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836、重点往往在最后
    其实从家人来了江州,齐雪娇回了平京,倪星澜也住进假日酒店里,傅涵君肯定是刻意为了给年轻人留出空间才没来陪着女儿的,现在几乎是寸步不离,才算是把石涧仁短暂的解脱出来。

    但倪星澜把自个儿泼出去得也太厉害了点,瞅住机会就要溜出去跟石涧仁厮混,不管是做复健还是坐在石涧仁的办公室看片都行,石涧仁刚和耿海燕回到修理厂这边的管理层公寓,就看见她气咻咻的抱着手臂坐在公寓大厅沙上!

    最近她已经能撑着拐杖独立行走而不用轮椅了,齐雪娇还叮嘱就是要多走路,让双腿肌肉跟神经从有点萎缩的状态恢复起来,所以也不用到专用器械上复健,就是多走走楼梯就好。

    耿海燕有心理准备,一边往楼梯走一边主动解释:“约了我爸妈谈一下以后付赡养费的事情,没他一起我可能有点控制不好情绪,所以打搅你们过除夕了,春节快乐,倪小姐。”柳清回父母家以后,她肯定也不想一个人孤零零的住在别人家,所以也暂时带点衣服就住到这边的公寓来,都是吴迪安排装修公司把原来售车大厅二楼的办公室改建的,一长排七八间和下面大沙、彩电、音响的配备,产业园那边值班的管理层都能在楼下保安那拿钥匙住这边,蛮方便。

    倪星澜真是个面冷心热的小姑娘,她可是全程见证了耿海燕昏迷在病床上被父母卖掉的场景,对比自己父母的不靠谱,但好歹还是宠爱自己的,所以本来的情绪一下就烟消云散:“哦哦,坐嘛,过来坐,除夕了,一起看看春晚啊。”

    石涧仁是基本没怎么看过春晚的,也没那个习惯,刚想趁机溜上楼,就被倪星澜吼住:“跑哪去!坐下来一起,一年到头就知道抱本书看,难得过除夕你也好歹陪着坐坐啊,春节过了,我又要开始到处跑了,你就这么不珍惜?”

    耿海燕提了提气,不知道是觉得倪星澜骂得好,还是想帮石涧仁说话,反正两边看看,又憋回去,坐那尽量让自己注意到屏幕上。

    石涧仁讪讪的在另一边沙上坐下来,说起来这已经是下山以来的第四个春节了,第一年是和纪若棠一起过的,第二年除夕虽然一个人,但倪星澜也没让自己空闲,去年鬼使神差的遇见了吴晓影,今年呢,看起来好像今年无论事业还是现在相处的环境,都有些大不同了,起码耿妹子回来了嘛。

    他坐在那就只能漫不经心的想这些,对电视里面那些矫揉造作的表演完全看不进去,倪星澜倒是能给耿海燕分享下自己从小上过三次的春晚有些什么段子,还自嘲自打十岁以后就没这种机会档次了,本来今年要是顺利点多拍点电视剧还有可能的,结果莫名其妙的受了这么大的伤。

    耿海燕听得多少还是有些叹为观止,晚饭后那些复杂的情绪被清理不少。

    结果刚刚十点半,偶尔的鞭炮声中外面传来点停车的声音,挂着百叶窗帘的玻璃大门被推开了,柳清带着一身的寒气进来,有点诧异大厅里面只有电视机声音,却坐了三个人的场景,这边沙上的三双目光也有点诧异的转过来看她,所以秘书连忙提起手里的袋子来:“除夕了,我爸妈在跟亲戚打牌聊天,我想着你们可能这边没置办什么年货,就顺便都带了点过来。”

    倪星澜哼哼的不留情面:“恐怕不是想着我们吧!”

    耿海燕倒是赶紧跳起来去迎接,石涧仁帮忙把茶几给清理出来,要说他对过年要置办什么年货真的没打算,耿妹子估计心里也主要盘算的是面对父母的事儿,所以这会儿茶几上只有三杯清茶,看着的确有点心酸。

    所以柳清带来的瓜子花生糖果跟柑橘之类都能派上用场,最后还用饭盒给装了个卤猪蹄和一瓶竹叶青酒,看看那饭盒打底的切片烧腊和油酥花生米跟两双筷子,真是暴露了她的心思。

    倪星澜又哼哼,耿海燕连忙打圆场说自己房间里还有几双方便筷。

    正说呢,洪巧云也提着个袋子过来了,也是短暂的诧异人数之后笑骂除夕晚上出租车都不好找,自己来得有点晚,结果她带来的是昨天刚从粤东回来买的真空包装港式烧鹅,还有瓶红酒!

    倪星澜不哼哼了,已经对原本过个二人世界的除夕彻底死心,指挥石涧仁把烧鹅变成手撕鸡,四位女性为主开始过节的气氛,散坐在宽大的转角沙上用纸杯倒上红酒互道新春快乐,让石涧仁自己喝那瓷瓶装的竹叶青。

    可石涧仁仿佛心中有根弦,坚决不喝白酒,红酒可以小酌一杯,掰了块猪蹄笑眯眯的坐到旁边去,看这边热热闹闹的看春晚,无论是用秀色可餐形容,还是美酒美食美女,的确在这个冬日的除夕夜晚,给了他不少的温暖感受。

    好像就是清楚他在旁边坐着看,姑娘们反而跟他没什么独立交流,年龄跨度都快二十岁了,洪巧云的成熟干练,柳清的隐身,耿海燕愈洒脱的该吃吃该喝喝,倪星澜的眼波流动,都像是这个世间的不同美好,挺有意思的,让石涧仁都快忘记那边监控中心忙碌的一帮老爷们儿了。

    其实五个人的手机都在接连不断的出各种声响,短信电话不断,倪星澜接了几个也提醒石涧仁给任姐、乔院士等打电话拜年,柳清问曹天孝那边是她拜年还是石涧仁自己说,耿海燕给庄成栋代大家都问好,说林岳娜也想过来,洪巧云主要是短信,还顺势偷偷给石涧仁短信过来问,到底是他召集的,还是大家都不约而同一起来的。

    有时候真是不约而同,柳清反应快,也短信来:“待会儿是在酒店那边安排房间,还是都住公寓,我喝了酒不能开车也不回去了。”

    倪星澜嘴上在说谁谁谁问候自己,手上却是问候石涧仁:“满意了吧,你是不是老盼望着这样的场面,我现你脸上一直带着不要脸的笑!”

    耿海燕是最后用上这工具的:“春节快乐,这是第一个属于我们的春节,很有意义。”

    石涧仁想过要不要一一回复的,但很快现自己一对四明显度跟不上,这个手机的手写识别度也有点不靠谱,干脆扔了手机在桌面上求饶:“我们还是有啥说啥,别短信搞地下工作,人都坐在这里面对面的,还短信,不是浪费资源么?”

    假装忙碌的四位女性还楞了下,嘿嘿嘿的笑做一团了。

    然后这时石涧仁的手机响起来,是齐雪娇的,原本以为她要拜年,结果电话一接通,她就跟机关枪似的哒哒哒:“哎呀,烦死人,三姑六婆都来问我的个人问题,明年我是说什么都不回来了,你可得好好想办法扩大再生产,争取明年把我外派到异国他乡去过除夕,简直受不了!”

    石涧仁正要客套,齐雪娇想起什么似的:“你知不知道,今天我跟吴姐去平京这边的康复中心查看工作状况,她收养了个被遗弃的小孩儿,看着可漂亮了!”

    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