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814、该来的终究要来
    石涧仁是没兴趣去关注什么规划局的副局长贪污受贿案件的,不到半个月时间,茶场的建设方案在送到平京的同时也送到他的桌面上来了,最离奇的是齐雪娇的名字居然出现其中!

    使劲挠头的石涧仁不得不打电话给老王询问这个莫名其妙的出现,那边哈哈笑:“行啊你,居然偷偷的带着齐家姑娘和倪家小妹一起游山玩水,乔老回来特别提到,一问星澜就知道了,你说能不考虑下么,齐家这小姑娘还正儿八经的弄了一整套扶贫整改方案,茶场肯定要围绕这个整改方案来,不关我的事啊,知道她在其中,想赶着上贡的人多了去,别人还正愁找不到路子呢,好好搞,你王哥我是个不管事儿的,但你肯定能把这件事捣鼓好,我的零花钱就指望你了……”

    这特么就是理想和现实的差距!

    挂了电话的石涧仁再使劲挠头,这姑奶奶什么时候搞了个整改方案嘛,把自己的助理联系上一问,果然就是自己先走那么小半天时间落下个本子,齐雪娇居然连夜就赶出来一篇整改计划,现在早就交到公司备案了,有点吐血的石涧仁叫秘书送过来,简单的翻看一下就不得不说个服字,政务工作从来不是自己的强项,阿妈估计也没这么强的政务处理能力,如何依托当地政府部门的资源,全面改善月亮湖地区的劳动力结构,方案里面写得头头是道,不擅长跟摊派勒索打交道的齐雪娇,却最擅长和政府部门之间衔结。

    见证过资本疯狂的石涧仁,随手看看桌面上报纸里连蒜、盐巴都能炒作出花样来,更不用说一直都在风口浪尖的茶叶了,既然月亮湖地区的茶叶种植基地已经是个有利可图的产业,当众多闻到血腥味的大鳄围上来时候,凭自己的小身板根本挡不住,恐怕还真的只有齐雪娇合适一些,而且她的品行也足以保证当地山民的利益。

    柳清站在办公桌对面带点酸味:“那我是不是要给齐小姐准备个办公室?她面子那么大,五楼都给她够不够?”

    石涧仁猛挠头,秘书不知怎么又有点心软:“马上要圣诞节了,公司今年人比较多,是不是需要搞点活动,也顺便就邀请齐小姐跟倪小姐吧,这周都要出院了,暂时请耿经理到我家去住,她脑部受了重击,出院以后还是要观察一段时间才能确认有没有后遗症,我跟她一起上下班也注意照顾点。”

    石涧仁要对秘书感激涕零了,柳清又郁闷:“接下来呢?纪小姐问我最近耿经理受伤的事情,我都不好说,到时候又怎么解释这位齐小姐呢?”

    石涧仁问心无愧:“我又没做什么亏心事,谈工作!”

    那就谈工作吧,俄罗斯、越南事情一大堆,莫斯科的电子商务中俄展会即将举行,唐建文把这个时间点放在元旦节后,问石涧仁这边能不能再跟有关部门衔结下,要是能请一两位使馆官员来站台,那就最好了,毕竟神女摩托这边也喜欢标榜自己是航天企业背景。

    对越南这么小的国家能请为参赞出来站台是一回事,俄罗斯这种超级大国那又是另一回事呢,石涧仁也只能硬着头皮给曹天孝打电话,结果那边一口答应下来,说本来就是他牵的线,这种事情是本分,石涧仁这边让大唐网出一套关于这次展销会的说明资料,他那边去申请。

    电话最后好像是顺口问石涧仁明年春节后有什么工作安排没,石涧仁就算是脑子转得飞快也联想不到什么:“有什么事情么?”

    曹天孝客气:“就是问你是不是主要在江州,经常出差或者出国那就算了。”

    石涧仁想了一下:“应该没有,我们这边猛将如云,我主要做后勤。”

    曹天孝笑:“你稳坐中军帐才是,是这样,我俩有小半年的认识接触了,几次三番不同情况下能感觉到石老弟你是个有想法有能力的企业家,我们也一直在致力于更好的为这些新社会阶层人士提供各种发出意见的机会,但各种意见都最好建立在实际调查实际了解的基础上,所以我回来整理申请一番,春节后有个江州市下属区级的挂职体验机会,你有兴趣么?”

    石涧仁有点楞:“什么挂职?什么体验?”

    曹天孝解释:“作为统战部门,我们是有相关的职务给社会各阶层人士去体会的,很简单,有认为做公务员就是一杯茶一张报纸过一天的,也有认为当官就是为了捞钱的,还有是抱着为人民服务的态度,空说无凭,我们会邀请一些有见地的新社会阶层人士去自己亲身感受一下,一般是副处级或者副局级职务,挂职工作半年,站在政府工作人员的角度去看这个社会,不就很直观了?”

    石涧仁已经几次听见这个词了:“新阶层人士?”

    曹天孝嗯:“国家刚提出来的一个说法,主要是自由择业的知识分子,也包括私营企业家、投资人,最新统计大概五千万人吧,大概贡献了全国三分之一的税收。”

    哦,简而言之就是以前说的先富起来那批人咯?

    没想到身无长物的自己也被归到这一类,

    石涧仁说自己考虑下,挂了电话都有点觉得懵,这……算是招安么?

    虽然这个词儿有点刺耳,但就是这个意思。

    当呈现出足够的才华和能量,那就能成为新的那个阶层,这个名词还真有点意思,石涧仁自嘲的笑笑,同样是自己,还在码头当苦力的时候,是不会有什么挂职锻炼的,但是当展现出来以后不光是自己说的让自己的人生多了选择,仿佛连规范都是另一层了?

    石涧仁忽然有点想找齐雪娇聊聊。

    他不会选择去走政途,因为骨子里始终还是有种不为君王唱赞歌,只为苍生说人话的文人独立思考力,但如果在有生的岁月里去体验一下这种过程,似乎又是不一样的感受?

    这会是种什么样的感受?让中国几千年来这么多能人志士都争先恐后的挤上去,希望为官为相的仕途,又有什么样的魔力?

    石涧仁多少还是有些好奇的。

    就在这时,桌上的蜂鸣器响起来,是秘书处难得的通知:“石先生,一楼前台有位姓齐的军人找您……”

    石涧仁还以为齐雪娇换了军装来得瑟呢:“叫她上来不就得了?”

    结果带着精壮的彪悍之气走上来的居然是齐雪娇那二哥,叫什么来着?

    谁叫中文的他她不分呢?

    穿过办公室的时候,齐卫国的目光就好像在扫视军营里的队列一样,两杠两星的肩章也让所有注目碰到他的员工有点肃穆,最后是站在门口有点发愣的石涧仁:“你……怎么有空来我这么个小地方?”

    其实是心里有点咯噔,这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齐卫国接住他的手握住,另一只手就揽住他的肩膀,走进办公室,熟练的用脚后跟把门磕上,立刻就散开那股绷紧的军人气息,就好像所有关节螺丝都松了一圈半似的:“我说什么来着,齐齐终于开开心心的准备做点什么事情了吧,这事儿啊,没你还真成不了……”然后后面一句就不靠谱了:“你这江州办公室的漂亮水准比平京的直线下滑,简直对不起人民群众啊!”

    石涧仁心想那肯定是公共事务部总监办公室的门没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