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799、说得轻巧,打个颠倒
    要做事,先做人。

    就好像他对于跟白秩等人打交道没打算从对方获利一样,先用做人来吸引对方,初次见面说什么一见如故那都是骗小孩子的,最后把孙院长也请过来,急于把洪巧云留在美术学院做招牌的院方同意大家合力开设这个新专业,洪巧云担任常务领导,至于是系还是什么学院,那就看照明灯具厂家的投资量了,孙院长在这种时候绝对是个合格的商人,如果价码开得不错,甚至可以请这些照明灯光协会的理事们来担任名誉院长或者客座教授什么的。

    当几方的桥梁搭起来以后,石涧仁又静悄悄的退开,现在靠在车上闭目养神。

    石涧仁没时间跟唐建文去平京了,他得陪着乔老去月亮湖,这事儿如果能够启动,将带来的是过千万级别的投资和产业链,可以想见月亮湖地区将一跃而改变当前落后的面貌,也许这就能达成当年石涧仁给阿妈许下的诺言,踏踏实实的改变一方水土,孰轻孰重,和石涧仁自己能得到什么好处没关联的。

    关于和照明企业的后续工作,具体的操作实务交给柳清去协助洪巧云完成,所以只带了两三位助理前往月亮湖,顺便带上了倪星澜和她的“贴身医师”,病人申请到那样的环境去调养肯定优点不用说,齐雪娇对那个传说很美丽的电视剧拍摄地也很感兴趣,她可是一集不落的把赤子之心又在酒店复习了一遍,在主演的陪伴下,这种感受很特别。

    一行几辆商务车前往,路上略过不表,但这一趟的主导肯定不是石涧仁,他只是作为一个地陪方和在月亮湖有优先开发权的合作方身份出席,这些环节王大哥在电话里都给石涧仁交流过了,做茶叶是个风雅的事业,但其实也是有暴利跟众多猫腻的行当,参与者肯定从上到下,之前那些各方人士都有,连乔老爷子这样的院士也不过是个技术股参与,资金根本不是问题,关键看炒作空间够不够。

    石涧仁的底线也很清楚,别祸害了当地山民就行,至于其他的,就当跟着学习吧。

    所以当车队抵达以后,并不是按照石涧仁的习惯直接前往山寨,而是先到当地政府拜码头。

    乔老爷子的一位随从拿介绍信和公函去的,事先也有从更高层面领导打过招呼,接下来的一系列座谈会、县领导接见、招商部门请吃请喝、县里面各个部门邀请参观交流,让石涧仁重新感受了一遍和江州市里面接触到的官员,起码是跟曹天孝完全不同的风格。

    有点叹为观止,对现在基层公务员的作风做派开了眼界。

    中科院的院士当然无论走到哪里得到的都是恭恭敬敬的颂扬,况且乔老爷子十多二十年前还在这周边做过调研,所以在餐桌上他摆手示意自己致力于研究就不喝酒,还没谁执意要劝他,但是他的随从连带石涧仁这边的两三个人就成了那些官员在饭桌上劝酒的主要对象,特别是以商人身份,还是以月亮湖度假酒店这么一个已经在该县落地的商人身份出现的石涧仁,简直就成了酒坛子!

    仿佛这些基层很多官员上班工作生存的目的就是为了能喝好吃好,成天都醉心于那一杯,推杯换盏就是他们的人生追求了,好像非得喝好了才能工作,只有喝了酒才看得出一个人是不是人品好。

    咦,最后这个好像也跟相面里面“醉之以酒而观其则”有点类似哦?

    唉,可惜石涧仁在酒桌上看到的不是用酒醉来观察原则,反而看到的是酒桌上沆瀣一气,称兄道弟的把原则都扔到天边去了。

    最烦的是这种酒局仿佛还有种理直气壮的强势,不喝就是看不起老区人民,不喝就是不诚心接触群众,猝不及防的把从未参加过这种基层官员之间宴席的石涧仁喝得有点酩酊大醉,再次证明了酒真不是个好东西。

    当然这跟放开了心思和山民喝米酒不一样,算计着喝下来还不至于喝断篇,有点晕乎乎的回到县里面最好的宾馆,给自己泡了一杯浓茶,坐在能看见这片并不繁华的县城夜景窗前,用带着浓烈酒气的深呼吸来缓解情绪,因为脑海中不停闪现的都是那丰盛得堆砌起来的菜肴盘碟,到最后有好多菜都没怎么动,还有那一瓶瓶价格不菲的名酒,以及咫尺之遥的山区那些穷困到一家人只有一条裤子可穿的窘境。

    身处局中,石涧仁当然不会生硬的翻过杯子扣在桌面上说不喝,这个举动面对越南展销馆的员工可以,以一个外地商人的身份面对这些地方官员就不可能。

    石涧仁这时候终于深切体会到,拒绝也是种资格,如果想要在这样的局面中超脱,那就得有更强大的资本和底气,可如果醉心于追求这种资本跟底气,那又将自己顺其自然的心态给带偏了,多少心怀梦想的人都是在这样的现实中忘掉了自己的初心。

    仿佛各种大道理说起来一套套,实际操作才明白“知易行难”真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正心有所感的时候,敲门了,光是听那偷偷摸摸的风格,都能勾勒出倪星澜的表情来,一开门,却是坐在轮椅上的少女明星给包得严严实实,然后双腿上完全成了个购物车,堆满了各种乱七八糟的零食,而且还都是当地路边纸包、塑料袋、叶片包裹的乡土风格,推轮椅的齐雪娇表情满足:“吃不完了!我们猜你多半喝多了也不舒服,弄回来给你当夜宵。”

    都是腊肉竹筒饭、黄叶粑、煎竹虫、烤鱼之类当地吃食,闻着就风味独特,喝了不少白酒的石涧仁也真觉得有点饿,赶紧收拾端进去。

    自己滚轮子进门的倪星澜察言观色:“不怎么开心?”

    喝了酒,对自己的掌控力的确不是那么百分之百,石涧仁笑笑点头:“不习惯这种场面。”说话舌头都有点大了。

    倪星澜尽量伸直了手臂拉下他闻闻:“好大的酒味儿,怎么回来不洗澡?”

    齐雪娇背着手像个领导:“不习惯?你生意都做到这么大了,还不习惯跟各方打交道?这种场面是最常见的吧?”

    还是喝了酒,石涧仁说得直白些:“我一贯以诚待人,宁愿把时间精力耗费在做事上面,而不是这样杯觥交杂的场面,以前基本上都是跟商人、技术人员打交道,完全有拒绝的权利,现在越来越多和政府部门方面的接触,这种情形立马就多起来,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齐雪娇兴高采烈的用他的大道理反击:“所以你就回避政府职能部门?现在这个社会就是这样,就得你适应社会,而不是社会适应你!”

    石涧仁点点头:“话是没错,所以我今天也端酒杯喝,但心里要有杆称,姑且就当是掂量这些人的品行吧……”

    倪星澜不喜欢这俩交流,坐在轮椅上都麻利的把菜肴摊开给石涧仁抓了个烤串递上去堵嘴:“齐齐姐说想退伍到你这边来做这个康复治疗中心管理,你觉得可行么?”

    石涧仁分明觉得塞嘴里的东西在传递暗号,他只要看一眼倪星澜的眼神当然也知道这小姑奶奶什么意思。

    齐雪娇倒是不惊讶倪星澜把她的计划提前拎出来:“我们是技术人员不叫退伍,叫转业。”

    嗯,不管是退伍还是转业,普通军人能说去非洲就去非洲,说转业到地方就转业到地方?而且还随随便便就离岗这么久……

    喝了点酒的石涧仁其实觉得脑门子有点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