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827、晚会就真的是晚会?
    而且石涧仁讲这番话的目的,肯定不会是为了炫耀自己的博学,而是当着给眼前的几位展现自己的规划。

    你的眼里是因为江州摩托车大氛围起来了,才赶紧从外行转内行的来上马摩托车产业,认为这是个赚钱的行当,眼里也就是赚点钱,而在这一方的眼里,看到的是天下大势,指点江山一般的天下大势,哪怕是商业也可以有这种层面的眼界和规划。

    孰高孰低,稍微有点脑子就明白了。

    还大言不惭的以为花点钱就能收购这样雄心壮志的企业?

    没错,现在摩托车公司的确是年产值几个亿的风生水起,可那一来是背靠国有资本建立起来的,二来也是趁着眼前摩托车销售大潮在随波逐流,何尝有过自己掌控调节的能力,水准高下,差距有点大。

    摩托车企业的高层,开过这场工作交流会,就讪讪的告辞而去了,只有曹天孝带着两名男女同事留下来笑呵呵的观赏年会表演,石涧仁依旧带着柳清一直把嘉宾送上车,顺便观察那位若有所思的高级工程师上车,对方和他有两次目光交流。

    头发稀疏,印堂宽阔发亮,眉毛长而有威,双目有神还略凸起,虽然身上的灰色夹克的确和另一位高工的穿着类似,但这种气象的人石涧仁怎么都不相信是搞科研的,好比自家那个技术总监虽然也没多少头发,但注意力都不会在这些部分,眼神永远都处在神游中,遨游在他脑海中那无比宽阔的研究海洋里。

    一直站在路边看几辆车远去消失,把手里的东西交给助理,柳清才和石涧仁并肩去年会表演场地,在装修奶茶公司那片玻璃建筑前的大草坪上,柳清轻松不少:“我看那位高工基本上没有跟这些摩托车公司的老总高层有什么交流,偶尔说几句话,他们对他也很恭敬的,难道是他们上级主管部门的领导?”

    石涧仁笑着摇摇头:“你在对面看,我在这边看,好像曹处长才是跟他有几次目光交流的,而那几个稍微年轻的政府办事人员说什么话之前,都会下意识的瞟他。”

    柳清惊讶:“你的意思他是政府官员?比曹处长职务更高的?”

    石涧仁点头:“古时候在战场上,千军万马靠什么联系,中军帐的旗号,小兵小卒到大将做任何事情都会下意识的看看中军帐的旗号,我想这个道理也差不多……所以后面我才故意把话题扯远点,谈谈我们的胸襟。”

    柳清居然低头看看自个儿的小西装。

    因为走过来就看见同样穿着工作套裙的齐雪娇那小西装绷的那真是有胸襟!

    前军医很热烈,好像很喜欢这种集体氛围的活动,带着一群总经办助理跑前跑后的指挥分配座位,网络公司总经办这些白领坐一个方阵,宅男比较多,一个个眼神东张西望,但没多少声音,销售人员更热烈一些,而奶茶公司差不多过来开会的店长们加工作人员坐中间,这就百分之八十都年轻小姑娘了,那叫一个叽叽喳喳,还兴奋。

    另一边才是装修公司,劳苦功高的项目经理们基本都是二三十岁以上的黝黑男性,很多都是从包工头、装修工里面出来的,有点拘谨但尽量穿得齐整一起坐得也比较绷紧,然后就不停的抽烟,搞得这个方阵的空气质量都下降很多。

    杨德光的人在他们另一侧,那就更低眉顺眼一些,但是来参加这种共聚一堂的年会,还是很新奇。

    然后他们另一边才是最高低混杂的酒店集团员工,从清洁工到办公室文员,司机、保安一大堆,但服装最整齐也是他们,而且这种各岗位开大会的形式他们也是最熟悉的,所以有点笑看局面的味道,相互鼓劲一定要把这次年会文艺表演的奖项留在酒店这边!

    最终应该有超过七百人,这还是各个部分都基本保证了正常运转的前提下!

    规模就是落到齐雪娇手里才变成这么大的,在她看来这是多么稀松平常,又多么有意义的事情:“部队里面的凝聚力是怎么创建起来的?就是通过这些活动,我们要通过一系列的集体活动,始终让每个员工都清楚自己在一个大集体中,没有高低贵贱,只有不同岗位,大家是合作又竞争的关系……”

    石涧仁真得承认,这是自己想做,但不知道怎么做的事情。

    而且好像只有齐雪娇来这么做,是理所当然的别人都不会觉得她在越俎代庖,所以她还自告奋勇的当了主持人!

    敢当着吴晓影、倪星澜这种在场的,拿着话筒就上台:“首先感谢装修公司连夜搭建的舞台和大家坐的长凳,漂亮结实还花不了什么钱,让我们把有限的经费全都放到获奖节目的奖金里!”

    话音刚落,酒店集团和奶茶公司的员工就欢呼尖叫,装修公司的设计师们活跃点,工头更多是的憨笑着使劲吸两口烟,反正跟以前在乡下开社员大会差不多,参与度没那么高,而网络公司的白领们有点慢半拍,不知道该不该鼓掌闹腾。

    石涧仁和倪星澜等十来个高管坐旁边,也没多特殊的样子,倪星澜还化了舞台妆,她也有表演的:“出场费我就给你记在账上了,慢慢还啊。”

    石涧仁想说自己作为经纪人又没批准这样的表演,但没敢开口。

    曹天孝有点新奇这个阵容的强大。

    齐雪娇再感谢网络公司:“所有的技术支持都是这些高科技人才,他们还专门设计了一个评分器,就是看表演完毕以后欢呼声和掌声,哪个最热烈,最后的评分就越高,现在我们试试看?”

    说完下面又是一阵乱叫掌声,果然舞台边一个固定的显示器上面有数值在跳,石涧仁看了眼那旁边的专业拾音器,太阳穴有点跳,坐另一边的柳清小声:“好像大学军训拉歌似的,齐军医怂恿监控中心的主管悄悄拆了监控中心里面的拾音器借来用用的,不过据说程序是高总监写的,所以应该不会生气。”

    正说呢,远远就能看见高开明那一身醒目的白大褂慢悠悠的顺着园区道路过来了,柳清赶紧让自己的助理过去接他。

    这边的节目就已经开始了,结果没在这边看见的吴晓影是第一个出场的,还换了身舞台礼服!

    本来就是个公司级别自娱自乐的文艺汇演而已,但偏偏轮到她来第一个上场,穿了身墨绿色的晚装礼裙,领口还有水钻的那种,顿时把档次拉升到好像文工团到企业部队表演的感觉,下面的员工们楞了一下,听齐雪娇报幕有些人才知道这是什么公共事务部的总监,没等他们打听清楚这个部门是做什么的,吴晓影就在轻悠的卡拉ok伴奏下演唱那首电视剧里的枉凝眉。

    宛转悠扬……

    不得不说她才是比倪星澜都科班的院校出身,这些舞台表演简直驾轻就熟,声线和表情都跟专业歌手差不多了!

    石涧仁都听得有点翘起二郎腿来打拍子,这让那些本来准备得信心满满的员工简直挫败,还有什么可比的,就算不比掌声欢呼声,光是这么看看,自己手里准备的这些表演道具和那晚礼服就相差十万八千里了。

    幸好齐雪娇接下来就说吴总监的不参加评比,得到一大片欢呼声。

    过年就应该这样热热闹闹,不是谁都跟石涧仁那样保持心静如水的苦修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