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817、容颜为谁开
    是个江州本地的陌生电话号码,石涧仁摁动接通说你好的时候,还在尽量托住倪星澜的手肘,听见那边的声音很轻柔:“你好,我是赵倩,现在我已经回到江州,你如果在江州,这几天有空能和卡洛琳见见面么,你看到过她的影像,也就是我在德国学习的主要研究资助人,我们有一个考察小组一起刚刚抵达江州,准备休息一两天就前往月亮湖,我已经给阿妈打电话约定了。 ”

    口气很轻很淡,好像若无其事的日常对话,但石涧仁分明听见快慢不一的语速,强行压抑的情绪,甚至有点轻微颤抖的感觉。

    所以他的反应好得多,起码一刹那的惊讶之后,在那轻柔的声音中能很快平复:“好啊,你们住在什么地方?”

    也缓和下来的赵倩报上一个江州著名的涉外酒店房间,虽然只是四星,但过去十多年都是接待外宾的主力,担任酒店执行总裁的石涧仁很清楚:“好的,我待会就直接过去。”

    赵倩的声音仿佛已经带着笑:“好的,再见。”

    石涧仁有等对方挂电话的礼貌举动,却听见那边有加剧的呼吸声,却没有忙音,停顿两秒还是自己挂上了电话。

    只是收起这部彩色的大屏手机,就看见倪星澜一双明亮的眼眸凑近了看他:“谁?”

    石涧仁没选择隐瞒:“朋友,嗯,就是到德国留学的赵倩。”

    纵然是明星,倪星澜脸上还是立刻泛起了八卦的神色,就是那种竭力把身体绷直靠近,睁大眼仰脖子,双手一起搭在这边的步行机扶手上,耳朵支得都像猫咪了:“不是才两年多么?”老实说,她复健这么些天,这会儿动态变化最可喜,以往石涧仁稍微喊她动作大一点就哎哟哎哟的喊疼。

    石涧仁有点倒吸一口气,怎么她也这么清楚:“还有半年是实习考察,可能她要跟自己的德国研究室同伴去月亮湖考察。”

    女人在这个时候智商都特别高:“刚才对话里应该没有说,你们平时还有联系?”

    石涧仁没好气:“之前去月亮湖我听阿妈说的,好了好了,你不用关心这个事情吧,来,还有三组训练,做完了我再去看看外国人,最好是能说动他们转到假日大酒店来住嘛,我们这里靠近机场,交通便利、客房档次……”

    倪星澜飞快的打断他:“别把话题岔开,我要一起去!”那口吻就像是抓出轨丈夫的正牌太太。

    石涧仁好言相劝:“你去干嘛呢,那家酒店在市中心,周围交通环境本来就不好,万一你被认出来造成交通堵塞怎么办呢?”

    搁别的姑娘身上这都是好不要脸的一句吹捧,倪星澜理所当然的承受了:“就要!再交通堵塞我也要去看,刚才你还说了要公开露面的,而且她们都说了这个小姑娘不得了,韧性大!”

    石涧仁想追溯一下八卦根源:“你听谁说的?”

    倪星澜这个时候严守机密:“这你就不要管了,让我去看看,不然我现在就给她们几个打电话,我看到时候都要跟着去!”

    石涧仁真觉得君子坦荡荡:“那你打电话吧,哪有这么无聊的。”

    倪星澜还是想独占信息来源:“带我去吧,你也有面儿啊,我跟着你一起,不给你掉面子吧,万一这都到德国去留学了,回来牛皮哄哄的瞧不起你呢?”

    石涧仁好笑:“她如果这么低俗,我也就当不认识她了,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她不会的。”

    倪星澜开始放大招,嘟着嘴摇手臂:“这么肯定……那我更好奇了,带我去嘛……阿……仁……”撒娇的声音尽量连钢筋混凝土都能融掉那种。

    石涧仁一阵鸡皮疙瘩拂过,然后下一片又来了:“你什么时候还有这种腔调,我的个天!求你了……别!”关键是他还不敢撒手堵耳朵,倪星澜这会儿几乎就挂他手臂上了,步行机上摔下去可要出事儿。

    倪星澜反而变本加厉:“嗯……哼……不……嘛……阿……”这回的嗲声嗲气不等用完,石涧仁就投降了:“好好好!你不准捣鼓什么幺蛾子啊,乖乖的坐轮椅!”

    倪星澜回答得那叫一个响亮干脆,都要从步行机上跳下来了:“这就走!我还要回去洗澡换衣服化妆!”

    石涧仁拿指头使劲碾自己的眉头,仿佛有种千里之堤溃于蚁穴的感觉,松一步就溃败千里似的。

    这就不是随便在酒店那边洗漱一下了,一贯讲究化妆才是礼貌的倪星澜慎重其事的要回湖畔雅苑,石涧仁稍有反抗她就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最后石涧仁不得不开车过去,推着轮椅半个月以来第一次回家。

    打开门虽然家具没有任何变化,但明显已经带有脂粉气,外面的沙发上显然是齐雪娇的床褥,叠得具有传说中的豆腐干风范,单凭这点就让石涧仁刮目相看,无论家庭背景还是现在的身份转换,依旧能一丝不苟的保持这种近乎于强迫症的细节,这真是能做事的人。

    倪星澜指挥石涧仁推着她去卧室,结果被揭穿:“你好早就开始自己推轮子了!动作搞快点,我在楼道上等你!”

    倪星澜收起原本准备还要洗澡时候出点幺蛾子的打算,哼哼两声果然自己娴熟的推着轮子过去了:“我倒要看看是什么小狐狸,难道你还会喜欢这一款的?”

    其实石涧仁也没等多久,倪星澜明显比他还迫切,但化的妆就绝对迥异于这些日子的清淡,反正一看就明人得有点刺眼!

    石涧仁又想找个熨斗来烫一下自己的眉头了。

    再出发倪星澜就不跟他废话,专心打理自己的头发,让整个车厢里都带着股淡淡的幽香。

    这种香味到他抵达对方酒店下车时候更浓郁了。

    歪戴着小白帽的门童刚看见他打开商务车后面滑门就殷勤的过来协助展开折叠轮椅,倪星澜理直气壮的伸手让石涧仁抱进去,但门童惊诧的看见这位脸上捂得严严实实的苗条姑娘居然魔术般的从袖子里滑出一支尾指大的小玻璃瓶无声的在男士背上头上喷几下!

    倪星澜毫不在意门童会看见,犹豫半秒,还在石涧仁袖子手臂上猛喷补充!

    憨厚淳朴的小布衣还不知道自己已经着了道,把车钥匙递给对方代为泊车,就推着倪星澜进去并且打电话了。

    外国人并不习惯到酒店房间里面谈什么,这是石涧仁在波兰搞那个接待会得到的感受,所以两人刚到酒店咖啡厅坐下一两分钟,一高一矮的两道身影就出现在光线不那么明亮的浪漫风格门口。

    倪星澜第一眼是有点诧异,这……不漂亮吧?

    长头发没什么稀罕的,小鼻子小眼睛小嘴巴,以她在影视圈叱咤十多年,阅女无数的经验来说,这种长相的姑娘百分之百都得不到什么上镜机会的,别说跟她和吴晓影这一级的比,连柳清齐雪娇,甚至耿海燕都比她好看。

    可随着对方只是轻轻抬手在腰间悄悄挥手一般的动作,那个身材高大健壮的金发女人陪着一起走过来时候,仿佛被反衬得格外娇柔的姑娘有种若隐若现的蹦跳,好像脚下踩着弹簧,又不得不压住不要跳起来,轻盈中又带着故意停滞的明显控制,然后那藏在腰间的右手就那么轻轻摆着没停,目光就那么一直锁定在石涧仁的脸上。

    这一刻倪星澜居然有点嫉妒,嫉妒对方脸上洋溢着的兴奋激动和幸福,她最能分辨这些表演时候比较浮夸的表情了,而眼前的脸就那么真实,真实得同样在放着光,一点都不比化了妆的自己黯淡。

    哦,女为悦己者容,不一定是指打扮,发自内心的喜悦就是最好的妆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