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797、刚柔相济
    见钱眼开和看见美女的时候是同一个动作,都是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感兴趣的事物上面,瞳孔自然放大,心情也随之兴奋,眉开眼笑、心花怒放这些词语都完美的诠释了这个时候正常的生理反应,这些东西用伪装是掩盖不住的,所以说有不少人看见美女、看见钱假装正经的神色会被看出来,钱色这两样东西从古至今就是拿来考验人的最常见道具,稍有生活阅历的人都能看出别人面对这两样时候的不同反应,只不过没有相面术这样全面细致的总结归纳更准确罢了。

    既然有石涧仁这种真正不为所动的淡泊之人,那就也有特别好色贪财的,譬如这位金教授那一刻应该是有点色令智昏,可能真是倪星澜这样的明星他还能控制得住自己,知道那不是自己能染指的,反而是看见一身平常打扮的齐雪娇就忍不住要撩拨一下。

    在有些人的价值观看来,这世上没什么钱不能解决,如果有,那肯定是钱不够。

    这就叫坐井观天,只能看见自己所处的那个层面,无从了解这个世界人心有多么浩大。

    所以石涧仁的处理方式也有点出人意料,既不当面打脸羞辱,也不啰嗦纠缠,报警通知学校领导即可,直接扒下了对方的形象外衣,这让图谋甚多的马尾皮夹克事后有些难以相信。

    不就是随手挑逗一个妹子么,艺术家们对爱好艺术的文艺女青年,各种投怀送抱的果儿还少了恩宠么,这算什么事儿?

    更何况等听说洪巧云有意出面取代自己来出任照明艺术专业的系领导,这感觉练了嫁衣神功的副教授简直要疯了,说到底在他们眼里洪巧云当年也是靠投怀送抱才爬上位的,现在居然又开始兴风作浪,第一反应肯定又是跟现任院长勾搭上了,最近看起来容光焕发的滋润就是证明!

    这种可悲的家伙通常不会在自己身上找问题,这点跟喜欢反省自己用特劳特定位的卞锦林有天壤之别。

    这就是为什么有些人被称为暴发户的原因,因为他们那点自以为是的成就不过是时势造就而已,和有的放矢的找寻成功根本不沾边,也不长久。

    所以在宴请开始后不久,并未被邀请的这位爷气势汹汹的带着几个帮衬出现在包间,大有找洪巧云兴师问罪的意思!

    这让跟他认识的粤东企业家脸色很不好看,但没有吭声。

    说到底这位金教授和庄成栋一样,都是他们的大客户,作为供应商,哪怕自己家财万贯,比对方有钱得多,会做生意的老板依旧是笑脸相迎的放低架子面对上游关系,所以整个过程是他们几位作壁上观,没资格也没必要吱声。

    结果也很简单,齐雪娇不在,但估计单人战斗力更强悍的庄成栋大怒,刚刚听对方污言秽语的开口骂洪巧云,就双手抓了这酒色过度的虚皮囊一把扔在酒桌上!

    差点把对方砸进生鱼片大盆里用冰渣腌了!

    其他几人还想上来帮忙拉扯,庄成栋人高手长力气大,真的就是那种拎着压在桌面上啪啪的抽脸……

    詹浩思略显惊慌,毕竟在台湾或者沪海,现在做生意还是很少看见这种全武行了。

    这时的吴晓影才是出挑的那个,笑嘻嘻的根本当做没发生什么,邀请几位老板就坐到大包间旁边的茶室聊天,柳清也见过世面,恭送洪巧云和詹浩思过去,自己招呼饭店经理过来,说待会儿等这边“亲近”完了,再换一桌酒席打扫地面就行。

    女教授跟文质彬彬的策划人听公共事务总监笑语晏晏的跟对方交流,才能明白大概是怎么回事。

    哪怕丰润了一点,吴晓影依旧是那个充满知性气息的明星风范,从酒席一开始就让这几位企业家惊艳不已,对江州这家企业的实力和背景觉得有些莫测高深,能请个这样的女明星来当合伙人的企业,而且吴晓影还处在风华正茂的时候让她急流勇退的离开水银灯来做企业,这老板得多有魅力?

    所以谈起话来客气加坦诚,生怕被看扁了,女明星嘛,在企业家眼里那都是交游满天下的档次了。

    原来这位金教授主要是做公装的,恰好就是庄成栋最回避的那部分,譬如酒店、政府机关、大型建筑等等公共空间的装修,看起来的确一个单几百几千万,可能细化到灯具照明,一款灯就要几千上万个,最贵的巨型吊灯、水晶灯、户外灯几十万一套也比比皆是,但半年一年可能做一回,收款回款对灯具供应商们那也是不怎么顺畅的,反正这行当就是一个拖一个的款。

    反而庄成栋这边买的虽然都是普通款式,但细水长流的每个月都有条不紊,最重要是从不拖欠款项,一年到头算下来利润总量其实比那位金教授的大业务好太多,单从江州这个区域来看,这两位基本就代表了两种模式。

    然后这几位老板都是跟金教授之间款项往来比较多的,几百万的拖款其实也不那么着急催,但这也靠近年关了,关系再熟总得收账啊,相互商量一下,有人就提出来要这位金教授马上掏几百万也不现实,为了继续维系关系,干脆把这笔资金算作投资他去申办照明艺术专业,如果能在这所全国排名前五的艺术院校搞定,这几百万也算是值得……

    詹浩思瞥一眼外面已经拖出去的阵势,笑着鼓掌,他这种斯文范儿家台湾腔是很多企业家喜欢的:“几位的眼光,气度,那的确非同一般,赚钱并不是最重要的,而是要持续性发展,各位能高瞻远瞩的看见这点,跟当年孙大总统在粤东发展,建立黄埔军校有异曲同工啊!”

    这就叫会拍马屁,文雅的拍马屁,几位年龄从二十多到五十多的灯具老板脸上都有些放光。

    洪巧云是云仁装饰的二股东,这会儿摆足了笑眯眯的态度,斜倚在中式雕花椅扶手上看这两位能说的出场。

    吴晓影被队友缓了一下就拿定主意强攻:“几位都是有识之士,云仁装饰也只是在江州这个小地方有点实力跟市场而已,有幸得到各位青睐捧场,我就冒昧的猜测一下,当初提出搞照明艺术专业设想的这位,就是……白老板对吧?”

    三十多岁,干瘦精明的白秩其实在五位老板里面是最不显山露水的,惯常说话也轻言细语都是混在别人其中,很难让人一眼就看出来他的灯具加工厂才是那座号称中国灯具之乡的首屈一指,虽然是继承家业,但十六岁就开始浸淫行业中亲手装配做工,一步步把小小的乡镇加工厂变成年产值过十亿的规模,基本也算是白手起家了。

    在他们眼里,明显这几位除了庄成栋,都对灯具行业一无所知,连庄成栋熟悉的都只是价格,款式得是下面的项目经理跟设计师确定的,但不过交谈半席,比白秩热烈能说的大有人在,偏偏这个花瓶一般的漂亮总监就一针见血的把几人中最关键的那位指出来了。

    白秩忍不住理了理身上的皮夹克,才拱拱手回应:“吴总监真是秀外慧中,眼力过人,这的确是我不成熟的一点想法,还请吴总监指教。”

    和金教授差不多的时髦意大利小羊皮款式,也是时新的韩式染色发型,虽然有点装嫩的嫌疑,但沿海企业老板活力十足的气质倒是比金教授的酒色财气精明多了。

    人不可貌相,指的是千万别看表皮相貌,如果懂看到骨相眼神,那真就是八九不离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