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813、三人行,必有师
    于是倪星澜的小算盘就这么破灭了,齐雪娇相当高调的认为石涧仁这种思想苗头有点危险,她必须要近距离观察监督,所以理直气壮的把两位伤员的照顾工作都担任起来了。

    谁叫她是专业的呢,所以石涧仁觉得既然有人照顾,那自己还是早点回去上班算了,别成天在姑娘病房转悠。

    只是第二天那位孙院长来看望听说苏醒的伤员时候,目光时不时的就在专业护工身上转悠,石涧仁装没看见,可孙院长还是在楼道等着他小声询问:“是……上面哪里的关系?”

    石涧仁只能推脱:“倪小姐的朋友,都是平京的。”

    孙院长有点小心翼翼:“肯定是平京的,姓金的已经被叫去接受调查了,原来他这几年在外面做大工程,全靠这几个官员帮他拉业务啊,怪不得一个单子比一个大,利益均沾嘛。”

    石涧仁扯扯嘴角没反应,孙院长还想打听下到底是什么关系:“现在院里都传遍了,说是得罪了了不得的大人物,我问洪教授,她也说不知道……”

    石涧仁很想说得罪了八贤王,然后就看见那边电梯门打开,一脸问询走出来的居然是曹天孝,笑眯眯的官员刚问了个护士,目光就跟石涧仁接触上,笑着示意下手里的鲜花篮走过来:“今天过去看看介绍的专家工作状况,才听说你们的经理被人袭击受伤,你这些天一直在医院,就顺利过来探望下,还好吧?”

    这种情况由不得石涧仁不联想,还是笑着介绍孙院长跟这位统战部门的官员,曹天孝很热情主动:“孙院长是我们文艺界的政协人士,见过见过,一直想找机会交流呢,你们也认识?”

    孙院长终于抛开刚才的打探,开始交流这边和石涧仁又是怎么认识的,但随着踏进病房探望,石涧仁观察曹天孝是真的应该不了解什么大人物的动静,起码对那个一直在忙碌的护理工没什么特别关注,倒是被倪星澜给惊吓到:“大明星啊!也是你们公司的?”

    齐护理倒是在石涧仁介绍这是市里面统战部的官员时,悄悄对石涧仁诡笑一下。

    莫名其妙的石涧仁又介绍了一下自己,说自己不是曾经在平京的影视集团公司工作么,就是给倪明星什么的做经纪人,曹天孝才恍然大悟,然后对奶茶公司的总经理倒是真的慰问了一下,出来才问石涧仁凶手抓到没,是不是跟平时的商务往来有问题,有没有什么需要他协助的。

    如果不是城府极深,表面功夫到了极致,石涧仁确认这位官员是真的不知道一连串事情,自己干脆拿了不多的一点私人物品趁着送对方离开的时候也返回产业园,下楼时简单解释了一下这位金老板,但绝口不提后面被查的事情:“最后就是用二十万摆平了家属免予起诉,放到现在来说,只要耿经理苏醒了没有后遗症,倒也可以算轻微伤,可人还没醒呢,就稳准狠,这多少有点逾规吧?”

    曹天孝没有打哈哈,认真的问了问:“这个什么司法解释我回头问问,我也不是学法的不太清楚,但的确是有点不合情理,回头我问问,总得给你个解释,不能让你对公检法有负面看法嘛。”

    石涧仁再次认真面对这位官员:“我还有个事情想聊聊,能多说几句么?”

    曹天孝比他还高兴:“能聊就好啊,这就是我的工作,有什么看法想法都可以拿出来聊的。”

    两人都走到停车场了,石涧仁把自己那点住院陪护的东西放后备厢开车,曹天孝却说就在医院外面找个茶楼甚至就坐在住院部大厅都能聊,石涧仁看看周围问为什么。

    曹天孝笑着指那白色的宝马越野车:“你作为企业家配备豪车肯定没问题,但我作为一个普通公务员,要是被认识的人看见了,感觉还是不太好,我本来也是坐公交车过来的,待会儿还要回办公室呢。”

    石涧仁笑起来了:“有这规定?不许坐豪车?”

    曹天孝摇头:“没有,我自己觉得能不坐还是尽量别坐。”

    石涧仁好奇:“为什么呢?”

    曹天孝说话其实应该都是斟酌过:“大话套话我就不说了,我是搞统战工作的,接触的都是社会上成功人士,特别是这两年开始一个新的提法,叫做新社会阶层人士,大老板、行业翘楚很多,奔驰宝马劳斯莱斯我都看见过,能做到这个层面的,市里省里或多或少也接触过各级机关政府,你说我一个每月拿死工资的公务员凭什么跟各位平等交流?不就是我一定程度上代表着政府嘛,成功人士里既有拒而远之不以为然的,也有喜欢用社会上那一套来拉拢引诱的,如果自己心里没点衡量标准,心态失衡,忘了自己在做什么,姓什么的比比皆是,违法违纪的同事我都见过不少了,有些人甚至自己是怎么慢慢掉进去的都不知道,所以我觉得还是适当的控制住这些苗头比较好,享受是会让人上瘾的。”

    石涧仁没有鼓掌竖大拇指的称赞,这本就是一个官员应该有的素养,现在反而成了罕见的,所以就在这停车场把自己去黔东南搞茶场的事情讲了一遍,曹天孝还埋怨:“我不是山头主义啊,你其实也不是江州本地人,但既然你都选择在江州发展了,多少还是应该照顾下江州本地,我们也有和黔东南差不多地理地貌的山区嘛,我们还有茶山竹海呢。”

    石涧仁的重点就不是显摆自己能投资:“这是几个大老板决定的,我只是小股东,重点在于这个县的这些官员,给了我非常不好的感受,江州呢?江州也有这样的地方吧?成天吃吃喝喝,征收摊派,吃拿卡要,这还是有点能力的投资商都要面临这些局面,普通市民居民要生存过活,是不是也太艰难了?作为政府,作为执政党,怎么看待这些事情?”

    曹天孝没什么为难的,抬头看看周围,随手指了住院部大楼:“打个比方,我们的国家就是这栋楼,有光亮的一面,也肯定不可避免的有阴暗面,这跟每个人的生活都是在希望和矛盾中交织一样,我记得这座住院部大楼好像是几年前修的新大楼,就像我们的国家,朝气蓬勃,到处都是发展迅猛的新技术,比市里面另外几座老医院设备好多了,但我们这个国家也跟这边阳光照不到的阴暗一样,局部矛盾突出,贫富差距问题严重,政府以及政党内部贪腐问题严重,特别是在基层政府,问题非常多,但公平而论,既然这栋大楼已经矗立起来了,还是这么漂亮雄伟的大楼,对于阴暗面,我们是拆了楼重建,还是逐步改善呢?”

    不等石涧仁选择,他自己回答:“有识之士会用充满希望的积极心态去解决问题和困难,我相信人都是在解决一个个问题和矛盾中获得升华成长的,困难越大,解决后获得成绩越大,成就感越强,这才是最阳光的生活工作态度,我们的国家、政党也是如此,如果整天只着眼在那些毒疮、肮脏上面,成天只会抨击,冷眼旁观的说风凉话,这些人永远不可能成为这个社会的成功主流。”

    经常给别人讲大道理的石涧仁,今天也被讲了番道理,他还觉得心有戚戚的道理。

    因为真正的爱国,是低素质者几辈子都达不到、也不愿去努力的,而通过污染这个世界来表达存在感,却是一分钟之内就能实现的轻松事情,何乐而不为?

    所以,艰难前行吧,石涧仁真的是乐于做个实践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