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草根石布衣 > 正文 795、没有架子,百事可为
    石涧仁就像个门神一样牢牢的堵在门口,等警察来了,孙院长也被喧哗声吸引下来,石涧仁还特别打电话把张明孝叫过来了。

    这就跟国外动不动找律师一样,石涧仁现在也学会专业事情找专业人,这位面对警察最知道怎么打交道,来龙去脉说清楚以后,就跟一脸怒容的孙院长一起进画室了。

    五十多岁的院长是改革后第一批全国知名的油画家,所以跟洪巧云算是一脉相承,和石涧仁更是打过两次交道,说话就没有多少避讳:“丢脸!真的是在石老弟面前丢脸!这样的人还能在我们学院为人师表,让我觉得太丢脸了,就连这样的人还敢谋求系主任的职务,我说他是痴心妄想!”

    从美术学院院长下楼来,那位马尾皮夹克副教授周围的人就躲开了不少,有两个年轻人还若有所思的站在楼梯口看着门边的石涧仁跟孙院长,石涧仁也有回头观察,对别人微微一笑点头,一点没有上火的气愤。

    相比之下那位副教授的确有点丢人,警察能干嘛?都是本着调解的态度,问清楚报案人,再问事情缘由,都不用进去看里面坐的是什么样貌若天仙,笑着就给那副教授做批评状:“你们也是文化人,看起来还有社会地位,怎么就跟毛头小伙子一样看见美女就往上送呢,别不承认,这号儿莫名其妙的事端我们见得多了,这位石先生的处理方式就是对的,不打不闹,但你有点不依不饶,我们都看出来了……”

    石涧仁给人民警察笑嘻嘻的敬礼,请张明孝接棒恭送所有人离开,看那位听说姓金的副教授骂骂咧咧的被推出去以后,自己才转身进去。

    这位院长艺术家格调高了很多,进来看见斜倚在罗汉床上的倪星澜,还有假装坐着照顾病人就不起身的军医,最后笑着站在那迎接的洪巧云就热忱中带点惊喜:“倪小姐!失敬失敬,听说你上次来画家村参观,我们擦肩而过,就遗憾不已,今天又有机会,能不能待会儿做个访问?”

    倪星澜做慵懒状:“跟我那不着调的经纪人谈,现在处于重伤休养阶段,过来都是私访看看洪老师的。”

    孙院长再给齐雪娇伸手,估计以为她就是倪星澜的助理之类:“我说你们演艺界个个都是人才,这位也是气质英武,让人印象深刻,是专门负责倪小姐安全工作的?”

    齐雪娇不争论,笑着探身握一下点头,看石涧仁没过来寒暄而是继续拿着木块过去削木屑,有点好奇,倪星澜凑她耳边:“丫的这些时候最会装!”

    女军医顿时觉得很有道理。

    但艺术家都好这一口儿啊,孙院长还背着手过去看石涧仁烤茶的过程:“哇喔,很有特色嘛,这种煎茶功夫来自哪里?”

    石涧仁谦虚:“小时候家里老人就这么弄,我们山里人有这个闲情雅致才慢吞吞的捣鼓。”

    孙院长笑:“我还不是山里考到大学里面才逐渐学会这些繁文絮节的……很香很香,那我就厚着脸皮等香茗了!”然后踱回来给洪巧云闲聊:“喏,前几天给你说的事情考虑得怎么样?又不是要把你拴在学院搞教学,带几个研究生而已,你还考虑这么久干嘛?”

    洪巧云悠闲:“嘿嘿,以前我肯定觉得有名才有利,现在嘛,我就不挤那个独木桥了,如果学院觉得我还有点价值,保留我的职务,我肯定愿意履行部分教学工作,带研究生或者挑选有前途有天赋的孩子,我都能做,但行政事务就算了,真心不喜欢这些勾心斗角狗屁倒灶的事情,看看外面金老板这种低素质,肯定不愿与之为伍。”

    石涧仁把茶叶熏烤得差不多了,偌大个画室里面都有点异香,唰的一声把开水淋在里面端了茶杯上来的时候,这边四个人都停下各自聊天的话语注目在那香味扑鼻的茶杯上,石涧仁放下茶盘招待各位,孙院长很有水准的品尝一下才拉石涧仁落坑:“你来帮我评评理,洪教授是我们重点培养了这么久的骨干,这个应该挑担子的时候,怎么能不顾全大局呢?”

    原来这位孙院长提议让现在已经在欧洲声名鹊起的洪巧云来担任油画系的副主任,当然,如果她真想当系主任,愿意投入精力去竞聘之类,也不是不可以,但洪巧云现在心态和以前区别太大了,哪里还会在乎这么个锦上添花的虚职,她又不是第一天在这种院校里面厮混,这就等于是上马嚼子,以后指不定还有什么限制跟行政要求呢。

    石涧仁果然也站在洪巧云这边:“是不是什么职务都不重要,洪老师不会推卸责任,有好的学生她肯定愿意扶持教导,与其说非要用官职来约定相互的关系,我建议不如用商业模式,譬如给洪老师这边的画室冠以美术学院的什么工作室名称,以商业合同的方式来相互处理。”

    洪巧云全程跷二郎腿,悠闲的靠在官椅里看石涧仁帮她说话,自己就又抽出一根儿细长的女士烟,还问这边俩姑娘要不要,军医很在乎养生的婉拒了,倪星澜却好奇的要一根过来不点,拿着学洪巧云的动作,分明是在揣摩这种成熟专业女性的洒脱范儿,只可惜现在没法跷二郎腿跟着摇。

    孙院长却明显还是想用行政手段维系:“打开天窗说亮话,巧云现在在欧洲取得的艺术地位跟院校长期的培养也脱不开干系,立刻就远走高飞也有点不义气吧?不光油画系,随便你挑,这该满足了,非油画专业的系你去担任研究生博士导师,挂个系领导的名儿就行。”

    洪巧云干脆拿晃悠的脚尖捅石涧仁,指使他代自己决定未来:“老孙,我说现在院校一切朝着经济效益看齐,我没意见,但也不能阿狗阿猫什么人都当系主任,包括我在内,姓金的有点钱就敢来捐个主任,我有点欧洲市场也买个牌子,这不是扯淡么,我背不起这个骂名,我还是阿仁说的那个道理,做事尽管安排,这种行政职务就别找我了,跟姓金的排排坐,我丢不起那人!”

    石涧仁终于好奇:“那位有钱的副教授打算当什么系的系主任?”

    孙院长悻悻:“照明艺术系……”

    什么?石涧仁和洪巧云都有点诧异,在美术学院差不多呆了二十年的女油画家都有点孤陋寡闻了:“照明艺术也能成为专业?还独立成系?”

    孙院长真有商人的思维:“为什么不能,在装修装饰行业,照明系统已经是个很大的分支,照明艺术设计跟空间照明设计,现在每年在全国有超过数百亿的商业空间,大到那些立交桥上、高楼大厦上的照明设计,小到一间房,我们坐在这里为了造成绘画环境、舞台环境、家居环境不同的照明效果,都值得设计,我们要开全国专业先河……”

    石涧仁非常专注的听,脚上还很不经意的敲了下洪巧云,这边立刻心领神会的开口:“孙院长,这番说法是那位金教授提出来的?”洪巧云比石涧仁熟悉太多这些院校里面的花样了:“有没有赞助方啊,这种专业性极强的学生毕业以后是不是有定向的企业啊?”

    孙院长果然挠挠头承认:“没错,是有几家国内很有实力的民营照明企业和小金一起来谈的。”

    石涧仁难得热烈:“帮忙介绍搭个桥?是不是就是刚才跟着那位金教授的另外几个人?看起来就气质不凡!”

    他还真是一点都不计前嫌。

    齐雪娇都白眼他了!

    ~

    今天怎么都该够了,明天三更