娘,也没问石涧仁有什么心烦的细节,贼兮兮的打开茶水间的壁柜,从里面找出一瓶伏特加来!

    晶亮透明的液体看着就跟清水差不多,咕嘟嘟的给石涧仁倒了一大杯:“何以解忧唯有杜康,来杯俄罗斯的杜康吧,喝多了就在机房去睡一觉,就没那么多烦恼了。”

    石涧仁这会儿觉得这个建议还真不错,俩人就在这狭窄的茶水间里,就着几根火腿肠跟泡面,舒舒服服的喝起来。

    不过伏特加的劲儿再大,石涧仁最后也支撑着摇摇晃晃上楼到自己办公室打开电脑搜索查询,这时候他就觉得搜索引擎真是个好东西,能改变人类生活命运的好东西,就在他刚刚基本搞清楚女性孕期的时间关系时,外面哗啦一下整个夜空都被升腾起来的烟花爆竹给照亮了。

    石涧仁也觉得自己脑子里哄的一下,万般念头在心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