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820、不欺暗室真君子
    所有每天能看见石先生的人,都知道他读书的习惯,有了司机以后,出门都会带着一本书,但往往回来的时候会又多了一摞书。

    涉猎范围从菲利普科特勒到诸子百家,一战二战直到现如今,历史、军事、政治到经济营销,只要看看觉得有用,都会买回来研读,再加上每天雷打不动的两份报纸加八卦杂志,可以说到现在,石涧仁兜里的钱基本都用在买书上面了,至于衣食住行,还真都没怎么关注过。

    而且他和有些号称书迷书痴以收集书籍为主要目的的人最大区别在于,基本都是随看随扔,快速有选择的阅读对自己有用的东西,然后这书本就基本没啥用,也不需要摆在书架上显摆,也是有家以后,仿佛才有种把书都放好的尊重感,毕竟读书人对书,还是有种特殊感情的。

    这是石涧仁认为现在任何人都没法借口的两件可以努力的事情之一,大量阅读和有效的消化利用书本上的知识,每个接受过基本教育的人都能做到并从中获益,但偏偏绝大多数人都完成不了这种性价比最高的提升自己途径。

    另一个就是健身,比读书的成本还要低,不是到价格高昂的健身房请私教那种,而是真正的善待自己这具身体,生而为人容纳精神世界的这具躯壳,无需那些花里胡哨的健身计划,就是简单的跑步、仰卧起坐、俯卧撑加上良好的生活习惯坚持下来都受益无穷,偏偏还是有大多数人都在变着花样摧残,抽烟、喝酒、吸毒、滥交……各种各样的不自爱都有点匪夷所思了。

    可能光是这两项需要持之以恒的简单标准就刷掉了大部分人,特别在现如今这个年代,做白日梦,期盼天上下钞票雨,忽然来个有钱的老爹,悬崖下面捡个武功秘籍加神丹才是很多人的梦想,所以他们反过来嘲笑石涧仁这种人才是傻瓜。

    其实到底谁更傻呢?

    反正倪星澜就景仰:“我是真的看见书就头疼,所以只能学习实践,我姥爷跟亲爹据说都是读书成绩不好的,这个看起来有遗传!”

    石涧仁也承认:“每个人的天资不同,这跟长相不同是一样的,有些人读一辈子书,也只是读死书,不能把书里面的知识有选择的拿出来用,那样读书还不如啥都不懂了。”

    从酒店后勤借来的几个筐子,光是挑进电梯都压得整个轿厢一沉,倪星澜帮石涧仁抱着外套,看他卖弄一身腱子肉:“摆平均点,要是这电梯出问题,明天我们一定上娱乐版头条,一对儿野鸳鸯命丧电梯……”

    石涧仁不感受这种黑色幽默关门:“我能挑起来的一担差不多一百五十斤,这种短距离最多两百斤一趟,这里不过六七百斤而已,远不到电梯十多人的上限。”

    结果话音刚落,上升的电梯突然就这么抖一下,然后猛然下落,就在倪星澜丢魂落魄的尖叫声中,又立刻被什么装置卡住了,反正整个金属轿厢剧烈震动后就没了动静,而且从抖的第一下开始好像就突然黑了。

    惊心动魄的两人居然没注意到这点,但倪星澜悠长的叫声慢慢变小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一头扎在石涧仁的怀里,而且显然那一刻石涧仁也是主动朝自己扑过来,挡在了自己身上!

    患难之中见真情,往往在这种毫厘之间的惊险面前,才能看得出来一个人,不管石涧仁的方法正确与否,起码他的第一反应才真实传递出心思,倪星澜竟然就有点忘记刚才瞬间的惊魂,还有些甜蜜的嚅嚅:“好……黑哦……”剧烈的心跳都有点跟这挤出来的声音不契合。

    石涧仁小心翼翼的挪动身形松开手,他生怕任何的动静都惊得电梯再有什么反应:“怎么会黑呢,哦,我可真是被吓了一跳,看来我还是有做错,难道真是没有把几个重物平均分布?你还好吧,我去摁一下电梯上面的呼叫。”

    倪星澜哪里还舍得分开,手臂紧紧抱住石涧仁的腰,闻见那股夹杂着汗味跟莫名浓烈的香水味就情不自禁的笑起来,用鼻音回答:“嗯……”九曲回转的音调是发出否定的意思。

    石涧仁还不敢大力挣脱,只能静悄悄的拖着轮椅里的姑娘起身往那边挪,倪星澜干脆挂他身上了,双手紧紧箍在石涧仁脖子上,最近复健走得不咋样的双腿这会儿灵活的盘到石涧仁腰上,口中还呼应:“好怕,好怕!”

    石涧仁在黑暗中翻白眼:“傻子都能听出你的声音没恐惧,我才是被吓一跳,心跳得怦怦的!”因为地上好几个装满书籍的物料筐,摸索前进的他无比小心,生怕触动了定时炸弹一般,顺着轿厢壁摸过去。

    倪星澜却被提醒,拉他的手撒娇:“我也心跳得怦怦的……不信你摸摸看嘛……”还是鼻音。

    石涧仁刚才那点惊吓彻底不见了:“喂,你不怕了?跟个狐狸精似的生龙活虎!”

    倪星澜估计是被这种一丝光线都没有的黑暗给吞了理智和羞耻心,使劲往石涧仁身上爬:“就是狐狸精了!高兴……一出事你就向着我!高兴!就算是死了也甘心!”

    石涧仁哭笑不得的摸到那一排按钮,也想不起来到底哪个才是呼叫键,只能挨个试试手感纹路,最后灵机一动摸出手机来,借助上面的微弱彩色亮光找寻,可惜按了好一会儿也没反应,当然手机也是没信号的。

    抬头看看四周,没有找寻到任何有用的细节,倪星澜倒是已经趴在他的耳边腻声:“有些电影里面,好像电梯顶上中间有个方孔可以出去的,要不你也捅开透透气,我怎么觉得有点胸闷呢?”

    石涧仁哭笑不得:“你胸口都压我肩头了,当然胸闷!好了好了,别整什么幺蛾子,等待救援吧,好像说这种狭窄空间里面就是要注意别紧张,减少氧气消耗。”

    不说还好,说了倪星澜立刻有点头晕:“真的好像是这样,缺氧,好难受……你顺着墙边坐下去抱着我,横抱……”

    被指定了电影造型的石涧仁不听话,摸索着返回轮椅,相比这个几千块的轮椅,坐在冰冷的金属轿厢壁墙角不是犯傻么?

    倪星澜还是不满:“不浪漫……一点都没躲在墙角相依为命的感觉!”

    石涧仁翻看自己的手机,试图找个什么办法,看来这会儿他最信赖的书籍也带来不了解决办法。

    倪星澜就认命了,试着在轮椅上想把自己横蜷在石涧仁怀里,但一米七四的她实在是距离小鸟依人有点远,两边把手还硌人,石涧仁顺手就把她给立起来坐在自己腿上,倪星澜顿时觉得这个还不错,自己稍微扭着扭着就能倚在他怀里,几乎脸蛋全贴在石涧仁略显粗糙的脸上,几乎是刚刚接触,就有点面红耳赤的热度起来,声音都变蚊呐:“你在看什么呀……”声音腻得自己都吃惊,以前拍亲热戏的时候做了好多心理建设都没有这样到位啊!

    石涧仁把上半身挪开点,狐狸精如胶似漆,连脸蛋都没分开半毫,反而因为物理学上的运动还产生点摩擦:“喂!不就是被关在电梯里面嘛,又没死人,坐好了……”

    倪星澜还有不抓住机会的:“人家害怕嘛……真的好怕……你在看什么?”有点微光的这封闭空间里,好像真的蛮有感觉哦。

    石涧仁放弃这种无谓的抵抗:“没事给自己找点事情做,正好下午有俄罗斯发回来的短信,我斟酌下先写好稿子。”

    倪星澜终于相信有些人在这个时候是真的坐怀不乱,可她不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