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809、大道理谁都会说
    石涧仁如果在,当然不会也让她打这个电话,更不会这么处理。

    差不多晚饭时间,风尘仆仆的一组人抵达的时候,林岳娜也来了,作为奶茶公司的小股东,听闻耿海燕出了事情,哪怕隔着多远,她还是紧赶慢赶的回来,站在监护室外的玻璃边有点垂泪,就是默默的看着就流泪了,石涧仁拿纸巾给她还不好意思:“蛮喜欢耿妹子的,执拗又直爽,怎么会出这种事情。”

    石涧仁还没说话,楼道那边的门打开,齐雪娇推着倪星澜的轮椅,两人在助理的陪同下过来,倪星澜摘了口罩对林岳娜轻轻招手,再给石涧仁张开手臂。

    石涧仁弯腰跟她轻触一下,这姑娘在他耳边抱怨:“好了,你可以把军医送给受伤的这位了,她简直就是个包青天!”

    齐雪娇在医疗系统就更是娴熟,找医生和护士拿过一系列表单查看以后得出结论:“就这两天只要体征稳定,应该能苏醒过来,但也有植物人的可能性,其他……转院吧,转到我们院去,我们对这种创伤类病人有专门研究,我这心里也好受点。”

    林岳娜看了这位姑娘飒爽英姿的气势就悄悄躲石涧仁背后,以前看到过,但现在的架势真的有点不一样,和柳清的职业、吴晓影的戏谑都不同,要真说,依稀类似纪若棠的强势,只是小总裁的那种强势跟这个比又有点差距了。

    只有石涧仁敢面对这种强势:“这边医生也不错,最好的医院呢,提出的治疗建议也是这样,明天就出监护室到病房,再者说了,这件事你那不过是个由头,后面我们因为商业利益才是他要对洪老师报复的主要原因,责任更大其实在我。”

    齐雪娇倒也不强横,点点头把防寒服兜里的小记事本还给石涧仁:“我已经给他们做了个扶贫计划,这上面你记录的想法和思路都很好,说明你的确是个踏实肯干的实践者,但基层工作确实也有很多阻力,我今天也算是开了眼……”

    重新坐在监护室外长椅上的几人,听齐雪娇有点气愤的把在县城的遭遇讲述了一遍,站在边上的助理崇拜:“还是齐医生厉害,几个电话一打,很快来了部队上的雷厉风行就把这种害群之马抓走了!”

    倪星澜悄悄撇嘴,估计是那种场面让她更觉压力。

    所以石涧仁好奇:“你没去过黔东南吧,也能联系上熟人?”

    齐雪娇下巴扬得高:“只要联系上相关大区,自然就能立刻垂直找到上级单位当地领导,这就是在鱼肉乡里,在破坏军民鱼水情,绝对不会是让他们把人带走了就带走了,一定要拉出个说法来!”

    亮晶晶的眼里就差说来夸我呀!

    助理都要鼓掌了:“石先生您没看见那俩家伙有多不要脸,来过两回了,说我们消防不过关,要我们赞助这样那样的巧立名目!”

    石先生没笑:“你们是准备怎么处理的?”

    助理连忙正式:“先通知了县里面招商办还有跟我们接洽的几个部门,结果他们说这种事情不是地方上能管的,我们也是先在拖延,然后整理报告上递给柳秘,只是正好昨天今天这边出了点事情,可能没有报到您这边来,不过这也不算稀罕,其实到各地办事处、办公司哪里会遇不到这些摊派和吃拿卡要呢。”

    石涧仁回头问林岳娜:“你们呢?这种事情多不多?”

    林岳娜做个诧异的表情:“多不多?天天一箩筐,自从我们开始改制,各家店长店员可以自选加盟开店,离开电影院,大量朝着二三四线城市扩展,越是小地方越穷这种事情越多得要命,我们是小店,没有当地政府青睐,卫生、税务、工商哪个都能随便要求点费用,环卫、水、电谁都能卡一下,所以现在加盟店长在当地有没有资源关系,已经成了我们首选考虑的因素,能摆平这些关系的,一年都要省好多费用,还好这些事情都是加盟店自己头疼,我们的自营店数目需要减少,就是应对这些事情太累了。”

    倪星澜都小声补充几句:“别说做生意,拍戏剧组都得应对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还真是,越往小地方走,越是穷乡僻壤的地方,这种做派就越多,越穷越贪婪。”

    石涧仁挑挑眉毛,看手腕上的时间:“时间差不多,我们先去吃饭,就在医院门外有家餐厅还不错,待会倪小姐和齐医生先回去休息,这么远也累了。”

    倪星澜自己可有主意:“既然都来医院了,我想住院复查。”

    齐雪娇一直看着石涧仁:“你觉得我这样的处理方式不对?”

    石涧仁起身:“走吧,吃饭的时候慢慢说。”

    林岳娜太会看场面了,连忙推倪星澜:“那我去陪倪小姐去办理住院手续,我们待会儿过来?”

    倪星澜长松一口气,终于可以摆脱这大冤家了,居然还有点感激。

    助理当然是说自己留下来在监护室外面等着看随时有什么问题。

    石涧仁跟齐雪娇并肩走出住院大楼才开口:“首先我还是非常感谢你的协助,无论是照顾倪小姐还是今天这种事情……”

    齐雪娇熟悉这种说话节奏:“但是呢?”

    石涧仁果然:“但是这种事不是我们的处世之道,对方利用权势,利用身份来摊派勒索,你也是用权势收拾掉他们……”

    齐雪娇气得眉毛都立起来,哪怕是柳叶眉,也是能飞刀嗖嗖的,不过她没石涧仁说话快:“你可能觉得我说话难听,的确他们是做坏事,你是做好事,但换个人面对这种局面,能像你这样几个电话就调动了素不相识的有关部门来处理么?我们几百个奶茶店,天天都在遭遇这种事情,有不公正的,也有自讨苦吃的,你能都拔刀相助么?今天这件事我们的确是没错,但你能保证我们明天是不是真的需要一套完整的消防系统?都当成是职能部门在刁难,都用你的关系去摆平,那你就是在为虎作伥,是你在做坏事了,是不是?”

    齐雪娇深吸一口气:“我相信你不会做坏事的。”

    石涧仁点头:“我自认为当然不会,但每个人站的角度不同,这个好坏的评判就不同,金教授的事情他认为他是被别人撬了墙角,夺走他本来该得的,他当然认为我们是巧取豪夺,但在我的角度,除了认为为人师表,品行应该放在第一位,其次我也希望通过这件事达成一些商业目的,那你说我这个事情做得对,可也没那么纯粹,是吧?”

    齐雪娇直视石涧仁的眼睛:“那行!你说,你遇见这种事该怎么办?给点小钱消财免灾?”

    石涧仁摇头:“这种贿赂只会让对方胃口越来越大,就是这种花小钱贪利益的风气才形成了这种普遍状况,当然,如果我是个小店,没什么活路的情况下,没准儿也只能这么选择,因为首先是要活下去,但现在我们的局面比较大,那就有了更多选择,就事论事,我会要求对方拿出消防的相关要求跟规范,一切走正规流程,该罚款该出整改方案的,拿出全套方案,我们一切走明面,他拿得出我就请专家评估,该罚款该整改的,我照做,但对方也要拿出相应的确认回复,如果我认为是刁难,回过头找更高一级部门投诉申请行政复议,一码归一码,这个国家要令行禁止的运转下去,就应该是有专门的部门来管,而不是拼关系……你说呢?”

    齐雪娇不是别人,她听得懂,而且是认真的在听,只是最后白石涧仁一眼:“大道理一套一套的,就知道来欺负我!”

    石涧仁居然点头:“不是欺负,是觉得跟你能聊聊,换你哥或者那位文老板,我有什么资格跟他们白话这些大道理?”

    齐雪娇哼一声把头扭开:“吃火锅吧!山上的口味也太清淡了,你请客,就当我扯平了。”

    这是怎么算来着?

    但齐雪娇这回还真说对了。

    石涧仁就是个会说大道理的,现实哪有那么事事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