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826、没什么天才,唯有勤奋
    当初石涧仁和唐建文选择不在平京沪海展开这个必然会有点庞大的项目,有部分原因就是为了不被那些贪婪的资本盯上,哪怕终究是躲不过这天,也希望能在江州这样一个比较独特的地方,形成一定的抗压能力,结果没想到小荷才露尖尖角,就立刻有苍蝇立上头。

    这时候想来齐卫国那句能保得不受欺负,还真是落地有声。

    石涧仁有点自嘲的笑了笑,在吴晓影把目光投向他的时候,点点头起身,低声给这位老总和曹天孝都说了声:“我讲几句跟工作有关,也能回答刚才问题的话。”

    曹天孝还带头热烈鼓掌,蛮期待。

    石涧仁走上小小的讲台,其实他很少在公司公开这样讲话,大多数时候是个别谈话,开会的时候多半坐在桌子边轻言细语说几句,所以林岳娜还比较雀跃的跳了两下欢呼,可能以为石涧仁要说什么新年祝词,反而是耿海燕沉稳的拉住了她。

    齐雪娇悄悄的往里面走了点,挤在庄成栋他们旁边,眼睛亮亮的看着石涧仁伸手放在讲台两侧定定神,的确还是轻言细语的讲话:“首先感谢曹处长以及神女摩托相关的各位嘉宾来到我们这个还算是草台班子的企业参观,其次就是感谢各位一年来的努力,今年虽然花了太多钱,但还是有年终奖的,请各位放心。”

    屋里屋外的人都哄笑一下,但立马安静。

    石涧仁的声音其实和润悦耳,正所谓大言不张唇,细言不露齿,这都是有理不在声高的体现,不看音量看内容:“但是这个年终奖,我和柳总商量一下准备采用两种方式,一个是比照类似的其他企业发现金,另一个就是我准备把我持有的部分股份拿出来作为激励,每年5左右比例,未来这两种形式会一直持续下去,直到我的股份都被发奋图强的各位都分了去……”

    会议室里顿时哄了一声,没有笑,而是发自内心的惊讶语气,但立刻就转变成掌声,非常热烈的掌声。

    石涧仁抬了三次手,都没能把掌声压下去。

    因为稍微了解这几家企业的高管们都知道,云仁装饰的大股东是石涧仁,奶茶连锁的二股东是石涧仁,大唐网等网络企业石涧仁持有接近一半的股份,至于其他相关企业,大大小小都有他的股份,可以说石涧仁真的已经是个隐形富豪了,虽然他不是任何一家公司的法人。

    但他平时粗茶淡饭,生活简单也是所有人看在眼里的,好像别的大老板那种有钱以后名车豪宅的生活跟他没什么关系,当然身边美女如云这点倒是有点像,可明明又都看得出他跟这些位漂亮的老总明星们没那种关系,低调得无以复加。

    结果现在居然说会把这些股份拿出来作为每年的股权激励,这太让人难以置信了,真的有人不贪财到这种地步么?

    会不会跟社会上常见的那些老板那样只是吹牛的?

    可是所有跟石涧仁打了一两年交道的这些中高层,从来都不会怀疑石涧仁的话。

    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热切回应,不光因为自己看得到锦绣前程,更因为能在这样的团队里面自豪幸运。

    好一会儿石涧仁等安静下来才继续说话:“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初期,可能乃至很长一个时期都不会接纳外界风险投资的原因,我们用股份换取各位的内部投资,因为用跨境贸易的方式来连接中国和世界的纽带,做现代的丝绸之路,这是个有点艰辛的漫漫道路,我们容不得那些急功近利的资本来说三道四,也不允许他们把大唐网当成巧取豪夺的工具,我们需要的是为中国制造业提供桥梁的助手专家,而不是从他们身上吸血的牛虻,未来大唐网的远景目标是要为1500万中国制造企业和外贸公司带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为这个超过20万亿元人民币的市场注入新的活力,各位可以从中明确找寻到自己的人生价值所在。”

    会议室里无比安静,和刚才的掌声喧哗不同,几乎所有人都能从这简短的几句话里听到一种称为理想的东西,当然有些人会摇头认为这是理想化。

    但如卞锦林、喻明鸿等人是激动,庄成栋、耿海燕是睁大了眼有些偷偷打量周围,而唐建文更多的是傲然又轻松的看着周围每个人的脸,仿佛将军在检阅自己的队伍。

    而齐雪娇原本就亮亮的眼睛现在璀璨如宝石,被一直在扫视观察周围的柳清看见,悄悄用手肘传递给吴晓影知道。

    石涧仁不关心这些细节:“越是宏大的理想越需要坚实的基础支撑,为什么我和唐总会执意选择外贸经济中并不看好的东欧、俄罗斯乃至东南亚,而不是中国现在排名出口贸易量前二的美国和日本市场,这里我给大家解释一下,就好像为什么我们江州的摩托车能卖到俄罗斯,但卖不到东欧去一样。”

    曹天孝的注意力再次被提升起来,那几位刚才有点哂笑摇头的摩托车公司高层也来了兴趣。

    石涧仁接过吴晓影递上的一支白板笔,随手就在会议室的白板上画了个中国地图,嗯,比他上次画得好多了,然后俄罗斯什么的就有点随手画,起码东欧跟前苏联那一堆密密麻麻的国家他就索性用画九宫格的方式来排列:“在座的可能大多都不清楚,上世纪五六七八十年代,有个前苏联倡导的经互会,也就是经济互助合作会的意思,包含了前苏联所能影响的几乎所有国家,但不包括中国,中苏交恶,一部分原因就来自中国不愿加入其中,因为加入进去,中国就成为其中一员,不光成为其中的军事保护对象,也成为经济发展的一环……所有共产主义国家在苏联的安排下整体统筹,这个国家负责轻工业,那个国家负责航空工业,还有负责矿产、负责农业的,懂了么,有点类似我们一家公司的不同部门分工合作,这就是经互会的核心,如果中国加入了,就也会成为按照苏联意愿只能生产某一类产品的大工厂,虽然起步很快,但也就没了完整的工业经济体系和独立自主。”

    在场人可以说基本上从未关心过这种宏观层面的事情,有点目瞪口呆,连唐建文都有点睁大眼。

    石涧仁化繁为简:“举两个例子,朝鲜加入了,作为专门生产粮食,出口给苏联的环节,在六七十年代就拥有了全面的机械化生产,那时比韩国经济水平高,比中国领先农业机械化程度,可前提是这些设备乃至燃料都是苏联提供的,当东欧剧变,苏联解体以后,朝鲜一夜回到解放前,没有工业体系的结果就是连化肥都生产不了,更不用说油料了,所以朝鲜一夜之间只能闲置生锈设备,又变成靠手工农作,现在连自己吃饭都成问题,这下大家清楚电视新闻上为什么说朝鲜经常闹饥荒了,没办法。”

    男性大多恍然大悟,石涧仁举手指:“第二个例子就是俄罗斯本身,它把那时认为最重要的重工业留给自己发展,轻工业给了东德,然后安排中国负责农业,用现在的话来说,这就叫国际分工,听起来很好,可这中间一旦出了岔子,没有完整工农业体系的国家,对外贸易依赖很重的国家都很容易被别人卡脖子,因为俄罗斯现在就没有轻工业,服装、建材、日用品都是中国可以为他们提供的产品,但东欧现在已经靠近欧共体,他们所需制造产品就略有不同,其中的差异就包含了摩托车,因为欧洲人没有把摩托车当成生产工具的习惯,那更多是少数人使用的休闲工具,这点跟地域辽阔的俄罗斯还有东南亚不同。”

    同样的书放在那里,有人看到的是政治故事,有人完全觉得枯燥乏味,但石涧仁却能从三四十年前的文献数据中梳理出现在的商业方向。

    这就是读死书和会读书的区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