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816、桃花朵朵开
    站在石涧仁的角度,他也不知道究竟谁是主导,反正这几位女性显然有种莫名的联系,凑成了一个小团体一般,自行拿捏主意,有种上厕所都要打招呼一块的莫名友谊,这让没有上过学的石涧仁很费解。

    也好,免得给员工感觉好像所有漂亮姑娘都跟他有不明不白的关系,他觉得现在这样还蛮轻松的,可以全心投入到工作中去。

    耿海燕只在柳清家休息了一天就开始上班,大量改制的奶茶店要是运行起来,那就是另外一个加盟体系,也算是她学成归来以后的业绩,可以让这个体系独立于电影院的直营体系外,不会受到别人的股份牵制了,所以林岳娜跑外面,耿海燕坐镇办公室,两人带着各自的队伍忙得不可开交。

    洪巧云开始回美术学院正儿八经的开始操作新专业成立的事务,但配了个新司机,齐雪娇通过她二哥聘请的退伍女军人,据说这才是正儿八经能上山下海的女汉子,可退伍以后找不到所学之长用途的大有人在,短发黑瘦,石涧仁形容那目光才是看人都跟刀子似的,问齐雪娇再张罗几个好了,因为唐建文他们在俄罗斯居然遇见劫匪了,被吓得够呛,看来以后出国也得带上保镖,最后是倪星澜也用得上啊。

    反正张明孝是激动得直搓手:“霸王花啊,我知道,我知道,我们西南地区有个很有名的霸王花部队,那里面的高手随随便便放翻你我十来个!”

    石涧仁只给他强调:“你也要把整个保安部门整顿起来,酒店、物业公司的是一部分,专为高管提供安全保障的保镖、司机那是另一个规格,你看看任何一行都有做到极致的!”

    齐雪娇其实也解释过,这种专业技能很强的退伍女军人看着是保安公司的人选,但实际上被作为钢铁机器一样训练了几年甚至十年,有人格外厌倦了集体生活,渴望正常人的日子,也有人根本就无法融入正常的生活,特别是在这个日新月异的新时代,很多军营和任务之外的生活都一无所知,退伍后各种情况都有,所以她决定顺便观察下这种心理状况调节,算是继续做个研究课题。

    没有特别解释身份的齐雪娇也开始在唐楼里面上班,笑眯眯的挂着个助理工作牌到处看看,托她医生光环的职业习惯,居然让办公楼里面的男员工都觉得她才是最平易近人的美女,比冷冰冰又高挑的柳总可亲多了,身材还很s呢,当然吴晓影、倪星澜这样的专业级是另一个世界的,她们太遥远了,还是这位据说是转业军医的齐助理最可爱。

    她的确有影响力,三两天就联合了好几个高管提出把公司年会延后到一月份,毕竟唐建文他们还在俄罗斯奋斗,缺了这么重要的一部分战友,大家的气氛也少了很多,吴晓影和柳清居然没通知石涧仁,就直接跟装修公司、奶茶公司之类达成共识了。

    所以整个圣诞节元旦节,石涧仁就几乎无人问津,女高管们自娱自乐,还跟其他部门联合自己唱k吃饭什么的,换个人可能都会觉得有点失落了,石涧仁却乐得清闲的除了坐办公室,就是悠哉游哉的看书,2004年就这么无声无息的到来了,另外他每天还是会抽出点时间陪倪星澜去做复健,因为已经过去俩月,拆了腰封以后能自己勉强站立移动了,倪星澜总不能成天个明星脸在办公室晃来晃去,而且她也不愿意自己艰难挣扎走路的样子被别人看见:“我好歹还是有点偶像包袱的,你看看我这个丑样子!我自己都嫌弃……”

    口气多少有点烦躁,脊椎被伤着动了手术的模样可能是很多人都难以想象的,前面住院打石膏做腰封都只是恢复各部位的配件,但要回到能如同一个正常人行走的自如,那真有段痛苦的复健过程,相比之下石涧仁那个被掰得要折掉的手臂伤势轻松到哪里去了,因为据倪星澜说,她整个下半身好多部分的皮肤摸着都是缺乏知觉的,格外烦躁。

    所以复健室里只有石涧仁耐心在步行机边扶持:“明天还是要接受几家媒体采访,其实你在努力恢复健康,任何人遭遇不幸都有这样的状况,做明星做偶像一样有这样的灾难,凭什么就只能光光鲜鲜的站在人前?况且现在这样哪里丑了。”

    倪星澜忍不住瞥他一样,力求风情万种的娇嗔,可她做来只能是百花齐放,还没那个风韵:“就会说好听的!”

    其实真的不丑,脸蛋就不用说了,依旧还是短发清爽,身上的运动服婀娜多姿,只是因为脊椎神经受损,双腿行走还不能完全受控制,走路有点小儿麻痹症的感觉,哪怕她咬紧牙关尽量想控制住身体,豆大的汗珠都沁出来挂在下巴上,还是走两步都要摇摆抖动。

    石涧仁可能还不深谙女人这个时候说的就是想听这些:“慢慢来,不要心急,齐军医说春节的时候应该能比较正常的回平京去看父母长辈。”

    倪星澜却有点任性:“不回去!你难道不知道我这个时候回平京,那就是等着上一连串通告的?你不心疼我?”

    石涧仁的确不心疼人:“作为一个演员,公众人物,你这个时候就应该公开展现你治疗康复的过程吧,我觉得这也能鼓励别人,再者说了,我相信任姐还是不会杀鸡取卵的这个时候非要你去做什么身体承受之外的工作,你现在躲在江州有点浪费了。”

    倪星澜气愤:“你就真的这么不在乎我?看来她们真没说错,你就是个万朵桃花开,管杀不管埋,哦哦哦,热心热肠的一个个拉到一起,然后你就跟没事儿人似的溜达开了?”

    石涧仁聪明:“这就是你们几个住在一起讨论的结果?”

    倪星澜看来放在战争年代也是个叛徒:“可不就是!你说你是不是这样?这都是人,还都是有感情有血有肉的女人,哪能跟你一样根本不考虑这个过程会不会带来感情上的变化?你就真的这么没心没肺,非要看着她们失望灰心的各自去寻找归属?”

    这姑娘也不地道,都说到这份儿上,还是把自己摘出来,石涧仁好笑:“那不然呢?一股脑的都娶回家?那是禽兽,虽然我没什么爱情经验,但我也清楚爱情和婚姻是需要相互尊重的,哪能对着这个姑娘说喜欢,对那个姑娘也说忘不了?那才叫王八蛋。”

    倪星澜果然又忍不住喜笑颜开:“这才乖嘛……是齐军医说的,她跟吴大姐最谈得来,好像一脸看透世事的模样,说你这种干大事的要么根本不把女人放在眼里随心所欲,要么干脆远离女人,所以才怂恿我们齐心协力不理你,就是要看你怎么样!”

    石涧仁有点揣摩那场面:“你就一脸蔫儿坏的坐旁边不言语?”

    倪星澜眉飞色舞:“我病人!我瘫痪……洪教授我看是不以为然的,但会跟着附和,你那秘书最爱躲在边上端茶倒水嘿嘿笑,鬼心眼最多就她!”

    石涧仁叹气:“你这心眼也差不到哪里去,耿经理?也病人,也瘫痪?”

    倪星澜诧异:“嘿,你别说,这回好像她像变了个人儿似的,基本都文文静静的坐在那点头笑,看谁都点头笑,不是脑子给砸傻了吧?”

    石涧仁无奈:“要是你听说你爸妈二十万就把你卖了,会是什么心情?得,回头我也要多跟她谈谈。”

    倪星澜刚刚要说话,石涧仁的电话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