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829、只有努力才更幸运
    最后获得员工文艺汇演第一的果然是这个被称为老烟鬼的自娱自乐团体,四个放下工具又变得拘谨小心,目光东游西荡的项目经理,接受吴晓影和齐雪娇颁发奖杯跟奖金的时候,连正眼都不敢看那近在咫尺的艳光四射。

    洪巧云还自告奋勇的上去,问四位项目经理有空到画家村做个表演不,这种带有典型草根艺术化的质朴风格很能触动画家们的灵感,费用很可观的。

    四位项目经理表示有点难以置信,不就是工地上闲极无聊的瞎折腾么,还能叫艺术?

    看了这样的闹腾,倪星澜就没上场了:“这才是课堂上说的源于生活吧,我还去显摆个什么劲,本以为帮你撑个场面的,不用了!”

    她多少也算是专业院校熏陶过,对这种艺术专业审美观还是有理解,石涧仁推着她去火锅馆,最后包了两家大火锅馆的全场来宴请所有员工,算是对大家辛苦一年的答谢。

    齐雪娇安排得好,这时候就能井井有条的按照方阵一部分一部分的过去,不会一窝蜂的乱糟糟,而且在结束的时候,她还用麦克风笑吟吟的邀请员工们志愿留下来帮忙收拾残局,然后她自己身先士卒的和百来个来自各个公司部门的员工一起,非常熟络的指挥他们有些拣草坪上到处乱糟糟的纸巾、零食袋、饮料瓶,有些开始协助技术人员搬运设备,拆除桌椅。

    当有些人念想着待会儿的美食火锅,心里只想着抢占好位置的时候,当有些人嗤笑同事假装正经挣表现,鄙夷的窃窃私语结伴而去的时候,其实他们之间未来的差别就从这里开始了。

    齐雪娇这方面和石涧仁有异曲同工的思路,吴晓影、纪若棠她们信奉能花钱请人完成的简单工作,这边宁愿用来考察员工,对公共事务的责任感,积极向上的人生态度,容易跟陌生人合作的良好心态,在这种时候能很容易的就被区分出来,这样的人当然才是值得培养和重用的。

    石涧仁其实看得津津有味,看齐雪娇的两三个助理居然从衣兜里摸出几大张不同颜色的不干胶贴纸贴在志愿者的手臂上分队,说是这样可以有效提高相互之间的工作效率,果然百来号人很快就各司其职的操作起来,他才依依不舍的推着轮椅走开了,毕竟作为高层,还得去餐厅招呼着啊。

    能看懂这里面意味着什么的人肯定很少,相信齐雪娇的助理都未见得能明白她的真实意图。

    这姑娘来做党委书记都是浪费了。

    理工科的高开明对艺术鉴赏和人力资源管理都不精通,紧锁眉头思索着踱步,曹天孝跟石涧仁请教:“开眼界,开眼界,现在我算是清楚为什么整个企业会生机勃勃,的确是有一帮子深入员工中间的骨干力量,还有你这样高瞻远瞩的带头人,你平时关心的都是这种宏观视野的范畴?”

    石涧仁在这种事情上很少谦虚:“不能只看宏观的,这是个信息爆炸的年代,包罗万象的各方面都要学习,不然很容易就被这个时代抛弃了。”

    曹天孝还是有业务诉求:“那……能不能请你给我们写点专业文章,作为党外人士的看法,什么方面的都可以。”

    石涧仁立刻又谨慎了:“我才多大一颗葱,也就是给我们这条小舢板找寻方向道路,哪有资格对国家政党说三道四。”

    曹天孝苦口婆心:“这个叫建言献策,一直都有在党内外人士中间推广,我们又不是文字狱,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嘛,你有这个能力和眼光,为什么就不能参加群策群力呢?”

    石涧仁思忖着答应下来,他一直在小心翼翼的调整这种和官方的距离。

    所以到了火锅馆,曹天孝比他热烈,特别把卞锦林拉出来介绍,要求他好好品评一下这家火锅馆的情况,有哪些地方值得改进的。

    卞锦林还是有长期在大型企业做主管的经验,不公开说,只是在高层和客人们坐的几桌包房里笑着以开玩笑的口吻论述一下,假若他来运营这家店,哪些细节还可以提高,也不知道那两个站在门口的营业员有没有悟性听见了去。

    石涧仁不参与这个活动,目光始终瞟着外面的,火锅馆因为油汤浓烈,很少有封闭的包间,所谓雅间也有几扇大窗开着,随时能看见大堂,现在各家员工已经乱糟糟的坐下来,到处都是推杯换盏的挺热闹,耿海燕、庄成栋这样的都带着自己的助理副手在员工中间挨桌敬酒,杨德光干脆混在自己那帮人中间开心的吹瓶子,可能对他来说,坐在这些人中间还自在一些。

    倪星澜瞟着他的,观察他的目光没有随着耿海燕或者哪个女孩子走,才笑着欣赏洪巧云刚才画的速写,说自己小时候也被爷爷押着去拜访过几位大师,看过谁谁那专画驴的超级大高手,就是寥寥几笔都能勾勒出活灵活现的人物动物形态来,洪巧云当然对前辈如数家珍,但没那么好的机会接触过大多已经过世的这些高人,听得有些悠然神往。

    起码都酒过三巡了,齐雪娇才带着自己新的部下们陆陆续续过来,好些餐桌上都已经杯盘狼藉,幸好柳清安排专门留下靠墙的一排餐桌等着,这些忙碌以后的员工过来自然而然的聚一起,但有些依旧嘻嘻哈哈的先回自己的公司部门跟同事们笑闹喝几杯,有些专注于跟齐雪娇套近乎,还有些人在走进餐厅的时候悄悄把手臂上的彩色贴纸给取了,但更多是以这个与众不同的标记为傲,还有给同事显摆的,虽然只是个无偿劳动的行为,但这些人对荣誉感的认同,就是和普通人不同了。

    没错,为什么有些人能出类拔萃,和普通人慢慢区分出来,就是在这种各式各样的区分时刻,他们主动抓住了。

    齐雪娇没到雅间这边来,只是远远的跟石涧仁交流一下眼神,有点得意的对这边挑衅下,就抓紧时间去和这些新冒出来的积极分子交流了,几十百来个人,要不着痕迹的熟悉对方的名字、工作岗位跟大概性格经历,区分出他们中间水准高低,还不能用纸笔记录,就凭这份功力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可以说得从小就训练,也许从幼儿园起就是班长干部的齐雪娇明显很擅长这个,简直有如鱼得水的娴熟感。

    让石涧仁远远的都看得有些心痒,想端着酒杯出去了,这相比当初他帮纪若棠从酒店员工里面筛选出来十几个帮手,可是扩大规模,难度也呈立方数的增加,很想参与其中。

    可倪星澜发现他从齐雪娇进来眼睛就亮,气得踩住他的脚尖不许他动,石涧仁只好叫过另一张桌子的赵子夫面授机宜,让他抓住这个机会跟着齐雪娇去熟悉这些接下来肯定会被重用并且培训的公司骨干,赵子夫也眼睛亮,频频点头的出去。

    倪星澜又打听他是不是给赵倩的父亲特别关注什么。

    唉,要是没这男女之间破事儿,人类进步的效率都会加快好几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