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807、李鬼遇李逵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石涧仁马不停蹄的走了,倪星澜和齐雪娇留在了月亮湖。

    好像忽然一下,所有的美景都失去了吸引力,吃过晚饭,两人不约而同的都开始收拾东西,女孩子总有比较多的行李。

    倪星澜皱皱眉:“齐齐姐,可能还是得你去给助理、考察组还有阿妈解释下阿仁为什么这样匆匆的返回江州,毕竟他是做生意的,这种因为匆忙离开别被人误会了,我实在是不方便到处去说。”

    齐雪娇恍然,跳起来就下楼去了,倪星澜默默的拿过从石涧仁房间收集过来的他那些随身物品衣服,反正就不乐意看见别人拿,特别是这位。

    结果下楼来接过餐厅服务员捡到的小记事本,齐雪娇看了好一阵忽然找到点感觉了。

    她是什么,从生下来到大学时期都又红又专的尖子生,全国十佳优秀大学生,年年的学生会干部带头人,流血流汗不流泪的冲在最前面,断了胳膊都能硬生生完成任务的那号儿,石涧仁和那时的她比,简直就是个贪生怕死的逍遥派!

    但是很多人从学习各种价值观世界观,到走上社会验证这些观念的时候,有个认知重塑的关键点,就是二十来岁刚能懂道理的时候踏上社会的关口上,有些人可能一辈子都没经历过,纯粹懵懂一生,有些人顺顺当当的,以前是什么样后来也哦的一声,真的是这样的延续下去,更有些人早点或者晚点才完全明白自己的世界观是什么,这都能导致整个人生完全不同,这姑娘却在遇见另外一个完全不同的青年男子的时候给带偏了道儿,干什么都有点提不起劲了。

    在学术上,这叫做认知失调,前后差异太大导致人生观有点紊乱,之后一直都没踩在步点上,始终不得劲。

    可能换做普通家庭的人,不得劲也就不得劲了,偏偏在她这样的特殊环境里,就愈不得劲,除了在当医生这个专业技能的时候还算称职,其他都基本浑浑噩噩在过日子了。

    齐雪娇重新面对助理和考察组的时候,重新找到一种自己在干什么的感觉,简短的给助理组开了个会,就凭借石涧仁一时疏忽放在餐桌上的那个小本子,她把关于月亮湖旅游区建设方向,井井有条的整理成了纲要和指导方案,而且这一切都是纯口头挥。

    经常有参加开会的人就明白,脱稿和不脱稿是两个层次,特别前者最能看出来一个人的思维清晰和政治水平,需要极高的思维组织能力。

    没错,就是政治水平。

    很多人都暗自腹诽当官的一无是处,他们除了坐在办公桌后面打官腔什么都不会,真被踢出办公室和大家一起落到社会上,一点谋生技能都没有。

    这话说得也对,很多官员都自嘲说自己除了做官什么都不会,就是个草包,外表光鲜肚子里乱糟糟的草包。

    可有那些成天在酒桌上体现公务员价值的草包,也有真正懂得什么叫政治水平的官员。

    起码齐雪娇过去大半的岁月里都是在按照这个方向培养,或者说自我培养,她曾经是很主动的在如饥似渴学习这方面的能力,这点和王雪琴那大学才开始接触到皮毛,然后从基层办事员慢吞吞做起有天壤之别。

    做官本来就是种技能,还真是门独特的技能。

    这就好比把刚下山的石涧仁扔到社会上,他也啥都干不了,只能去卖力气活儿,因为他那一套非得在一定层面才能如鱼得水。

    齐雪娇熟悉的这一套,也得有个合适的土壤才能芽。

    起码留在月亮湖寨子的三名助理有点惊呆了,考察组有几个科研人员本来只是晚上休息看看美女,结果靠在餐厅门边也听得津津有味。

    石涧仁在月亮湖周围东游西荡的时候,齐雪娇其实也没闲着,推着倪星澜和不少阿妈孩子交流聊天,对这里的实际情况也比较了解了,现在非常娴熟的开讲:“时间紧,任务重,石总通过调研出台了月亮湖地区脱贫攻坚展规划,一共为周边山寨居民点规划了26个脱贫项目,也让我们正式迈开脱贫步子……”

    听听这口吻!

    然后跟乔老爷子谈话,对目前这个茶场可能给这里带来的利与弊做了更深入透彻的分析,我们一切以民为本,一切经济展、商业利益都不能夺走当地老百姓的生计,要在保护环境的前提下帮助本地脱贫致富……

    反正活脱脱就是个当地乡镇干部的风范,而且还得是上面下来挂职那种高瞻远瞩,前途远大的希望之星。

    连见多识广的院士老爷都感觉到原来这年轻男女三人中,最为高深莫测的是这平时一声不吭的姑娘!

    跟阿妈的交流那就是亲切又热忱,如春风拂面,如煎饼果子暖心……

    阿妈简直又惊又疑,这都谁啊!

    还是回头打电话给石涧仁询问吧。

    但回到房间的齐雪娇不跟倪星澜分享这些,少女明星只感觉军医容光焕的坐在床头写了小半夜的东西!

    就好像突然变成了先进分子似的。

    第二天一早,司机助理送俩姑娘回江州的时候,齐雪娇还主动要求去县城里面暂定的公司办公地看看。

    这也是石涧仁跟老王他们一系列投资及建设肯定会走的程序,只要乔老觉得这里的山区土壤、水分、温度适合种植他研究的茶叶,那么先就要在这边注册公司,有个办公场地才能有接下来的各项工程指挥部之类的顺延扩展开。

    县城的门面房便宜,特别选的还不是那种热闹繁华地段,要考虑未来可能就在附近要搞茶厂,在人口比较稀疏的新开区,那租金就接近于无了,所以面积比较大,接近一千平米了,石涧仁也有在小本子上随手写过可能要搞厂区规划、山区茶场的大型沙盘之类,也就是跟城里面的售楼中心差不多。

    所以跟个仓库似的,现在只是临时隔了一小间办公室出来,一个助理一个司机暂时待命,很明显各投资方都会接连不断要来这里了,肯定不会闲着。

    大仓库后面就是空旷的征用地,无论是建厂房还是搞物流运输停车场都是极为方便的,负责这项工作的助理还是得力,只是给齐雪娇汇报介绍的时候有点纳闷这位姑娘到底是什么职务呢,可她言谈之间毋庸置疑的指挥口吻又让人不由得不用汇报的态度。

    齐雪娇是认真的,还拿相机拍照,准备带回去给石涧仁看,毕竟来这边几天石涧仁都在月亮湖周围,县城搞定这个他还没来看过呢。

    女军医满意的转了一圈空荡荡的大仓库刚走到卷帘门的门口准备告别一声就上路了,却看见两个穿着军装的人,一位坐在办公室里一脸的痞气,另一个靠在商务车的副驾驶门边,吊儿郎当,另一辆军绿色越野车停在商务车前挡着。

    不用看相的功夫,光是那装容不整的乱糟糟军装,齐雪娇的脸色就黑下来,走上去沉声:“你们是干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